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聽人


  • 確認
  • .
2016/08/04 | 讀者投書
做個積極的閱聽人不能只有抱怨,請用行動表明「我想看見更多深度新聞」
我們不應僅將閱讀深度報導看作一場沉重的學習,而是將它看作吸收思想養分、幫助展開深度對話的管道。如此一來,才能真正用行動表明:「我是閱聽人,我想看見更多有深度的新聞。」
2016/06/22 | 李牧宜
該怎麼看科普網站「泛科學」調查接受味全贊助?各種角度的解讀與思考
「泛科調查兵團」活動引發網友爭論,正反意見討論熱烈,為您整理這起事件始末和各方立場及說法。
2016/03/30 | 羊正鈺
當媒體再度從社會事件中「賺飽飽」,你還可以這樣抵制!
「我們哀傷,我們陪伴,但這改變不了社會環境,但這改變不了社會價值,讓我們從檢舉媒體開始,拒絕不當報導的轟炸、恐嚇...」
【影片】抱怨媒體亂報?你一定要知道這幾招超實用的「看新聞」方法
電視新聞依舊是人們接收資訊的主要來源之一,隨著新聞陷入收視率大戰,出現品質參差不齊的情況,也使人們對於新聞的真實性發出質疑。社群媒體興起,各式意見及資訊大量產生,但真相與線索難以核實。所以我們該如何知道事件的真相或得可靠的消息呢?讓TED-Ed的影片來為你指點迷津。
台灣的媒體怎麼了?其實你只需要「多一點思考,少一點衝動」
「你有權利抱怨台灣媒體的不長進,但不妨也問問自己,你為台灣媒體做過什麼?」
2015/10/28 | 共誌
台灣新聞媒體是「慢性自殺」還是「被慢性自殺」?
新聞媒體走鐘、失控、失血,甚至走向可能的生命盡頭,跟商業結構有絕大關係。恐怕不是個別記者腦殘、個別媒體腦殘,或者新聞業集體腦殘所導致。與其說是新聞業的慢性自殺,不如說是放任市場的手所導致。
「美國記者槍殺案」的四點觀察與反思:媒體有必要播放案發現場影片嗎?
新聞影片的呈現,是否對於觀眾理解整個新聞內容,有實質幫助?還是可能會加深閱聽者恐懼、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以及增添受害者親友的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