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14 | 賈小米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以陽剛呈現女性魅力,在充滿男性毒素的社會中拉起彼此
我們送走了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這個屬於超級英雄電影的十年,然而今年我們仍要繼續迎接數不清的超級英雄電影,第一部超級英雄電影《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卻是讓我大開眼界,閻羽茜執導的這部繽紛、活潑的超級英雄電影,為長久以來已經玩不出新把戲的超級英雄電影帶來一陣新鮮氣息。
2020/02/07 | 賈小米
《我們的相愛時光》:描繪愛情終結最真摯的電影,只能用「華美」來形容
《我們的相愛時光》是一則對於生命與藝術的洗禮,我只能用「華美」這字眼來形容觀賞這部電影對我心中的衝擊。主角是位陷入熱戀的電影系女學生,其實正是導演霍格自傳性質濃厚的作品,身為觀眾,我們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霍格藉由這部電影面對以及處理自己內心的思緒與情感流動。
2020/01/31 | 方格子vocus
《熱帶雨》:新加坡大雨不止,她帶著「無父之子」回到陽光普照的大馬
新加坡導演陳哲藝以其對「華人性」細緻的眼光在《爸媽不在家》之後推出《熱帶雨》,美學上可謂全面進化,除了保留其喜愛的「電視機」外,還開始玩起「夢」,「夢」與「電視機」的關係是什麼?其中所反應的焦慮又是什麼?是本文所要試圖處理的問題。
2020/01/17 | 方格子vocus
《菠蘿蜜》:一段追求自由的旅程,在菠羅蜜的香味中產生了連結
廖克發的作品長年關注邊緣族群的生活,也將觸角伸入了新住民的離散史,慣用文火慢熬的流動影像,舉重若輕的掌握了畫面的節奏與表現了敘事的成熟度,不論是沿著歷史的軸線回望,或是細膩觀察之後的反芻,他的起點是自身的故事,終點是自己的國族記憶。
2020/01/10 | 方格子vocus
《燃燒女子的畫像》:戀人的目光自由而平等
巴黎女導演瑟琳席安瑪,其影像作品多以同志和性別認同為題,多次入選歐洲三大影展,今年則以《燃燒女子的畫像》打進坎城主競賽單元,並在強敵環伺的競爭中,榮獲最佳劇本,同時榮獲坎城酷兒金棕櫚獎,成為首位達成此成就的女導演。
2020/01/03 | 放映週報
《兔嘲男孩》:披頭四、大衛鮑伊也入戲,畫面與選曲的雙重童趣
柏林圍牆倒塌三十年來,國際與種族間的紛亂不曾因歷史教訓而弭平,以納粹為題、告誡世人的電影更不在少數,然而若以喜劇包裝的《兔嘲男孩》便有其特別之處。
2019/12/27 | 賈小米
《STAR WARS:天行者的崛起》:最好看的星戰電影之一,同時也是最糟之一
《星際大戰:天行者的崛起》作為星際大戰宇宙一個階段性的大完結,星際大戰40多年來始終在回答著同一個問題:我們是誰?Rey與Kylo Ren都在各自的命運中,試圖找尋一個地位,Rey的迷惘、Kylo Ren的拉扯,遠比他們能力所及更加龐大。
2019/12/20 | 方格子vocus
《茱蒂》:彩虹之上的芮妮齊薇格,真正的星海浮沉錄
今年正逢茱蒂.嘉蘭逝世50週年,《綠野仙蹤》上映80週年,向茱蒂.嘉蘭致敬的電影《茱蒂》於焉誕生。這位美國傳奇女星,在芮妮.齊薇格的精采詮釋中,再度躍上大銀幕,又唱又跳道出荒涼人生,藉此機會簡單梳理這兩位女明星的特質與生涯。
2019/12/13 | 方格子vocus
《去年聖誕節》:怦然心動的科幻小品,龍后連當遊民都有魅力
《去年聖誕節》在愛情片的包裝下,巧妙縫合了當代的器官移植與反移民焦慮議題,過去我們將賽柏格定義為有機與無機物的結合生命體,彷彿有機與無機間有一層扞格,此種闡述在《去年聖誕節》中有著有趣的發展。
2019/12/06 | 讀者投書
《82年生的金智英》:女性主義從來不是對男性的戰爭
上映後引起極大迴響的《82年生的金智英》,故事揭示一個對韓國現代女性不友善的社會。片中不止涉及重男輕女的家庭觀,職場不公和性騷擾,更道出女性在職場和育兒角色中難以兩全的處境,是當代的一部重要電影。
2019/11/29 | 詹育杰
《寂寞診療室》:西碧兒與她的同性情人,寫作與繆思間的危險關係
在坎城角逐金棕櫚的《寂寞診療室》述說身兼精神分析師的女作家西碧兒在重拾寫作時,過度著迷於她的繆思女病患和她的演員世界,虛實之間一不小心失去了距離,重燃自身複雜的情史與不堪難以承受的過去。我們試著來重新思考創作與繆思間的可能關係。
2019/11/22 | 聞腋中年
【焦點院線】《麂皮:永不滿足》:英倫搖滾名團的頹美懺情錄
現在談英倫搖滾(Brip-Pop)這個名詞,已經帶有點懷舊意味了,而這時推出紀錄片《麂⽪:永不滿⾜》,細心整理出麂皮(Suede)的生命史,適⾜為年輕世代的樂迷補上重要的⼀塊拼圖。
2019/11/15 | 放映週報
《大餓》:所謂「貪吃的胖子」,是因吞嚥失落情緒而腫脹
謝沛如執導的《大餓》,主軸是女主角姜映娟的減肥故事,但沒有「醜女變正妹」的刻板情節。她獻上的,是本土首見以社會批判角度探討肥胖歧視的電影作品,也讓在地影視中總被扁平化為搞笑甘草的胖女,終於有了悲喜立體的再現。
2019/11/08 | 既視感
《雙子殺手》:從「電影感」與高格數看李安的電影神話
睽違3年,李安再度帶著他的120格的電影《雙子殺手》與影迷見面,但一如在《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的失足,此次他亦走得相當的辛苦。在如此高格數的電影中,或許嚴謹一點該從武戲和文戲兩部份拆解分析。
2019/11/01 | 讀者投書
《陽光普照》:太陽升起落下,鍾孟宏的變與不變
鍾孟宏今年交出第5部劇情長片,也順利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等11項大獎,然而這位台灣名導,選擇在今年交出一個不同於過往作品的風格,但在這個「變」之中又有其相似性。
2019/10/25 | 既視感
《聖人大盜》:台灣近年難得一見的商業電影
《聖人大盜》確實拍出一些有別於過往台灣電影的有趣東西,導演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成績也確實證明其成果不俗,但嚴格點檢視,還是有不可忽視的通病
2019/10/18 | 既視感
《江湖無難事》:雖非完美,但已看見台灣商業電影成熟的未來
有人說《江湖無難事》是台灣在等的商業類型片,我不完全同意此說法,但不管如何此作或多或少已抓住成熟商業電影的要素,樂觀一點想,台灣商業電影的未來,不再是如入五里霧,而是看得見目標。
2019/10/11 | 放映週報
《地下狂熱趴》:比起反抗政府,我更想念一起狂歡的你
相信許多進影院看《地下狂熱趴》的觀眾,大部分是衝著《猜火車》而來,但其實這兩部片有著許多差異,尤其是那大名鼎鼎的「choose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