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阿拉伯語:علي بابا‎)是《一千零一夜》中《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一篇的男主人公。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9/23 | 德國之聲

華為既有規模又有研發意願,這才是美國打擊華為的緣由?

一個考量高科技公司未來發展潛力的重要指標,就是它的研發投入。本文作者沈凌使用數據表明,中國的高科技公司無論從總量上還是從相對值上看,研發投入都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2020/09/17 | 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

美印市場不順,字節跳動、騰訊與阿里巴巴都以新加坡為基地擴大對東南亞投資

《彭博社》認為,鑑於新加坡發達的金融和法律體系,以及北京加強對香港的控制,新加坡已成為西方和中國公司進軍東南亞市場的區域基地。

2020/08/24 | TNL 編輯

淘寶台灣被判定陸資:遭罰41萬,限6個月內撤資或改正

阿里巴巴集團透過新加坡子公司持有英商克雷達28.77%股權,雖未超過陸資許可辦法之30%持股認定標準,但調查發現,依法令或契約約定,阿里巴巴集團可操控英商克雷達之營運方針,認定對其具有控制能力。

2020/07/21 | TNL 編輯

今年最大IPO要來了?估值2000億美元,螞蟻金服宣布上市計劃

全球最大金融科技獨角獸螞蟻金服,準備申請在上海科創板和香港交易所同步上市。估值約2000億美元的它,若真於今年IPO,可望成為2020年最大IPO之一。

2020/04/07 | 李華

關乎人身自由的三種顏色:健康碼如何讓中國「數字極權」如虎添翼?

如果將中國政府比做在花果山逍遙自在的齊天大聖的話,那麼西方民主政府就是跟隨唐僧西天取經的孫悟空。他們雖然都是同一只猴子,有著同樣的天性,但是孫悟空顯然受到緊箍咒的約束,不敢恣意妄為。

2019/10/02 | 新加坡紅螞蟻

阿里巴巴進軍東南亞電商水土不服:本土化不足使廁紙都賣不動

雖然中國大陸電商巨頭阿里巴巴收購了東南亞本土大型電商Lazada,但管理層的「不接地氣」與營運模式不夠「本土化」,至今在當地市場的發展仍舉步維艱。

2019/06/27 | 馬振洲

蔡崇信退居二線,代表「阿里巴巴」舊時代結束?

如果說阿里巴巴能存在至今,主要是因為阿里這家「投資公司」,多年以來操出一盤優異的投資績效,蔡崇信的退出真會是一個舊時代的結束,還是代表整個阿里巴巴的時代也將結束?

2019/06/08 | 精選書摘

《譯難忘》:堪稱「西洋聊齋」的《天方夜譚》,何時開始有中譯本?

第一個中譯本並不叫《天方夜譚》,而是叫做《一千零一夜》,是一九○○年周桂笙收錄在《新庵諧譯》裡的幾個連環故事,分為兩篇,即〈一千零一夜〉和〈漁者〉。至於沿用至今的書名《天方夜譚》,則是嚴復在一九○二年取的。

2019/05/30 | 精選書摘

《跨界模式》:由競爭者變為合作者,同行也能跨界共赴金錢圈

從阿里巴巴和蘇寧雲商、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的跨界來看,同行跨界只要有統一戰略,並且合理,那麼跨界就能走得非常順暢,而且還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市場,最終實現共同贏利。

2019/04/23 | 馬振洲

亞馬遜電子商務撤出中國,阿里巴巴與京東就成最大贏家?

隨淘寶各種名目與收費讓人疲憊,京東也傳出融資只夠再蝕兩年。雖然亞馬遜離開市場讓中國店商得到了表面的勝利,但透露了背後「不賺錢」的現實。

2019/04/23 | 馬振洲

亞馬遜電商業務撤出中國,阿里巴巴和京東真的就贏了嗎?

隨著淘寶各種名目與收費早讓業者感到疲憊,電商第二把交椅京東也傳出融來的錢只夠再虧兩年,雖然亞馬遜離開市場讓中國店商得到了表面的勝利,但背後正隱透出「不賺錢」的現實。

2019/04/15 | 馬振洲

當眾人搶進北上廣深,蔦屋書店為何選在杭州開設中國首店?

蔦屋在杭州的合作夥伴江南布衣稱不上是行業中的最大咖,跟書店行業也無淵源,但蔦屋30幾年累積的對書店經驗不需要別人來教,而江南布衣反能填補蔦屋在服飾、家具商品的空缺,還能讓蔦屋在圖書等自營領域中保有完全的主導權。

2019/02/14 | 精選書摘

《智能商業模式》:構成智能企業的「競爭優勢雙螺旋」

中國觀點照亮西方國家看起來半暗半明的一個商業新疆界,但未來的新法則正在浮現,那些新法則的基本原理已經植入領先的網路公司的基因密碼裡:網絡協同與數據智能構成DNA雙螺旋,也就是智能企業的雙螺旋。

2018/12/11 | 讀者投書

黑色星期五 vs. 雙11購物節,誰最終贏得消費者的心?

購物節的戰場早已由折扣轉為倉儲物流之戰──誰能妥善地處理好爆倉及出貨問題才能贏得消費者的心,並永續經營品牌。那麼西方的「黑色星期五」會碰到一樣的問題嗎?跟雙11又有哪些相似或相異之處呢?

2018/12/03 | 精選書摘

《5分鐘商學院 管理篇》:你的公司有「前員工俱樂部」嗎?

在網路時代,公司對員工的終身僱用,員工對公司的單向忠誠,都一去不復返了。員工和公司之間,用領英創始人雷德.霍夫曼的話說,是一種聯盟關係。員工雖然離開了公司,但聯盟關係並未解散,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前員工俱樂部,就像校友會一樣,是一個非常有效的承載這種「新聯盟關係」的容器。

2018/12/02 | 精選書摘

《5分鐘商學院 管理篇》:你的公司有「前員工俱樂部」嗎?

在網路時代,公司對員工的終身僱用,員工對公司的單向忠誠,都一去不復返了。員工和公司之間,用領英創始人雷德.霍夫曼的話說,是一種聯盟關係。員工雖然離開了公司,但聯盟關係並未解散,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前員工俱樂部,就像校友會一樣,是一個非常有效的承載這種「新聯盟關係」的容器。

2018/11/14 | 李華

「雙十一」是中國經濟強心針,但打多了也會傷身

阿里巴巴「雙十一」購物節創造的巨額成交量,不僅是一家公司的成功,也是中國經濟交出的一份亮眼成績單,更被賦予了特殊的政治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