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1 | 讀者投書
為何選舉的成敗要讓「行政院長」負責?
行政院院長依憲法為最高行政機關首長,實際上就應該表現出最高行政機關首長的樣子,在憲法規範的範圍內領導行政團隊,與總統共享權力且制衡總統,而非以總統的幕僚長自居。
2017/09/13 | 法操FOLLAW
值得我們思考的憲政問題:台灣到底是「總統制」還是「雙首長制」?
依憲法增修條文的規定,行政院院長須對立法院負責,現行的制度國會只能監督到行政院院長,真正的行政首長總統卻退居在行政院院長後面,無法被監督。
2017/08/15 | 林冠任
我們國家的制度就是「贏者全拿」,所以不合理事情才會一再發生
我們國家就是贏者全拿,只要總統選上,從行政院到他底下各大大小小部長跟主管,全部都可以由贏家決定。可是我們民眾只能選總統,卻不能對這些大小部長進行監督,如果真的說要監督,那當然是監督總統,因為贏者全拿的制度就是如此。
2015/08/07 | 香港革新論
別期待中國會主動提供民主,香港要維持自我該走的三階段
這種對新論述的探討,其實早應展開。作為過去30年民主運動綱領的「民主回歸論」—即設想中國大陸在經濟改革後,會逐步走上政治開明之路,加上港陸之間的良性互動,最終將可以實現民主回歸夢—由於近年北京以強硬路線治港,早已變得脫離政治現實,去年更被8.31人大決定完全壓碎。
2015/02/08 | 彭振宣
從日本明治維新看穿朱立倫的「憲改」盤算:架空元首,大政「不」奉還
朱立倫的盤算恐怕一如當年的德川慶喜,表面上推動內閣制的憲政改革,實際上反而是用一個假改革來當掩護,趁亂延續國民黨與他的既存結構繼續執政的事實。
2014/12/12 | 羊正鈺
朱立倫參選黨主席全文:找回創黨精神 和人民站在一起
感謝新北市民給我再一次的機會,未來四年我會做好做滿,不會參選2016的總統。為了臺灣民主的未來,在國民黨最灰暗的時刻,我不能棄而不顧,必須參選黨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