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3/29 | 伊佳奇
西班牙曾刪減醫療預算,如今醫院不收老人、長照機構「活人與死者同居一室」
許多醫院無力接收,長照機構被迫就地看護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住民。但機構缺乏檢測試劑和防護設備,大量照護人員因此被感染,只能在家隔離無法上班,形成惡性循環,機構住民不是於機構內等死,就是伴隨已死亡的住民。
2019/05/30 | 伊佳奇
台灣「童稚化」的照顧模式,讓認知症長者失去選擇的權利
目前台灣所抄襲日本日照中心的學堂模式,完全是以服務提供者導向去思考與設計,少有能以長者的需求與狀況去分析與規劃設計,大多找一些「懂得」認知症的建築師來規劃,待實際運作時,則忽略設計理念,設計成為一種宣傳的賣點。
2019/05/02 | 伊佳奇
層出不窮的「鐵鍊綑腳」案例,衛福部不能永遠視而不見
若政府無法以同理心去重新思考與規劃認知症政策,僅是以同情心去面對外界,衛福部仍以亮麗的數字來粉飾太平,今天出現苗栗認知症長者遭家人以鐵鍊綑綁腳的事件,將持續發生在台灣各個角落,社會因認知症照護所發生的家庭悲劇也不會停止,勢必影響台灣的國力及民眾對政府的信心。
相較於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呼吸治療師」的工作內容有哪些?
以上的介紹可以知道呼吸治療師在疾病前期,急性期,恢復期都可以提供病患專業的醫療服務以提升其存活率還有生活品質。因此筆者認為呼吸治療師對於所有人的健康提供了莫大的幫助,然而卻不為人所知,進而導致被誤會或是低估呼吸治療師的功能性。
2018/09/26 | 伊佳奇
高齡危機:為何台灣、澳洲、日本無法解決虐老問題?
如果政府無法提供周全的支持或教育方案,家庭照護者和護老員都欠缺對照護技巧。他們仍將長者視為認知功能尚未缺損前一般來溝通與照護,勢必容易產生挫折、不滿及衝突。
2018/09/26 | 伊佳奇
高齡長照危機:為何台灣、澳洲、日本都無法有效因應「老人虐待」?
針對老人被虐待的事件,如果政府無法提供周全的支持,或說是教育方案,無論家庭照護者或是機構的照服員欠缺對照護技巧的認識,尤其是面對照護認知症的長者,絕大部分家庭照護者是欠缺對認知症的瞭解,仍將長者視為認知功能尚未缺損前一般來溝通與照護,勢必容易產生挫折、不滿及衝突。
2018/08/14 | 王明鉅教授
台北醫院護理之家火災:一切的問題,都是出在那扇門
我們的護理機構對於住房門的大小要求,竟然只有淨寬0.8公尺;就算是一般醫院的病房對於病房門的要求也只有1.1公尺。這麼窄的門,別說是已經起火的煙霧瀰漫的病室,就算是大白天要把一張這麼大的電動床穩穩地推過病室門,都很困難。
2018/01/23 | 精選書摘
如果將來我們失智了,是否願意接受被約束的照護方式?
近年來台灣的長照機構開始推動「三零政策」——零約束、零尿布、零臥床,強調老人如果能自己料理生活,最後可以丟掉尿布、自己行走、不綁約束帶,進而希望能節省照顧人力。
2017/01/11 | 李牧宜
【粉紅男人】女性化長照體系下的男子氣概:高齡社會來臨,誰來照顧你?
在高齡社會中,老年人的照顧並非事不關己。關鍵評論網採訪了年輕的男性照服員黎深毅,讓他來分享長照領域的各種問題,及我們未接觸的生命故事。
2016/09/29 | 李牧宜
長者們真的安全嗎?議員:北市三成老人安養中心消防不合格
北市約3成長照機構未通過消防演練,長者無法在規定時間內逃出,長者安全出現隱憂。
2015/06/12 | 讀者投書
危機可能是轉機:靠「蚊子學校」一口氣解決台灣少子化、高齡化問題
如果總是以「人口」來設想解決方案,隨著必然的「少子化」與「老年化」,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答案,除非台灣突然有大量的青年勞動力移民湧入,像是1949年大遷徒重現,或是每個家庭每次都能夠生下雙胞胎增產報國,不然難有整體性解決方案。
2015/05/16 | 吳象元
《長照法》三讀通過 76萬家庭、228萬人將受惠
長照法另一特色是將失能者家屬入法建立喘息服務,針對家屬所需的心理支持,教他們如何與失能者相處,並提升失能家庭的生活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