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3/31 | 精選書摘
蔣勳:李雙澤對我來說是島嶼開始思考的起點
李雙澤的歌聲已經不是這一代青年的歌聲了,四十年過去,島嶼應該有新的歌聲,也許是莫那能的聲音,也許是巴奈的聲音,也許是那布像山林野獸被獵殺的憤怒吼叫,每次聽到,我都在想,這是李雙澤最想聽到的島嶼的聲音吧。
2018/01/23 | 放映週報
《幸福路上》是一部政治電影(上):一個女性的、多族群的、左獨路線的台灣故事
宋欣穎導演的動畫電影《幸福路上》,完全不像宣傳和預告裡呈現的那麼溫馨與清新──它的核心其實是非常冷硬、嚴肅的政治論述。這是一部政治電影,而且幾乎是一部政治不正確的電影。
2017/12/01 | 鍾喬
【鍾喬專欄】劇場與作家的思想對話:關於《另一件差事》
我們不妨想像,如果胡心保這個小說中的人物,不願被小說家陳映真寫成「自殺」的人物。他活了過來,回來找作者,詢問為何要被判定為自殺?這戲會如何進行?又得如何進行?我用《另一件差事》這齣戲,嘗試回覆這些惱人的疑惑。
2017/10/05 | 讀者投書
沉默的石膏鑼:當荒謬與幽默並存
蘇育賢的「石膏鑼」,既沒聲響,也不堅硬。它的沉默,荒謬得像白色恐怖時代中開演的《等待果陀》,似乎只有以無意義來背負意義,才能揭穿當時無以名狀的真實。
2017/09/17 | 邵容謙
脫離後殖民的引信:「石膏鑼」與「破身影」
在《先知》中,蘇育賢特地邀請原班演員們重新詮釋這齣戲,在「破身影」中策展人也試圖透過文獻和座談重建90年代的躁動氛圍。然而創作與評論的獨特和真實都是幻影,唯有在模仿過程中產生的鬆動、超量和差異逼近真實。
2017/03/12 | 蕭雲
《消失的檔案》——中大首公映,老左發脾氣
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無緣香港國際電影節,院校社區接力。3月8日,電影於中大博群電影節首映,一眾老左派觀眾認為影片偏頗,與導演及在場嘉賓的一場討論。
2017/02/18 | 鍾喬
【鍾喬專欄】盜火者的身影
我們將明白他作為一位反殖、反帝思想下的文藝創作者,如何主張分裂國家的民族統一;又如何在一個左翼社會主義的思考下,引用聶魯達的詩歌來述說:「您讓我明白:個人的痛苦,如何在全民的勝利中消失。」
2017/01/06 | 鍾喬
【鍾喬專欄】〈來甦〉的山路上,送你遠行:寫在陳映真追思會前
陳映真一生只寫過一首詩: 〈工人邱惠珍〉;他的唯一劇本便是報告劇:《春祭》。在這裡,我們就像是回首穿越一處黑暗而幽深的山洞,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巨大暗影裡,有人燃起了一根火柴,照亮一整個左翼世代的微光!
2017/01/04 | 麥樂文
【文評三四五】在香港的劇場與電影中發現陳映真
虛實交錯的《半邊人》顯然不能簡化成〈將軍族〉的改編電影,不過小說〈將軍族〉構成了電影的潛在文本,小瘦丫頭和三角臉的角色,與阿瑩與張松栢之充滿張力的關係互相指涉。
2016/12/07 | TNL特稿
【吳晟專文】陳映真:最敬愛的文學兄長
我最大的憾恨是,在陳映真債務與疾病交迫的晚年,連小小的棲身之所都保不住。在冠蓋滿京華、豪宅滿街林立的台北,竟然沒有誰、沒有任何單位出面,連我也未適時大聲疾呼試試看,至少,將陳映真的居所保留下來,徒然留下心中的憾恨。令人痛心的台灣現實社會啊!
2016/11/30 | 張婉雯
悼映真先生和他的理想
早前陳映真先生逝世,作者撰文悼念憶述他的理想。
2016/11/30 | 張婉雯
悼映真先生和他的理想
早前陳映真先生逝世,作者撰文悼念憶述他的理想。
2016/11/25 | TNL特稿
在文學、思想與行動中:悼 陳映真老師
陳映真就是陳映真,反對他,當然可以,但請切切記得,莫以己身未加確知的妄語,對人進行汙衊,這是不科學的,更是不道德的。
2016/11/25 | TNL特稿
在文學、思想與行動中:悼 陳映真老師  
陳映真就是陳映真,反對他,當然可以,但請切切記得,莫以己身未加確知的妄語,對人進行汙衊,這是不科學的,更是不道德的。
2016/11/25 | 暗黑手帳
【王墨林專欄】翻江倒海的時代、崩解的現在
陳映真,其實我早就以為他死了,只是在我心中這樣想的。也不是因為他離開台灣,耽在北京切斷一切對外聯絡了近十年,當然這些年來,斷斷續續也都會有他一點點訊息傳到我耳邊,聽了好像讀到希臘神話的命運悲劇一樣,我就從對他的關心慢慢轉變成一種冷漠的無望。
2016/11/22 | 沈政男
關懷勞苦大眾的人間小說家——陳映真
陳映真別開生面,寫出了新鮮、帶著異國風、色彩飽滿、音韻跌宕起伏的句法。黃春明、王禎和也寫小人物,但他們是赤腳踩在泥土上,貼在主角身後觀察;而陳映真卻是從書房裡用著望遠鏡,隔著距離邊看邊想,邊想又邊看。
2016/11/22 | 羊正鈺
創辦《人間》雜誌,開創台灣報導文學先河——陳映真病逝北京
王曉波感嘆,台灣朝野兩黨都不愛他,但不能否定他在文學上的貢獻,感嘆「這樣的文學家,台灣沒照顧,卻讓大陸照顧了。」
2016/11/22 | 羊正鈺
創辦《人間》雜誌,開創台灣報導文學先河——陳映真病逝北京
王曉波感嘆,台灣朝野兩黨都不愛他,但不能否定他在文學上的貢獻,感嘆「這樣的文學家,台灣沒照顧,卻讓大陸照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