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識科學

刑事鑑識學的定義為應用自然科學的知識與方法,對於證物予以鑑定、個化、評估,用以重建犯罪現場,提供偵查方向及法院判定刑期參考依據的學問。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1/12 | 精選書摘

《科學詭案調查局》:如果你死了,你的狗會把你吃掉嗎?是有可能

研讀這些文獻時,我找到了一些讓人驚訝的模式,而這也讓人進一步好奇:寵物取食屍體的動機究竟是怎麼產生的。它們也證明了當我們無法從動物的角度來詮釋牠們的行為時,可能會犯下多離譜的錯誤。

2020/05/31 | 精選書摘

《犯罪手法系列4-法醫人類學》:必須承認的就是,分屍是一種非常有效掩蓋受害者身分特徵的手段

棄之不顧的話,我們的屍體很快就會成為食物鏈的一部分。在陸地上,每當死亡降臨,也意謂著正餐開始的鑼聲敲響,蒼蠅、甲蟲、蟑螂、老鼠、狗、貓、豬、浣熊、熊以及其他各種動物就會蜂擁而至大快朵頤;在水裡,鱷魚、魚類、蟹類和鯊魚的飢餓也不遑多讓。

2020/04/14 | 精選書摘

《每具屍體都會留下痕跡》:我是「鑑識生態學家」,利用植物和動物科學幫助警方定罪的人

不,我認為死後並沒有生命,但在死亡裡總是會有生命。當你還活著的時候,你的身體就是一組美麗平衡的生態系統,死亡時也是一樣。

2020/04/14 | 精選書摘

《每具屍體都會留下痕跡》:最初是在路邊發現了一條腿,最後卻揭露了一個卑鄙的故事

現在我們有了一個可行的理論:公寓的溫暖乾燥讓體液迅速變乾,一旦乾掉後,真菌就無法擴散了。因此,如果我們知道各種真菌的生長速度,透過測量在地毯上生長菌落的大小,便能確定那人躺在那裡的最短時間。

2019/09/27 | 精選書摘

《惡魔的背影》:多年來她為了追捕「金州殺手」,到頭來卻造成嚴重的傷害

搜索金州殺手的行動跨越近四十年,感覺不像接力賽跑,反倒像一群狂熱分子被拴在一起,爬上一座不可能攀上的高山。年紀大的同伴不得不停步,但他們堅持我要繼續走。

2019/09/27 | TNL特稿

《惡魔的背影》書評:比小說更離奇的恐怖殺人魔真實調查日誌

「金州殺手」對於當地居民帶來的恐懼巨大且無法抹滅,那就像是一整代人共同經歷的恐怖創傷,當民眾們知道有這麼一個掠食者存在後,所有人在夜晚都不敢輕易入眠。

2019/05/13 | 精選書摘

《停屍間的死亡人生》:我有一個幾乎目睹人類所有可能死因的父親

父親擔任醫學檢驗官超過30年,從來不曾親眼目睹謀殺,更別提大規模的屠殺,但恐怖攻擊事件就發生在他眼前。

2019/05/10 | 精選書摘

《停屍間的死亡人生》:父親尚未目睹人類所有可能的死因,但也相去不遠了

這不是他第一次面對造成巨大死傷的災難,甚至不是第三次或第四次。他曾經處理1960年代兩台噴射客機在紐約上空撞擊,造成134名民眾死亡,以及1965年,東方航空六六三號航班的飛機撞入長島旁的海域,機上84名乘客死亡。雖然父親尚未目睹人類所有可能的死因,但他沒看過的也寥寥無幾了。

2018/04/06 | 《科學月刊》

讓證據自己說話:台灣版「CSI犯罪現場」勘察

多一分現場勘察的努力,少一分犯罪偵查的辛勞,也增一分起訴審判的品質。

2017/05/14 | 精選書摘

為真正的「鑑識迷」所寫:如何分辨自殺與他殺的上吊?

雖然並非通則,但所有形式的勒殺經常導致結膜(眼球周圍的粉紅色組織)與鞏膜(眼球的白色部分)出現點狀出血。點狀出血是指血液滲進結膜與鞏膜所造成的小紅點或血絲。勒殺使頸部血管內壓突然急遽升高,此壓力傳至眼球的血管,因而造成滲血並發生點狀出血。   

2017/05/14 | 物理雙月刊PSROC

真假地圖:以鑑識科學的角度看歷史文物

廣義的鑑識科學泛指運用於法律上的科學;換言之,鑑識科學是將科學知識及技術運用在執法方面的科學。但你知道鑑識科學也能用來確定文書資料的真偽嗎?

2017/05/14 | 精選書摘

認屍的法醫科學:如何得知受害者是誰?

以凶殺案而言,屍體的身分會是破案最關鍵的一環。受害者有九成是遭熟人所殺害,像是家人、情人、朋友、生意夥伴,或其他與當事人有關係的人。多數凶手和死者是有關係的,屍體身分的確認讓調查人員可以挖掘受害者的人際關係。

2017/03/06 | 精選書摘

恐怖的拼圖遊戲:從殘缺不齊的人體殘骸中找出兇手

文中的法醫面對的是一項無人羨慕的工作:試著把七十幾塊人體殘骸重組成原始的完整人形,再確定其身分。這實在是個恐怖的拼圖遊戲。

2017/03/03 | 精選書摘

恐怖的拼圖遊戲:從殘缺不齊的人體殘骸中找出兇手

文中的法醫面對的是一項無人羨慕的工作:試著把七十幾塊人體殘骸重組成原始的完整人形,再確定其身分。這實在是個恐怖的拼圖遊戲。

2015/07/07 | TNL 編輯

千萬打造全台最先進解剖中心!柯P:該花的還是要花

解剖中心的啟用是司法史上的一個進步,也代表在追求司法正義時,可以用比較先進的設備,確保解剖可以達到更高的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