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4 | TIME
將納粹集中營火化技術推向「完美巔峰」的幕後黑手
Topf and Sons在納粹親衛隊的集中營的工作內容相當不同:在奥斯威辛集中營,普弗與同事戴著手錶站在毒氣室前,測著毒死及焚毀數千名受害者所需的時間,目的就是讓這項殺人技術更富效率、更加完善。鏟出來的屍體在一間房室中一具具地堆疊起來,直接以烈焰燃燒——所有受害者的骨灰都混在一起,再也無法辨識。
2018/08/08 | 精選書摘
《英格的孤島》:從德國流亡到上海,猶太女孩除了中文還得學日文
混合著思念和厭惡之情,英格緊緊盯著銀幕上自己完美入鏡的家鄉,以前的家鄉。看到成千上萬的群眾,在柏林奧林匹克的運動會場上,對著元首瘋狂歡呼的一幕,讓她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2018/05/21 | 精選書摘
比其他領導人洞燭機先,史達林巧妙運用國安機器在黨內鬥爭勝出
史達林本人,他並不需要透過嚴格管控黨國機器的所有環節以鞏固自己的獨裁者地位——他只需掌握關鍵控制桿即可。其中一個就是國安機關。史達林比其他蘇聯領導人更早「洞燭機先」,理解到國安機關在黨內鬥爭和鞏固個人專制中可以發揮巨大作用。
2018/02/15 | TIME
波蘭「改寫歷史」的爭議法案,是否會扭曲猶太大屠殺的真相?
以色列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表示,「禁止學者或其他人公開發表,有關於波蘭人在他們的土地上是猶太大屠殺直接或間接共犯,將會嚴重扭曲事實。」
2018/02/08 | TIME
二戰美軍回憶錄:我永遠忘不了,集中營囚犯咀嚼死馬內臟那一幕
接下來看見的事,只有毫無人性的人才有辦法忘掉。「視線所及,都是成堆的屍體,而他們的手腳骨瘦如柴,上面好似沒有黏附血肉。」去過集中營的美國大兵莫斯欽說。
2018/01/30 | 羊正鈺
一句話惹毛以色列,波蘭立法全面禁說「波蘭集中營」
以國研究顯示,當年有16~25萬猶太人逃亡,尋求波蘭同胞幫助,其中只有10~20%倖存,其餘則遭拒絕、通報或遇害。
2018/01/26 | 精選書摘
臺灣人在海南島:天天吃雜草與喝水,唯靠回臺的盼望活下去
許多臺籍老兵在戰後沒有安穩的日子好過,必須戰戰兢兢地生活。退役的臺籍日本兵對國民政府來說無疑是敵人,如果被發現過去的從軍記錄鐵定會有麻煩上身。
2017/11/21 | 精選書摘
什麼毒物讓納粹「閃電惡魔」辛姆勒逃脫了審判?
辛姆勒背負惡名,其實是因自身欲念、野心的無限膨脹,因此被希特勒拿來做為殺人的工具,就如氰化物一樣。最終,他還是成了希特勒和納粹主義的殉葬品。
2017/10/08 | 精選書摘
《只要群星依然閃耀》推薦序:只有愛能消融仇恨和差異的集體記憶
尤其是經歷了戰亂的年代,那些阻隔在兩個相愛的人之間有形或無形的障礙都會因為愛的力量被移除,那些曾經歷過的恐懼不安憤怒憂傷,也會因為愛的力量而消融瓦解。
2017/09/01 | 精選書摘
1936柏林奧運期間,一本「旅遊指南」標示出所有集中營的位置
德國1936年舉辦奧運比賽期間,國家社會主義的宣傳想必十分完美,因為沒人察覺到,在這樣的國際公開場合裡,居然還蓋起了集中營。
多孔世界與東南亞攝影 ──人類世中的交陪美學
經過西方現代性的洗禮,多孔的世界與自我,對於自然、物件、場所與神祕力量保持感應的能力,已遭貶抑。在生與死之間、自然與文化之間、物體與人類之間、環境與人文之間,本來可以相互滲透、連接與借用,但在現代世界中已多遭流放,剩下的則是幾何學化的、科學化的、理性化的、純粹化的世界和自我。
2017/07/22 | 葉郎
【電影冷知識】《戰地琴人》:羅曼波蘭斯基私密的大屠殺記事
《戰地琴人》這個故事對波蘭斯基來說更加私密,因為史匹曼的經歷幾乎也是波蘭斯基自己逃出集中營之後的經歷。波蘭斯基需要親自示範猶太人中槍倒下的身體姿勢,因為那些腦海中的死狀對他仍然非常清晰。
2017/05/26 | 精選書摘
在地獄門前,我戴著「黃星星」:倖存猶太女性的納粹德國回憶錄
「今天晚上千萬不要在八點以後出門。」懷特先生知道我愛玩,特別警告我:「要是八點以後門鈴響了,一定要穿上有黃星星的大衣。」猶太人必須依照規定,在家裡也要佩戴黃星星。
2017/05/03 | Priscilla Chan
《時代偽證者》——荒謬的人,做荒謬的事
《時代偽證者》一片有很多值得討論的地方,其中一點,就是Irving是否真心相信他所倡議的觀點:希特勒是偉大的領袖、納粹大屠殺並沒有發生。
2017/04/12 | Lo
忘了猶太屠殺?白宮發言人失言稱「希特勒沒用毒氣殺人」
敘利亞日前發生化武攻擊,美國將矛頭指向敘國總統阿塞德。作風高調的史派瑟談及攻擊事件時說,「有人如希特勒般卑劣,希特勒甚至沒有降格到動用化武。」
2017/02/11 | 精選書摘
三年之間我經歷了四個集中營:主給予每個人自己的死亡
法蘭可在心理治療界地位非凡,不單因為他繼佛洛伊德、阿德勒之後開創「第三維也納治療學派」,更因為其特殊的人生經歷——自納粹集中營倖存。
2017/02/01 | 精選書摘
我從滅絕營、集中營到工廠,而你,沒有回來
我們沒有東西吃,饑荒和傳染病擔負起滅絕的工作。他一再清點我們的人數,他們對數字著魔,即便在潰退時,還是要殺猶太人。這就是他們寧願讓你在路上累死,也不願意把你丟在集中營裡、讓盟軍有機會來救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