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張惠妹:在〈我要快樂〉這首歌出現前,我一度以為歌唱生命就要結束了
相較於阿妹其他作品,〈我要快樂〉明顯不是炫技型的歌,不強調寬廣音域或轉音,反而有更感動人的力量。
2017/01/20 | 李修慧
阿妹聽障歌迷許願:創造一場有「即時字幕」的友善演唱會
我認識了不少聽障朋友,年輕一代的聽障朋友幾乎都學會口語,已經很少人在使用手語,也不是所有的聽障朋友都看得懂手語。
因為張惠妹的〈剪愛〉,開啟了這段「鐵三角關係」
由於阿妹是新人,當時〈剪愛〉的MV預算也不多,但涂惠源和林秋離卻對阿妹信心滿滿,認為她是一個自由且感性的歌手,將詞與曲之間的關係搓揉得非常好,並將她的思想與作品融為一體,唱得非常貼切,甚至超出他們的預期。
張惠妹的經典之作〈聽海〉,歌名靈感竟然是這樣來的?
無論是從哪個角度看,〈聽海〉這首歌在流傳了近20年之後,依然能夠引發民眾的共鳴及感動,甚至不斷有歌手重新詮釋及翻唱,這首歌在作曲、作詞及演唱方面的經典地位,不言可喻。
張惠妹的經典之作〈聽海〉,歌名靈感竟然是這樣來的?
無論是從哪個角度看,〈聽海〉這首歌在流傳了近20年之後,依然能夠引發民眾的共鳴及感動,甚至不斷有歌手重新詮釋及翻唱,這首歌在作曲、作詞及演唱方面的經典地位,不言可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