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以「蘇格拉底之死」來形容韓國瑜被罷,但真相不是反民主的柯文哲所說的那樣
雅典的民主消失在馬其頓的崛起,不是處決了蘇格拉底而結束了雅典的民主,何況蘇格拉底學派並不在乎民主。反過來說,民主殺害了蘇格拉底可能較接近事實,但去脈絡後,很容易成為反民主者如柯文哲的負面教材;這場審判事實上是一場柏拉圖極欲隱藏的政治審判。
2018/08/31 | 精選書摘
《希臘之道》:國家不對雅典人負責,但雅典人要對國家負責
雅典人對國家的看法是,它是一群個人的集合體,這些個人可自由發展他們的才能和依他們自己的方式生活,他們只服從他們自己制定的法律,並能隨意加以批評與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