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5/03/19 | 精選轉載
【318一週年專題】指責很容易、理解很困難,一個關於佔領行政院的故事
我之前是一個痛恨社科院的人,但現在我想替社科院的人說,指責的角度或姿態很容易,甚至我也曾經做過,但更期望撐出一個空間讓社科院/行政院派的話語權能夠存活,他們是一群被政治各方考量壓縮的人們。
2015/03/16 | 雨蒼
一場不對稱的戰爭:323行政院案法庭觀察後記
一個正常的法庭,法官應該一無所知,讓檢察官、辯護律師分別提出相關的證據、論述,再根據雙方論述決定當事人是否有罪,以做出公正的決定。也因此,檢察官在起訴時,不應同時移交大量卷宗,應該只給予一張簡短的起訴狀。在制度上,也應該設計制度使辯護律師及早知道檢察官手上握有的證據,並給予相當的時間去取得其他對被告有利的證據,開庭時雙方才能擁有對等的資訊,說服法官相信自己的論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