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5 | 財訊
名下土地比尹衍樑、聯邦集團還多,綠島最大神祕地主首度曝光
「我問他房子1坪多少錢?他說什麼叫坪?我們兩人雞同鴨講,7月的豔陽毒辣得不得了;最後老爺爺忍不住說,不然最少你花生也要貼我。」以花生的市價來計算,算出1坪土地約300元。
如果聖母院大火發生在台灣,我們願意用十年時間重建它嗎?
回顧過去,許多先人遺留下來的老房子,還來不及通過更久遠的時間考驗即在「擋人錢財」的開發壓力下被一把火給燒毀,你可以說台灣人很善良,但像這樣一再出現的頻繁事故,我們似乎總是太過習以為常,甚至是漫不經心。
2018/12/24 | 李修慧
有徵詢過動保團體,為何苗栗還花8000萬把「石虎棲地」變公園?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表示,在台灣有石虎分布的鄉鎮區中,苗栗縣卓蘭鎮公所對石虎是相對友善的,舉辦搶救石虎路跑,連續3年回饋部分報名費給石虎生態保育工作。但長期以來,公部門缺乏生態基礎概念,低估了許多施政對環境的衝擊。
2020/01/02 | 柳金財
中國又一次「土地改革」,地方政府仍無法跳脫「土地財政依賴症」陷阱
地方政府角色扮演兼具集買者/賣者、監管者/利益相關者於一身的「人格分裂」特性,模糊化制訂者、實施者和糾紛裁決者之間的角色分際,雖代表國家行使代理角色,但事實上卻擁有絕對的土地控制操縱權,土地徵收法律反而成為地方政府創收的「制度保障」。
行政院宣布「山林解禁」五大政策,如何讓台灣人真正成為「山的子民」?
回顧台灣百年林業與山林利用開發,我們看到了威權體制下的森林大滅絕、專家治國可能產生嚴重錯誤,解嚴三十年後的今天,新的森林運動和挑戰應該是透過健全民主體制,凝聚社會共識,從「管制」走向「多元治理」。
新出爐的《2019世界核能產業現況報告》告訴了我們什麼?
過去的十年間,公用事業級太陽光電的「均化成本」下降了88%、風能下降了69%,而核能成長了23%,這也導致了能源投資的轉向,以中國為例,2018年在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資為910億美元,但核能方面的投資僅為65億美元。
2018/10/07 | 精選書摘
《如何謀殺一座城市》:窮人和中產的需求被漠視,城市成為「成長機器」
貧窮社區被認為有潛力取得更高利潤,政治家與企業會努力改變社區的使用用途,藉此增加它的交換價值。而在一個不加限制、將房地產商品買賣的體系中,縉紳化只是合乎邏輯的正常結果。當經濟成長是首要目標,在追求土地增值的慾望下,窮人和中產階級的需求被漠視。
「學識、產品、影響力」,我的人生與創業三大驅動引擎
我覺得知識工作者在思考自己的職業規劃時有三個引擎,即學識、產品與影響力,而這種佈局背後,核心思路就是「快樂」。
2020/03/10 | 精選轉載
產品經理就像是「迷你CEO」,技術或商業背景該如何轉任PM?
PM的工作需要橫跨三個領域:business、engineering、design。你可以從UX轉PM,工程師轉PM,也可以從Sales轉PM,但是你必須要對這三個領域都有足夠的了解,因為PM是連結這三個領域的核心。
社子島二階環評挨批溝通不足,居民憂「要把我們趕出去」
社子島開發案進入二階環評,由於民眾指控溝通不足,環評委員也認為北市府的防洪計畫,恐怕不足以因應極端氣候頻傳的狀況,而北市府僅口頭保證「應該不會」,並無法被說服人,環委要求北市府需要補充更多資料來說明,因此此案將繼續舉行延續會議。
2018/11/12 | 李修慧
環保署擬讓各部會「自己」辦環評會,是更有效率還是護航?
環境影響評估可以分為「政策環評」跟「個案環評」兩種,兩者雖然都是由環保署召集環評小組審查,但規模及審查重點非常不同。
2018/09/12 | 精選書摘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投入「反對高樓大廈運動」的韓國里長
身兼里長的姜守乭教授在調查後發現,他所居住的新安里原本並不是建造高樓大廈的預定地,在都市計畫中,其實是要將新安里打造成以低層建築為主的大學文化城,但建商卻盜用居民的名字製作假資料,將此處改成可以建造高樓大廈的地區。
2019/06/04 | 羊正鈺
苗栗縣議會二度退回「石虎保育條例」,25位議員投下反對票
苗栗縣《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草案》2018年遭縣議會退回,縣府修正部分後今日又交付二讀,但最終表決結果,此案以25票反對、9票贊成遭到否決。
2018/07/22 | 李修慧
屏東拆遷事件:「同意書」到底寫了什麼,為何住戶簽了又說要「退回」?
影片經過剪接,下一段,是屏東縣政府公務處人員講電話的聲音:「可能要處理下去吧,楊宗原(住戶名字)他們不同意。」
印度洋上的珍珠:在開發與海洋生態間,取得巧妙平衡的馬爾地夫
在金錢跟海洋生態馬爾地夫人有著巧妙的平衡,不過度發展,因為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片美麗的海洋是他們最重要的資產及生活
嚴重缺乏公義的台灣社會,可否就把都市計畫廢除?
當政府無意願執行相對容易的土地使用管制時,又有何理由來執行土地徵收與市地重劃?若政府無意執行土地使用管制時,是否也能夠放這些多屬於社會弱勢的土地被徵收戶及被重劃戶一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