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5 | 家扶基金會
從事樹皮布工藝八年,阿美族設計師:它讓我感覺與祖先有連結
樹皮布也讓我覺得,我是阿美族的人,因為它讓我找到我很認同自己的部分,在做這個工藝時,我會想像以前的人也在做這個工藝,我跟以前的人是一樣的,覺得自己跟阿美族的祖先是有連結在的。
2019/05/09 | 李修慧
原民傳統「槓上」性別平等(下):祭典是男性的主場,文化傳承沒有女性的份
參加祭典、開辦文化傳承班成為許多原住民「找回認同」的方式,但在阿美族部落中,這些「文化事務」的傳承與籌劃,不是所有性別都有機會參與。
2019/05/08 | 李修慧
原民傳統「槓上」性別平等(上):只有男性可以「領唱」,為何卻有個「領唱奶奶」?
傳統「藤編」一直以來就是阿美族男人的工作,但卻有這麼一個「不知好歹」的女性Rara,硬是要學,為了趕走她,幾位耆老一度剪壞她自己編織作品。但現在,身為女性的Rara,是整個部落,唯一傳承藤編技藝的人。
【TIDF20週年】開放的海洋,不開放的心
導演張也海.夏曼提及:「所謂台灣的海洋文化,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海鮮飲食文化、捕撈文化啦!最明顯就像是鮪魚季啊、旗魚季啊,它們只是一種商業的操作、嘉年華式的呈現,透過儀式和表演在每年季節去交代海洋文化。」
三鶯部落:從遷移和抗爭中看見家的想像
長久以來,都市原住民面對政府壓迫、經濟剝削以及族群互動的歧視經驗,飽受負面且不符公平正義的待遇,也得不到主流社會的關注。一九九四年月臺北縣政府依防洪整治為由,通知大漢溪沿岸的違建戶搬遷,三鶯部落成為拆遷對象之一。
2018/01/04 | 李修慧
這些幼兒園不教ㄅㄆㄇ和ABC,位在原住民部落卻不「迷信」族語
老師馬秀辛曾經帶孩子辨認大樓、電梯、百貨公司、紅綠燈等,但部落的小孩根本聽不懂,不是小孩太笨,而是部落根本看不到這些城市景觀,「你去部落走一圈,看你能看到幾個紅綠燈?」
為何世大運原住民選手那麼厲害?揭開種族基因論點的迷思
事實上,科學研究成果僅發現阿美族人有較高比率的米田堡血型,但不代表所有阿美族都具有米田堡血型,米田堡血型也可以出現在不同族群的人身上。
2017/10/21 | 芭樂人類學
從靈路上看到多重風景:反思《不得不上路》的詮釋視角
我希望在紀錄片真實的認識之外,提供其他脈絡的閱讀背景,讓過去的那些神奇事蹟,得以呈現其內在而多元的生命歷程,讓讀者也一起上路。
2017/10/03 | 李修慧
原住民表演藝術工作者:「傳統文化是我的根,卻也是我最沉重的包袱」
為了讓學生自然展現,Fangas Nayaw陳彥斌帶舞的方式並不是一般想像的「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是讓學生用「即興」的方式,玩出身體的可能性。
2017/10/03 | 李修慧
三位8年級原住民的自白:在台北與部落的夾縫,到哪都是「邊緣人」
「進原住民藝能班後,對部落的想法很無力:覺得好像要做些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做起。」原住民藝能班的畢業生嚴毅昇無奈的說,
2017/09/01 | 新公民議會
「米田堡血型」讓阿美族運動一級棒?遺傳影響表現,莫過度解讀
米田堡血型是台灣某些族群的特色,無疑值得投入更多資源研究。此基因型可能與運動能力有關,毋庸置疑,但是此問題牽涉到複雜的人類行為,研究者談論時務必謹慎,再謹慎。
2017/08/30 | Mata Taiwan
部落路標遭投訴「影響房價」:我們接受遍地的「中華路」,卻容不下原住民語言景觀?
從部落路標被投訴的問題,可見針對原住民的負面解讀仍根深蒂固地存在,也反映出普遍大眾對於多元族群語言環境的漠視。
2017/08/16 | Mata Taiwan
豐年祭就是跳舞、唱歌、小米酒喝到飽?關於部落「年祭」你看不到的另一面
「年祭」的意義在於感謝上天給予過去一年豐收,紀念祖先為子孫付出與貢獻,能夠透過「年祭」凝聚部落團結意識,並彰顯各階級各司其職,在當代社會還有一層重要意義,是增進部落族人對部落與自我身份認同。
2017/07/23 | Mata Taiwan
21世紀是否還需要巫師?那些承擔過去和未來的人,東海岸的Cikawasay傳說
東海岸的Cikawasay也許將是一段不會再回來的傳說,因為每一個人都身處在時代不斷的前進與變遷之中;在追尋這一段傳說的記憶、口述和種種紀錄的過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