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9/29 | 男性解放

我們都從父權秩序中受傷,卻將制度問題推給個別的代罪羔羊

很多時候,性別平等推動困難,在於我們雖然都從父權秩序中受傷,並據此瞭解了這套制度的殘忍,卻對彼此的傷口視而不見,並憤怒地互相否認,甚至寧可順從不公平的遊戲規則,將制度問題推到個別的代罪羔羊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