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林憶蓮一曲〈走在大街的女子〉,讓陳耀川尋回昔日創作初衷
「我自己很愛〈走在大街的女子〉這首歌」陳耀川說,當時還是靠靈感寫歌,「坐在琴旁,哼著哼著旋律就出來了」。
花開、花謝、花落,讓梅豔芳唱了唱一輩子的〈女人花〉
即使相隔多年,陳耀川還清楚記得第一次跟梅艷芳見面,緊張到汗流浹背的情景。
〈忘情水〉是一首悲劇英雄的深情吶喊,讓劉德華登上國語歌壇巔峰
〈忘情水〉這首歌說的是男人奮鬥了許久、犧牲了很多,在成功背後,一種情緒的發洩與解脫。
〈忘情水〉是一首悲劇英雄的深情吶喊,讓劉德華登上國語歌壇巔峰
〈忘情水〉這首歌說的是男人奮鬥了許久、犧牲了很多,在成功背後,一種情緒的發洩與解脫。
情歌不再只是療傷,陳勢安〈天后〉唱的就是男人在感情中的自覺
〈天后〉能引起這麼多男人的共鳴絕非偶然,歌詞「被侵佔所有還要笑著接受」一語道破男人在不對等的愛當中的無辜與無奈;「我嫉妒妳的愛,氣勢如虹」寫出了男子漢的幽微妒忌心;「妳要的不是我,而是一種虛榮」是男性自省更是自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