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3 | 劉威良
不想失去生活獨立性,德國病患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
在德國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一方面密集的專人照護,費用太高,也容易養成依賴別人照護而失去自我照護的獨立性。另外即使有個案無法自行自理生活,需要全天專人的照護者,也有每兩星期輪一位照護者的可能。
2019/10/25 | 銀享全球
照服員與物理治療師組成「復能者聯盟」,讓動彈不得的臥床阿嬤能站立行走
居家照顧服務員麗娜分享:「每當物理治療師有了新的訓練目標,我都會去網路上看更多資訊,並同時自己、或請老公協助,試著做這些關節活動的動作,感受力道。因為對我來說,要先自己親身體驗過,才知道怎麼協助與鼓勵我的照顧對象。」
2019/10/24 | 精選書摘
《解開照護枷鎖》:「為了照顧雙親考慮離職」的人請三思
根據勞動部推估統計,臺灣每年約有13餘萬人因為照顧雙親而離職,殊不知在專家眼中「因為照顧而離職」是具有風險的。
2019/10/24 | 精選書摘
《解開照護枷鎖》:「求助」是每個照顧者都需要學會的一件事
沒有求助能力的照顧者,可能會讓兩人都身陷險境。然而,不好意思向外求助,是不少照顧者難以跨越的門檻。
2019/10/07 | 銀享全球
優秀的「長照2.0」個案管理員,讓被判終身臥床的阿嬤重新「站起來」
個案管理員就像稱職的汽車銷售員,他絕對不會拿著表單,對著客戶說引擎多少錢、儀表板多少錢、輪胎多少錢、照後鏡多少錢,反而是倒過來,先了解客戶買車的目的是什麼?預算多少?有沒有特別的需求?然後才為他們找出最適合他們需求和價位的車子,達到他買車的真正目的的。
2019/10/05 | 銀享全球
在伯拉罕原鄉長照基地,看見未來高齡社會的共生潛力
伯拉罕(Plahan)在泰雅族語言代表「烤火、互助、興旺」之意,從我的角度來看,看見的則是一群人在這裡相聚、相知、相惜的過程。
2019/09/24 | 伊佳奇
在有限補助下求生存,長照與「以人為本」的目標早已背道而馳
補助費用精打細算,促使社福團體要能發揮企業經營長才。以一當十,自付盈虧的壓力下,若無法維繫組織生存,遑論服務的提供與輸送,結果犧牲的則是服務品質及「以人為本」的價值。
2019/09/19 | 精選轉載
【插畫】老年人的蛀牙比例與小孩相近?
蛀牙,其實就是牙齒的感染,如果能夠有效控制口腔的帶菌與感染,發炎指數降低,全身感染的風險也降低,而年長者只要保有咀嚼與營養的能力,很多內科疾病也能照顧得更好。
2019/09/09 | 精選書摘
《當父母老後》:你有注意到自己的父母正在「失能」嗎?
當家中有了慢慢走向老、衰、病的雙親,他們也許不想讓子女知道自己的健康狀況,一方面又想在兒女面前維持良好的狀態,可能出於體諒,又或是並非刻意的隱瞞,只是子女跟父母在生活、互動上不再有緊密的連結。
2019/09/07 | 讀者投書
【100種老後生活】不要再當司機、不要帶孫當保母,活出屬於自己的節奏與優雅
人生下半場,請先擺脫傳統強烈的責任感加諸在身上各種角色。不要再當司機、帶孫子當保母、擔任家中的清潔人員……,回歸自己,就是策畫自己獨特老後的開始。
2019/08/15 | 劉威良
真的「老人國家養」:德國長者有社會保險做靠山,無須看子女臉色
台灣因為國家社會保險不足,人人缺乏安全感,所以要生產下一代來保障自己的晚年,而德國透過社會保險把個人風險減到最低,因此晚年過著有保障及有尊嚴。
菸民們最不平衡的,是台灣「吸菸救國」的奇怪財政制度
「已稅已捐菸」雖貴,但是我國維繫健保與長照財源收支運作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承擔如此公衛重責的菸民們,有如情意相挺這個國家,抽得光榮,抽得有社會公益性。
2019/08/01 | 讀者投書
身心障礙者的另一種出路:有利於經濟與社會穩定的小作所、庇護工場
提供身心障礙者服務的小作所、庇護工場對於國家經濟、社會穩定的影響不容小覷。它們能讓障礙者有謀生自立的機會,也讓家長得以稍微喘息放鬆。然而,這兩個社福機構存在待解決的問題
2019/07/31 | 精選轉載
【插畫】「長照2.0」的四大包整合服務
長照2.0主要包含了照顧及專業服務、交通接送、輔具與居家環境改善、家庭照顧者喘息服務等內容,也可直接撥打1966專線詢問,就會專人媒合最適合的服務。
2019/06/07 | 潘柏翰
專訪「葵照護」創辦人加藤忠相:不約束、不鎖門,讓長輩隨心所欲自主生活
加藤忠相分享小規模多機能此一概念在日本的起源是「宅老所」,換言之是利用社區內的閒置空間聚集長輩,並解決他們的需求。長輩的需求才是一切照護服務的依歸。
2019/05/13 | 李修慧
屏東長照機構又傳「薪資回捐」,社工月薪實領不到20k
高雄社會職業工會貼出其中一名員工收到的2018年捐款收據,全年捐款高達22萬1886元,平均一個月捐出1萬8490元。
2019/05/09 | 劉威良
德國長者「老而不休」,600萬人投入難民照護志工行列
德國的年長者,有些是獨居,不過他們似乎都活得相當出色,對他們來說,獨居不是可悲的象徵,反而是自主獨立的表現,而德國人好強,年老的身影更是要好看與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