• 確認
  • .
「有人被宗教灌醉了」 伊斯蘭強硬派衝擊印尼接納多元的傳統
波那說,印尼本土的伊斯蘭容納多元、溫和、相互尊重等傳統價值,而被中東的伊斯蘭團體認為「不夠純化」,甚至視為是道德低落的「異教」,
「有人被宗教灌醉了」伊斯蘭強硬派,正衝擊印尼接納多元的傳統價值
波那說,印尼本土的伊斯蘭容納多元、溫和、相互尊重等傳統價值,而被中東的伊斯蘭團體認為「不夠純化」,甚至視為是道德低落的「異教」,
2019/05/24 | 精選書摘
評《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從印尼模式談台灣與中國的民主化
民主作為一種制度,在實行層面上並非可以在一夜之間無縫接軌。印尼作為一個人口超過2億的國家,在1998年蘇哈托(Suharto)因為亞洲金融風暴危機下台,印尼結束長達30年的威權體制,接著印尼展開長達20年的民主化過程。
【印尼大選】分析:保守伊斯蘭勢力漸增,但也激出多元主義的底層力量
在印尼,很多人努力在維持溫和包容的伊斯蘭文化,希望保有傳統也兼具多元。印尼大選前有分析指出,不論這場選戰結果為何,保守伊斯蘭勢力都是贏家,但從結果也看出印尼社會努力維持多元主義的底層力量。
2019/04/11 | 賴珩佳
華人看印尼大選:少了指標性人物鍾萬學,華人對印尼政治的關心被打回原形
正如當時任誰都無法想像身為非裔的歐巴馬能夠勝選擔任美國總統,誰又知道或許哪天印尼華人也能在政治上擔任領頭羊?人類歷史的道路,本就是這樣一步一腳印慢慢累積走出,事事無法一蹴而就。
【印尼大選】穆斯林議題成競選主軸,但伊斯蘭認同政治是印尼要走的路嗎?
印尼大選倒數,反對陣營總統候選人普拉伯沃動員穆斯林晨禱,高舉伊斯蘭大旗。尋求連任的總統佐科威也打宗教牌,拉攏保守派穆斯林。不過外界憂心「認同政治」會加深社會分裂。
2019/04/09 | 精選書摘
印尼民主化二十年(下):比較印尼與台灣的民主進程
台灣與印尼兩地顯然都享有相當程度的媒體自由,兩地自由公民社會得以被孕育,兩地亦曾產生女總統,這些都是民主體制健康發展應有的徵兆。
2019/04/05 | 精選書摘
走過亞洲金融風暴、強人總統下台,印尼「新政治」是否會到來?
筆者認為在本書對於印尼民主最為關注的部分,就是民主化的過程會牽涉到選舉等「政治動員」;特別是以「以認同為基礎」的政治動員(Identity-Based Mobilization)。若再細分,其中包含「伊斯蘭認同」 (宗教)、「印尼華人」(種族)、「外島邊緣化」(地域)三大動員議題。
打破「暫不重返政壇」傳聞,鍾萬學宣布加入印尼執政黨
印尼將於4月舉行總統大選,根據民調顯示,角逐連任的印尼總統佐科威以53.5%的支持率,遙遙領先對手普拉伯沃的31.9%,連任聲勢看漲。
鍾萬學正式出獄:被判褻瀆宗教又在獄中離婚的他,未來何去何從?
鍾萬學的下一步會往哪裡走?他的律師透露,他暫不會重返政壇,而是進軍商界以及擔任電視節目主持人。
前雅加達省長鍾萬學將出獄:請別再叫我「阿學」
他在信中表示感謝主讓他在雅加達省長選舉中失敗,如果能讓他重新選擇,他也寧可選擇入監而非 「執政五年」,因為這將使他更加傲慢且墮落而傷害許多人的感情。他表示,自己本來是「掌控市政廳」的人,但因著被監禁,學會「控制自己」。
2018/12/11 | 人權觀察
印尼《褻瀆法》打壓少數宗教歧視同性戀,「寬容的穆斯林國家」美譽失色
伊斯蘭激進團體在這些案件審判中極力施壓。褻瀆案是動員和挑撥穆斯林的有效工具。他們企圖透過群眾集會擴張政治影響力,並且倡導印尼實施伊斯蘭教法(shari’a)。
2018/12/11 | 人權觀察
印尼《褻瀆法》打壓少數宗教、歧視同性戀,「寬容的穆斯林國家」美譽失色
伊斯蘭激進團體在這些案件審判中極力施壓。褻瀆案是動員和挑撥穆斯林的有效工具。他們企圖透過群眾集會擴張政治影響力,並且倡導印尼實施伊斯蘭教法(shari’a)。
印尼雅加達10萬群眾上街遊行,紀念「反鍾萬學示威」2週年
12月2日,約10萬群眾在印尼首都雅加達上街遊行,紀念促使雅加達前省長鍾萬學下台的示威活動兩週年;與此同時,總統候選人也卯足全力,在明年大選登場前爭取選民支持。
前雅加達省長鍾萬學將出獄,奮鬥故事被翻拍成電影「一個叫阿學的男人」
2019年1月,因褻瀆宗教入獄的前雅加達華裔省長鍾萬學將出獄。雖然身在監獄,鍾萬學仍獲得許多鼓勵。他的奮鬥故事被拍成名為「一個叫阿學的男人」(A Man Called Ahok)的電影。
2018/07/31 | 許詮
評印尼連環恐攻事件:宗教、政治、種族,究竟是誰躲在幕後?
至此,我們似乎能簡單將恐攻事件,歸因於是宗教極端份子以老掉牙二元論挑起的攻擊,但自古宗教和政治總脫不了關係,而細看印尼政治歷史、種族、貧富階層等情勢,或許能推敲出更深的佈局和利害關係團體。
2018/06/27 | 吳象元
印尼地方選舉五大看點:這是對現任總統佐科威的執政驗收
民調專家Djayadi Hanan表示:「如果一切安好且人民感到滿意,宗教的情緒就不會發揮作用,但如果人們感受到經濟受到影響,這些(指宗教)就會是首要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