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28 | 照護線上
開放「中國身心失能者來台定居」背後,是健保與長照「吃到飽」隱憂
全健保的運作,仰賴多數健康人繳費支應少數病患的費用,倘若廣開大門讓身心失能的人到台灣定居,註定就是「繳得少用超多」,如果再領一張「重大傷病卡」就是醫療吃到飽,對已經搖搖欲墜的健保來說,只會雪上加霜。
2019/05/13 | 李修慧
屏東長照機構又傳「薪資回捐」,社工月薪實領不到20k
高雄社會職業工會貼出其中一名員工收到的2018年捐款收據,全年捐款高達22萬1886元,平均一個月捐出1萬8490元。
2018/10/08 | 潘柏翰
專訪書店惦惦【長照篇】:推行「喘息咖啡」,讓照顧者不再是家裡的孤島
在基隆暖暖的過港社區,就有這麼一群青年與他們創立的「書店惦惦」,以關注長照議題為號召,運用「喘息咖啡」讓照顧者們在沈重的生活壓力中喘口氣,看見其他的照顧者,知道自己並不是孤單一人。
2019/08/01 | 讀者投書
身心障礙者的另一種出路:有利於經濟與社會穩定的小作所、庇護工場
提供身心障礙者服務的小作所、庇護工場對於國家經濟、社會穩定的影響不容小覷。它們能讓障礙者有謀生自立的機會,也讓家長得以稍微喘息放鬆。然而,這兩個社福機構存在待解決的問題
2018/12/12 | 精選書摘
《媽媽,對不起》:無止境的照護壓力,讓我終於對失智母親動手了
自我崩壞時,一定都有前兆。  這次的前兆,是呈現為「要是可以把在眼前搗亂的母親痛揍一頓,一定會很爽」的念頭。我的理性清楚這是絕對不可以做的事......然而儘管理性這麼想,腦中的幻想卻無法遏止地擴大。 
2018/12/08 | 精選書摘
《後半輩子最想住的家》:自在舒服的分開住,勝過委屈求全的孝親房
結論,與其等到要接長輩來住,才急著規劃如何裝修。倒不如從現在開始自問,當父母年老需要照顧時,你要如何安排?如果希望住在一起,那接下來的裝修、或者未來的房子,就要先把父母的房間規劃進來。
2016/09/26 | 讀者投書
他們一肩扛起照顧長輩的責任,為何我們仍帶歧視看待東南亞移工?
這群移工既然已是台灣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我們何不更敞開心胸,去了解、關懷、接納他們,讓「他們」變成「我們」,有了這樣的意識,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在移工問題上,往前邁出一大步。
2019/09/07 | 讀者投書
【100種老後生活】不要再當司機、不要帶孫當保母,活出屬於自己的節奏與優雅
人生下半場,請先擺脫傳統強烈的責任感加諸在身上各種角色。不要再當司機、帶孫子當保母、擔任家中的清潔人員……,回歸自己,就是策畫自己獨特老後的開始。
2018/12/08 | 精選書摘
《後半輩子最想住的家》:臥室、浴廁到廚房──維護尊嚴的「空間鐵三角」
在規劃老後的家,主要聚焦在初老期及中老期對空間的需求,但期望在宅終老的人,則要讓這個家有老老期的預備能力。
2019/05/09 | 劉威良
德國長者「老而不休」,600萬人投入難民照護志工行列
德國的年長者,有些是獨居,不過他們似乎都活得相當出色,對他們來說,獨居不是可悲的象徵,反而是自主獨立的表現,而德國人好強,年老的身影更是要好看與自在。
2018/12/21 | If Lin
【圖表】長照隱憂:老伴兼當看護比例急升,一天工作逾14小時
長期照顧生活自理困難的親屬,往往會讓照顧者累積生活的壓力,這些壓力能如何紓解呢?本文以資料呈現台灣家庭長期照顧的部分面貌,以及介紹可以讓照顧者喘息的長照服務。
菸民們最不平衡的,是台灣「吸菸救國」的奇怪財政制度
「已稅已捐菸」雖貴,但是我國維繫健保與長照財源收支運作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承擔如此公衛重責的菸民們,有如情意相挺這個國家,抽得光榮,抽得有社會公益性。
2019/09/09 | 精選書摘
《當父母老後》:你有注意到自己的父母正在「失能」嗎?
當家中有了慢慢走向老、衰、病的雙親,他們也許不想讓子女知道自己的健康狀況,一方面又想在兒女面前維持良好的狀態,可能出於體諒,又或是並非刻意的隱瞞,只是子女跟父母在生活、互動上不再有緊密的連結。
2018/12/21 | 讀者投書
在宅醫療困境:政府的長照藍圖是條活路,還是死胡同?
政府若稍不謹慎,選擇走回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的老路,也不走入民間實地踏查,就有可能成為瓦解台灣在宅醫療的主要推手。2019年的台灣在宅醫療該何去何從?政府應該好好了解到底這段期間以來,其所打造的是活路,還是死胡同?
2018/10/08 | 游家權
專訪書店惦惦【老屋篇】:夢魘般的交涉經驗,在基隆做老屋活化的三大挑戰
全台第一間主打長照議題的「書店惦惦」,是基隆唯二的獨立書店,更是由廢棄的警察宿舍改造而成。「老屋活化」、「青年返鄉創業」正夯,但年輕人們想在基隆使用老屋,得先經過層層考驗。書店團隊便為我們娓娓道來他們的辛酸血淚。
2019/03/17 | 精選書摘
《不只是孝順》:「老了,我沒用了」,長輩的內疚感要如何解決?
成年照顧者子女有時也對孝順枷鎖感到厭倦,對反覆進出醫院、長照的付出感到不耐,偶爾也會閃過「如果父母死了也許我可以解脫」的想法。但這些想法多半會被孝順的他們立刻抹去,因為攻擊年邁體弱父母的罪惡感太深刻了,無法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