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1 | 放映週報
《地下狂熱趴》:比起反抗政府,我更想念一起狂歡的你
相信許多進影院看《地下狂熱趴》的觀眾,大部分是衝著《猜火車》而來,但其實這兩部片有著許多差異,尤其是那大名鼎鼎的「choose life」。
2019/10/04 | 地下電影
《小丑》:不瘋魔、不成活,幻滅與重生的悲情喜劇
躁動的人心、底層的反動、階級的對立、政府的無能,在此敘事背景中,處於社會邊緣的亞瑟在爛泥中掙扎,編導也將高譚市的「虛構」指涉為「真實」,透過小丑的惡衝破文化藩籬,開槍鳴笛,打醒普世眾人。
2019/09/20 | 半個比爾
《天氣之子》影評:為了妳,我寧願選擇放手讓世界崩壞
「當心愛的人事物注定消逝,究竟人們願意付出多少來挽回?」《你的名字》中,主角鼓起勇氣回到悲劇發生之地逆轉時空,只為追索再見一面的可能;但在《天氣之子》裡頭,需要付出的代價,卻可能是讓整座城市陷入萬劫不復的浩劫之中。
2019/07/05 | TNL特稿
【焦點院線】專訪《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導演長久允:喪禮才是最需要幽默感的場合
《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敘述四位13歲左右的少年在「被父母留下來」的人生遊戲中,一路失控狂飆,甚至組樂團一砲而紅引起社會騷動,最終抵達遊戲終點時,等待觀眾的是一個值得思索的人生選擇題。
2019/06/28 | 戴以禮
【焦點院線】《寄生上流》:奉俊昊揭示了最恐怖的怪獸,正是人類自己
導演稱這部片為「一齣沒有小丑的喜劇,一齣沒有反派的悲劇」,這部片模糊了道德的疆線、除去了好人與壞人的標籤,顯出我們不過都是一群寄居世上圖求生存的螻蟻。
2019/06/21 | 賈小米
【焦點院線】《火箭人》:艾爾頓強自製傳記,難能可貴的R級大製作
皇后樂團與艾爾頓強都是開創流行音樂新浪潮的代表人物,但兩部傳記電影-《波西米亞狂想曲》與《火箭人》給我的感覺都是相當公式化,無法與本尊一樣創新。
2019/06/14 | fanny
【焦點院線】《X戰警:黑鳳凰》:平淡而無味,建議改名《X戰警:黑歷史》
作為系列電影的《X戰警》在劇情連接方面常有複雜混亂狀況,但看完最後一部的《X戰警:黑鳳凰》,心情卻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有些無言以對,雖然感嘆系列已經終結,但也覺得收尾實在草率了點。
2019/06/07 | fanny
【焦點院線】迪士尼真人版《阿拉丁》:三個願望根本不夠,因為新的欲望會一直出現
真人版的茉莉公主充滿女性意識的覺醒,獨立自主、勇於追求真愛與幸福,還希望成為蘇丹女王,絕非傳統只會等待王子相救的柔弱花瓶。雖然動畫版的經典地位無可取代,但這次的真人版改編卻超乎期待。
2019/05/31 | 影迷大宅門
【焦點院線】《哥吉拉 II 怪獸之王》:極彩色的大對決,激烈露骨油門催到底
《哥吉拉II怪獸之王》延續了前作打下的世界觀:哥吉拉擊殺穆透後回歸海中,秘密組織「君主」持續在世界各地防範怪獸甦醒⋯《哥吉拉II》固然從頭爽快到尾,卻沒能創造出那種一眼就令人難忘的鏡頭,但那也沒什麼關係,畢竟哥吉拉65年來始終都在變換面貌。
2019/05/24 | 放映週報
【焦點院線】專訪蔡明亮導演:看你的臉,進入「蔡明亮的凝視計畫」
「去美術館」看似道別了電影院,但蔡明亮很清楚,自己並不是放棄電影院,而是揮別長年以來排擠了藝術電影的院線體制。再度重返電影院,蔡明亮打通了電影院與美術館之間的通路,更進一步提問:我們的公共空間,為什麼不能是一個「藝術的概念」?
2019/05/18 | fanny
《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任性是我的生存之道,家就是我的戰場
從小罹患肌肉萎縮症的鹿野靖明,如何堅持「辦不到的事就是要靠別人」努力生活,雖然四肢行動不便,全身上下只剩一張嘴與一隻手可以動彈,卻瀟灑自在地活出精彩自信的人生,電影中看似悲慘的生活既不感傷也不濫情。
2019/05/17 | fanny
《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任性是我的生存之道,這個家就是我的戰場
從小罹患肌肉萎縮症的鹿野靖明,如何堅持「辦不到的事就是要靠別人」努力生活,雖然四肢行動不便,全身上下只剩一張嘴與一隻手可以動彈,卻瀟灑自在地活出精彩自信的人生,電影中看似悲慘的生活既不感傷也不濫情。
《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在「發散-集結」的骨架下,如何讓過程充滿意外?
漫威的故事看點常在於從各地「集結」各路人馬的過程。《終局之戰》以「集結」為關鍵可一分為四:「初步集結」(殺死薩諾斯)、「初代團員集結」(為執行「時空攔截」)、「寶石集結」(為了復活被薩諾斯消滅的生命)、最高潮的「全員大集結」。
【焦點院線】《幸福的拉札洛》:揪心的玩笑與漫長的白日夢
開場約九分鐘長,生動地描繪了拉札洛在Inviolata的地位。大夥分喝瑪薩拉酒時,拉札洛喝不到最後的一滴,但攙扶祖母、抱雞回籠等大小瑣事,他隨時聽候差遣。拉札洛對於人們有求必應,但他對世界發出的聲音是不被聆聽的。
2019/04/26 | fanny
【焦點院線】《沙贊!》:中二英雄的搞笑救世
沙贊應該是DC漫畫中的年紀最小的超級英雄,角色塑造與蜘蛛人相似,都貼近於青少年生活。然而,沙贊不及死侍或鋼鐵人的嘴賤熊孩子模樣,也沒有蜘蛛人想做大事的企圖心,而是負責搞笑擔當,尤其是只要喊出「沙贊!」就會被雷擊中,然後變身成為超級英雄⋯⋯
2019/04/19 | 放映週報
從《我的巴黎舅舅》淺談導演Mikhaël Hers:受創後的城市,恐攻後的創傷
不是一部能直面驟逝的作品。在奇士勞斯基的《藍》之後,我們好奇頓失親密愛人的挫傷還能如何被觸及,顯然Hers並未動用等量劇烈的痛苦去接續卡關與曙光⋯時間的跨度,與期間細微的變化、平衡,收攏在Hers將瑣碎呈顯為一種漫不經心的致力之中。
2019/04/12 | 壁虎先生
喬登皮爾的《我們》:魔花的綻放,複製人的政治隱喻
喬登.皮爾的《我們》:電影的前半段被塑造成一個《大快人心》式的「富裕中產家庭被暴徒入侵」電影,直到中段才超展開它的全貌:透過一個和1968年的《活死人之夜》同樣簡單的電視新聞緊急播報,,轉場成一場世界性的末世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