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1 | 李秉芳
蔡英文出國前先登記參選:要做總統的「三個條件」
民進黨總統提名成為蔡總統和賴清德之爭,也引起基層焦慮,跨黨內派系的27位民進黨立委連署支持蔡英文連任,並強調從立委補選的經驗來看,唯有團結才能勝選。
2019/03/04 | 陳俞廷
拼命想洗刷「文化沙漠」污名的高雄,文化政策在綠地變藍天後何去何從?
根據去年由陳菊及史哲領軍的高雄市政府團隊,在韓國瑜政府團隊接任後,對文化局的預算書僅有些微幅調整。除了要求各單位局處針對其選前政見「愛情產業鏈」提出相應之執行方向,本年度的文化政策與民進黨執政的前朝政府相去不遠。
派系叛逃、里長分裂,民進黨「地方選舉經驗法則」為何失效?
本次高雄選舉陳其邁的落敗,其實反映出了民進黨的內外交迫,從派系整合不利、市府與里長的關係斷裂,到中央政府讓「進步力量」失望的施政作為,民進黨傳統上無往不利的地方選舉經驗法則,在2018年後或許已經不再適用。
網紅口中的「3000億高雄債務」究竟從何而來?
舉債並不是什麼洪水猛獸,但高額的債務可能會被視為財政困難的警訊,而高雄市近十餘年來除了2017年之外,其餘年份都是入不敷出,若能量入為出、開源節流,將舉債專用於大型公共建設,而非用於弭平收支差短,高雄的財政會更加穩健,也更能確保其財政永續。
2018/11/30 | 李秉芳
韓國瑜當選一週內高雄發生的10件事: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在全台掀起一陣「韓流」炫風的高雄市新任市長韓國瑜選前喊出要讓高雄變成「全台首富」,他當選後一週,高雄是否已經悄悄有所不同?選民如何面對韓國瑜的政策口號?
2018/10/19 | 張宇韶
北漂青年的論述,完全忽視高雄長期被視為「邊陲」的本質問題
「高雄發展停滯」論調最大的問題,就是巧妙移除了國民黨治理高雄的責任,彷彿過去黨國體制並不在「歷史的現場」,問題好像是民進黨「長期」執政之後才發生,卻忽略了「重北輕南」工業化發展模式的根本因素。
2018/08/12 | 羊正鈺
蔡英文展開「同慶之旅」拜訪兩友邦,中國僑團已揚言發起抗議
蔡總統12日到20日出訪友邦巴拉圭和貝里斯的「同慶之旅」,共計9天8夜,此行去程過境美國,同行的陳菊將留在美國境內宣慰僑胞,預計走訪洛杉磯、舊金山、鹽湖城、鳳凰城等城市。
2018/05/16 | Abby Huang
陳菊:新北機車汙染更勝深澳電廠,環團批模糊焦點
綠盟研究員吳澄澄表示,陳菊將機車汙染和蓋深澳會產生的空汙放在一起談,是在模糊焦點。如果新北市空污那麼嚴重,不是更應該減少污染源嗎?
2018/04/11 | Abby Huang
原想回鄉種菜、卻出任總統府秘書長,陳菊:甘願為人抬轎
原本卸任高雄市長後,要回歸田園生活,蔡總統是如何打動她出任府秘書長?陳菊說,「捨不得讓總統改革的過程中,沒有被社會理解」。
2018/04/02 | 李修慧
拉瓦克部落寧可面對怪手「強拆」,也不要一家人安置後被「拆散」
今日遭拆除的住戶,都曾在填寫「安置意向調查」時,被半哄半騙下簽署了一份「安置切結書」,當時高雄市政府人員告知住戶,「先簽切結書,反正簽了可以取消」,但後來高雄市政府就以切結書,要求住戶接受安置。
2018/03/01 | 羊正鈺
陳菊回首高雄12年:我很苦命,沒柯文哲「那麼可愛」
陳菊說,柯文哲這樣的一個非典型政治人物,好像話講得比較直白,很多發言「如果是我們,不會這樣表達」,當然這樣和柯文哲比起來,「就不是那麼可愛」。
2018/02/14 | Abby Huang
【感謝有他們】過年垃圾清運時間看這裡:全台哪裡、什麼時間可以倒垃圾?
明天就是除夕,家家戶戶都在把握最後時間打掃,各縣市政府也陸續春節期間清運垃圾的時間。
2018/02/08 | 讀者投書
窮到只剩下拼經濟(下):讓高雄的城市記憶不只是工業和港口
高雄在上個階段的發展中,基礎建設已經逐漸完善,下一步應該由公權力運作引導,進行二三級產業的提升,把高雄的在地文化和技術,和國際連結,在促進環境永續的同時進行產業升級,讓未來的高雄人,不只有「幸福」而已。
2018/02/08 | 讀者投書
窮到只剩下拼經濟(上):效法美英德,高雄的轉型不是天方夜譚
很多說高雄是「幸福之都」的人都帶有一些蔑意,由於產業久未轉型,長期的低薪問題導致留不住人才,市政府不應該只想靠大型建設帶動經濟,而是參考歐美國家「繡帶」的經驗,並建立會合產官學的窗口,由根本加速城市的轉型。
2017/11/19 | Lo
白天種田、晚上教農民抗爭:農運先驅戴振耀辭世,享壽70歲
戴振耀是出生於高雄縣橋頭鄉的農家子弟,人稱「耀伯」;他一生為台灣、為農民盡心盡力,包括極力推動的農保、農民年金等,影響農民深遠。
2017/11/13 | 讀者投書
2,444億的「舉債建設」,憑什麼讓高雄市的下一代承擔?
高雄市的人口持續不斷外移,因此在許多硬體建設的前提上、早已失了迫切性。而人民信任特定政黨的結果,並沒有改善許多城市沈痾的問題,於此同時,舉債還逼近了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