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28 | TNL 編輯

阿美族青年海峽論壇上自稱是「驕傲的中國人」,部落頭目:言行應自行負擔

阿美族人楊品驊在海峽論壇上自稱是中國人,引起風波。原民會今日強調,原住民族不是炎黃子孫,呼籲勿遭中國政府利用。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表示,任何一個族人不能任意代表某一族發言。

2020/06/22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狩獵與保育的兩難抉擇:一位都市原住民青年的自述

baki(祖父)過世前幾個月,開始會看見幻覺。當我靠近baki,他只叫我不要踩到,但我看不到地上有任何東西,只見著他的眼神專注地看著空氣,一手搭著另一手開始繞。後來爸爸說他應該是在整理網具。對這位生命進入尾聲的獵人來說,捕鳥還是很重要的事。

2020/06/01 | 芭樂人類學

從「人類世」出發,台灣的原住民族如何理解、回應新冠肺炎疫情?

阿美族祖先以Malifung形式作為與當代生命對話的形式相關不得而知,但在現代面對疫情的處理模式之前,透過歲時祭儀的設計,部落傳統上有回應Malifung的模式,或者是讓族人參與對抗疫情的模式。

2020/03/02 | 芭樂人類學

情緒治理的「跛向道」:疾病與文化象徵如何隨著大型疫病出現而轉變?

在大型疫病出現的時候,自我保護認同成了指認不同並且隔離他人,情緒失去了文化象徵的回返,也變成無法恢復平衡的「跛向道」。這是我們正在經歷疫情的所有人,透過媒體訊息與人我互動的過程,可以觀察並且反思的時刻與議題。

2019/11/08 | 讀者投書

產業六級化與團結經濟:四個案例看「地方創生」如何在花蓮落實與深化

從富里鄉的農業串聯,到阿美族回鄉創立的「獵人學校」,看看花蓮這四個地方的四群人,如何用不同的方法落實與深化「團結經濟」,用鄉鎮的特色凝聚在地的人與文化。

2019/10/08 | 芭樂人類學

日常語言如何形塑人的思考和世界觀?以 「三百二十萬」和花蓮馬太鞍的命名為例

一群人慣常使用的地名是集體記憶的產物,三百二十萬及馬太鞍的地名命名分別反映當地人對周遭環境的文化認知,某種程度反映了遷徙的過程及環境產業的改變。

2019/09/15 | 家扶基金會

從事樹皮布工藝八年,阿美族設計師:它讓我感覺與祖先有連結

樹皮布也讓我覺得,我是阿美族的人,因為它讓我找到我很認同自己的部分,在做這個工藝時,我會想像以前的人也在做這個工藝,我跟以前的人是一樣的,覺得自己跟阿美族的祖先是有連結在的。

2019/09/03 | 廣編企劃

我的暑假在這裡過:鐵份部落的阿美文化,是青年返鄉的神奇草藥

走進鐵份部落,這裡有著熱情的阿美族文化、神奇的藥草配方,以及熱情好客的部落居民。四個異地大學生趁著豐年祭,來此展開20天的蹲點計畫,也為自己尋找一條「青年返鄉」的路。

2019/05/09 | 李修慧

原民傳統「槓上」性別平等(下):祭典是男性的主場,文化傳承沒有女性的份

參加祭典、開辦文化傳承班成為許多原住民「找回認同」的方式,但在阿美族部落中,這些「文化事務」的傳承與籌劃,不是所有性別都有機會參與。

2019/05/08 | 李修慧

原民傳統「槓上」性別平等(上):只有男性可以「領唱」,為何卻有個「領唱奶奶」?

傳統「藤編」一直以來就是阿美族男人的工作,但卻有這麼一個「不知好歹」的女性Rara,硬是要學,為了趕走她,幾位耆老一度剪壞她自己編織作品。但現在,身為女性的Rara,是整個部落,唯一傳承藤編技藝的人。

2018/06/27 |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TIDF20週年】開放的海洋,不開放的心

導演張也海.夏曼提及:「所謂台灣的海洋文化,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海鮮飲食文化、捕撈文化啦!最明顯就像是鮪魚季啊、旗魚季啊,它們只是一種商業的操作、嘉年華式的呈現,透過儀式和表演在每年季節去交代海洋文化。」

2018/06/27 | GeogDaily地理眼

三鶯部落:從遷移和抗爭中看見家的想像

長久以來,都市原住民面對政府壓迫、經濟剝削以及族群互動的歧視經驗,飽受負面且不符公平正義的待遇,也得不到主流社會的關注。一九九四年月臺北縣政府依防洪整治為由,通知大漢溪沿岸的違建戶搬遷,三鶯部落成為拆遷對象之一。

2018/01/04 | 李修慧

這些幼兒園不教ㄅㄆㄇ和ABC,位在原住民部落卻不「迷信」族語

老師馬秀辛曾經帶孩子辨認大樓、電梯、百貨公司、紅綠燈等,但部落的小孩根本聽不懂,不是小孩太笨,而是部落根本看不到這些城市景觀,「你去部落走一圈,看你能看到幾個紅綠燈?」

2017/10/30 | 巷仔口社會學

為何世大運原住民選手那麼厲害?揭開種族基因論點的迷思

事實上,科學研究成果僅發現阿美族人有較高比率的米田堡血型,但不代表所有阿美族都具有米田堡血型,米田堡血型也可以出現在不同族群的人身上。

2017/10/21 | 芭樂人類學

從靈路上看到多重風景:反思《不得不上路》的詮釋視角

我希望在紀錄片真實的認識之外,提供其他脈絡的閱讀背景,讓過去的那些神奇事蹟,得以呈現其內在而多元的生命歷程,讓讀者也一起上路。

2017/10/03 | 李修慧

原住民表演藝術工作者:「傳統文化是我的根,卻也是我最沉重的包袱」

為了讓學生自然展現,Fangas Nayaw陳彥斌帶舞的方式並不是一般想像的「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是讓學生用「即興」的方式,玩出身體的可能性。

2017/10/03 | 李修慧

三位8年級原住民的自白:在台北與部落的夾縫,到哪都是「邊緣人」

「進原住民藝能班後,對部落的想法很無力:覺得好像要做些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做起。」原住民藝能班的畢業生嚴毅昇無奈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