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精選書摘
《認錯》:我可以感覺到陪審團都轉身看我,想著「你這個變態的混帳東西」
坐在這裡感覺很奇怪,我從不希望這樣受人注目,但每個人都在談論我,好像他們深知我是怎樣的人。他們站在一定的安全距離之外對我指指點點,好像我是一隻動物園裡的獅子,一逮到機會就會把他們生吞活剝。但我內心感覺像一隻待宰的羔羊。
2019/02/01 | 精選書摘
《撕開的真相》:沒有一個心理正常、能分辨是非的人會對小孩這樣做
有個專有名詞形容戰爭時做的決定對人帶來的困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簡稱PTSD)。曾參加過死刑陪審團的人也會說起憂鬱、酒精濫用、鬼魂纏身。不是每個人都如此,但有些人會這樣。入選陪審團的男女會一起住進隔離的飯店,切斷和家人的聯繫,每天都是看著同樣的影像入睡。
2019/01/31 | 精選書摘
《撕開的真相》:沒有一個心理正常、能分辨是非的人會對小孩做這種事
有個專有名詞形容戰爭時做的決定對人帶來的困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簡稱PTSD)。曾參加過死刑陪審團的人也會說起憂鬱、酒精濫用、鬼魂纏身。不是每個人都如此,但有些人會這樣。入選陪審團的男女會一起住進隔離的飯店,切斷和家人的聯繫,每天都是看著同樣的影像入睡。
2018/11/26 | 精選書摘
《幻影女子》小說選摘:那位女子可以證明你的清白,但她根本不存在
「結論是,各位先生女士,我只問你們一個簡單的問題。當一個人活下去與否,就靠他能不能提供另一個人的長相和其他細節,此刻他卻完全想不起來,這正常嗎?這有可能嗎?」
2018/11/25 | 精選書摘
《幻影女子》小說選摘:那位女子可以證明你的清白,但她根本不存在
「結論是,各位先生女士,我只問你們一個簡單的問題。當一個人活下去與否,就靠他能不能提供另一個人的長相和其他細節,此刻他卻完全想不起來,這正常嗎?這有可能嗎?」
海苔熊:國民法官真的靠譜嗎?從心理學角度談國民法官
我們都喜歡聽故事,對這些素人國民法官來說,當案情故事繼續進展下去的時候,會不會有意無意地將判決導向我們偏好的故事走向?什麼是我們「偏好的故事」呢?
2018/08/29 | 法夢
謀殺案之謎︰警方公開審前資訊,可能影響無罪推定
假如謀殺案一定會以陪審團審訊,警方在拘捕後、審訊前多番透露各項資訊,這又是否恰當?
海苔熊:國民法官會不會被媒體和社會「未審先判」的氛圍所影響?
我們的大腦其實不是那麼靠譜,在國民法官的草案通過後,我們有可能變成一日法官,你能確保自己眼睛所看到的資訊、開庭之前媒體所揭露的訊息(當然包括目擊證人的證詞), 不會影響到你的判決嗎?本文將介紹六大影響判決的因素。
2018/05/19 | 法夢
梁天琦等5人旺角暴動案︰裁決、判刑考慮與刑事程序
除了早前梁天琦已承認一項「襲警」罪,梁天琦亞皆老街「暴動」罪名成立,第三被告盧建民砵蘭街參與「暴動」罪名成立,其餘被告及控罪不成立。
2018/05/06 | 讀者投書
請先回答這些問題,再告訴我是否支持「陪審團制」
如果直接引進美國制度而沒有配套措施,那麼變成陪審員在事實的認定上,不只是認定「有或沒有」,甚至要懂三階層犯罪理論,最基礎的就是是否該當構成要件,而那可不是看法條的文義就可以知道的。
2018/04/18 | 精選轉載
【插畫】熱愛包青天和殺人償命的鍵盤法官
著全民陪審團制在台灣的推行,離開教室的我們也不可以就此退選公民課,應該持續增進自己的公民素養。
到底「干擾陪審團」的定義是否因人而異?
到底高院刑庭的法官們有多在意、多著緊要杜絕干擾陪審團?或者更要問,「干擾陪審團」的定義,到底是因主審法官而異,還是因被告身份、案件背景而異?
2018/02/26 | 法夢
為何法庭大樓內禁止拍照,更可判處監禁?
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7條,法庭大樓均不可以拍照,就算是何君堯亦不應拍照,此外亦可構成構成刑事藐視法庭。
2018/02/08 | 精選書摘
DNA是清白與否的絕對證明?犯罪證據巧合遠比我們以為的更可能發生
一般公眾誤以為起碼在未遭污染損害的情況下,DNA證據是清白與否的絕對證明。然而,導致錯誤定罪的犯罪證據巧合,遠比我們以為的更可能發生。
陪審團場景將成真?「國民法官」成司法改革關鍵一環
經過國會全面改選及總統直選,台灣人的立法權和行政權已經完成民主轉型,政府目前推動的司法改革中,還沒完全達成共識的「國民法官」就是扭轉民眾對司法信任的關鍵。
2017/12/06 | 法操FOLLAW
參審、陪審、觀審?人民參與司法,其他國家怎麼做?
綜觀世界各國,有人民直接和法官基於同個審判職權合作審理的「參審制」(例如:德國),也有人民和法官就不同的審理階段進行分工審理的「陪審制」(例如:美國、英國、香港),而有許多國家,則是此二種制度型態的混和型(例如:法國、日本)。
2017/11/08 | 精選書摘
毒品法律令人困惑,在於毒品危險程度遠低於其他合法的東西
基於法令的不一致而反對毒品管制的論證,其實很薄弱,儘管它們訴諸非常普通的常識,而且在直覺上是說得通的。不過,截至目前為止,較好的論證,乃是毒品管制其實根本沒有用,只會帶來更多的傷害,而不會帶來更多的益處。
2017/11/07 | 精選書摘
毒品法律真正令人困惑的地方,在於它們的危險性其實遠低於其他合法的東西
基於法令的不一致而反對毒品管制的論證,其實很薄弱,儘管它們訴諸非常普通的常識,而且在直覺上是說得通的。不過,截至目前為止,較好的論證,乃是毒品管制其實根本沒有用,只會帶來更多的傷害,而不會帶來更多的益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