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30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無厘頭背後,脫俗出塵的愛情觀
花輪、丸尾、濱治、大野,全部跟小丸子傳過緋聞,但作者不愛高富帥或運動男,最後選了個同樣隱世、思想奇特的插畫家「生魚片」渡過餘生。
2018/10/10 | 王陽翎
罕見佳作:《非同凡響》叫人心有戚戚焉、隨談殺嬰文化
香港電影《非同凡響》快將公映,作者形容作品「談而有味」,屬香港近年「罕見佳作」,並從電影內容延伸至人類歷史課題。
2018/10/13 | 陳娉婷
諾貝爾文學「外獎」得主: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從性別、種族寫到私密回憶
認識新文學獎得主:法屬地瓜德羅普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她由殖民歷史寫到家族歷史,由種族創傷寫到私密心結,再把英國經典《咆吼山莊》改寫成第三世界的後殖民愛情小說。
2018/12/19 | 精選轉載
標舉價值理想前,應該讓經濟不利的人們也有自立的機會
我們若想解決全球化下的貧富差距,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社會動盪問題,不能僅依靠所得或財富重分配。搭配一些重分配,並給經濟不利的人們與地區較為寬鬆的條件,讓他們有機會建立自主的資本,這才有可能解決問題。如果一開始就標舉最高理想,這善意其實極有可能造成的是惡性循環。
巴西日常:不是狗主人卻被要求清狗糞,只因我是黑人?
迪娃在文學嘉年華上閒晃,突然間有位憤怒的銷售員來到她身邊,要求她去清理幾公尺以外的狗大便。迪娃不是狗主人,但她回應到:「我知道為什麼。」
2018/09/25 | 精選書摘
《大師眼中的金錢》:儒家口中的「小康」,標準隨著階級有所不同
什麼是中庸的財富呢?儒家更高明而少見地將之界定在社會階層的等級線上。並且,還從這裡突破了生活需用的層次,將財富發展為一種社會工具,誘導人們「嚮往作君子而棄小人。」
2018/12/14 | Daphne Chung
Ep.46 影評家|馬欣:我可能會忘記手機,但不會忘記電影
今年馬欣的新作《階級病院》不同以往,她紀錄了自己的成長經驗,小時後被欺壓霸凌的故事,並寫出家族變遷以及所經歷的階級改變,跟以往的影評或樂評不同。為什麼馬欣要寫這本書呢?她想讓讀者知道什麼?今天的內容主要是聊《階級病院》,有也少部分的電影評析,今年的金馬獎,馬欣最喜歡的是哪一部電影呢?來聽聽電影之外的馬欣吧。
2018/09/10 | 精選書摘
《低端的真相》:足球如何成為愛國主義者的「民族鴉片」?
英國文化評論學者Terry Eagleton說:「足球是民族鴉片。」抽鴉片,不傷及他人,是逃避體制的個人解放。但是民族鴉片,擺明了就是藉民族主義以號召團結,用來穩固統治階級的領導,並遮掩社會內部矛盾。英國球迷便是民族主義的典範。
2018/08/31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無厘頭背後,脫俗出塵的愛情觀
花輪、丸尾、濱崎、大野,全部跟小丸子傳過緋聞,但作者不愛高富帥或運動男,最後選了個同樣隱世、思想奇特的插畫家「生魚片」渡過餘生。
2018/10/21 | TIME
早期基督教致力於種族、階級和性別團結,可惜今非昔比
這些早期耶穌的追隨者決定採取不同的態度:沒有我們,就沒有他們。種族、階級、性別——這些東西不再算數。他們根本就不存在。
2018/08/30 | 精選書摘
《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美國的所得不均程度,堪稱所有富裕國家之最
從1946到1980年,成人人均實質國民所得強勁成長,而且分配較平等,下方九成人口的所得成長達到102%,超過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79%。然而從1980到2014年,總成長率從95%降為61%,而且分配上變得扭曲許多。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前所得只成長了1%。
2018/04/02 | 陳娉婷
《胭脂扣》30周年:陰柔的張國榮、剛烈的梅豔芳,一對苦命雙飛燕
今年是張國榮、梅豔芳逝世15周年,兩人曾於《胭脂扣》扮演殉情自殺的富家子和妓女,惟命運弄人下勞燕分飛,三次締結姻緣機會三次都錯過。趁著電影上映30周年,作者回顧劇中性別倒置、真假錯亂、人戲不分、階級反轉等議題。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身障街賣者互助,打造有尊嚴的「共生家園」
「十五年前的目標,是希望讓我們住的地方很人性化。」患有小兒麻痺的陳安宗,對無障礙空間極為重視,且讓新巨輪的成員們都能有個屬於自己的房間。除了盡力構築適合身障者的空間,始終讓陳安宗心心念念的,是把新巨輪營造成一個「家」。
2018/04/13 | 傅紀鋼
宋欣穎《幸福路上》:點中六年級生死穴的成人童話
五年級生靠經濟起飛的餘蔭,得以在社會站穩腳步,六年級生卻在社會中佔不到名望地位,只能靠父祖的經濟基礎過生活。同時又跟不上七年級生網路世代的資訊與靈活身影,被他們隔代接班。六年級生相對來說,在現在的社會是沒有聲音的一群人。
2018/04/03 | 精選書摘
倫敦的大城悲歌:她把寶寶放進了烤箱,按下開關
「坦白說,我在九○年代當上警察時……犯案的大多是小孩、黑人和西印度群島人,他們都是社會底層。但這情況正在改變……這跟倫敦的動向有關……現在啊,住家與店家的竊案、街頭搶劫,都是新移民幹的……」今日倫敦的複雜性,已超越了黑白之分。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負債苦撐15年,卻被說成「賺暴利的詐騙集團」
「我們幾乎沒有靠國家的資源,有的只是一點點的身障補助,但這裡幾乎都是沒有家的或有家回不去的。之前我們每個月都是借錢,借到我跟宗哥翻臉了,要他關掉。但宗哥不關掉新巨輪,是怕大家沒地方去。」但最讓新巨輪街賣者感到心累的,其實還是社會長期對於街賣的汙名。
2018/03/15 | Jack Huang
泰國移工文化觀察:有些人被迫要永遠複製上一輩的階級
對於貧窮、弱勢的家庭來說,教育無疑是讓下一代向上攀爬的唯一途徑。但在很多地方,可能是簡陋的工寮、難民營或城市中的角落,有些孩子終究沒有學習的機會。那些在工地長大的孩子,或許一輩子脫離不了作工的命運。
2018/03/11 | 精選書摘
誰的品味差?一場拆解音樂品味的聆賞實驗
談到獨立搖滾時經常可以聽到這句陳腔濫調:「我以前喜歡那個樂團。」意思是,當你這類人也開始喜歡那個樂團之後,我就不再喜歡了。這就是追求區隔的典型例子——你要顯得酷,就必須要有人顯得不那麼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