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1/30 | 潘柏翰
不願承認的恐懼:當醫療專業人員遇上愛滋感染者時
面對白色巨塔中的愛滋議題,權促會秘書長認為只有當在醫療體系中具有權力地位的人願意坦承對愛滋的恐懼,看見這個問題,並且運用他們的位置做事時,感染者的就醫處境才有改變的可能。
2017/03/14 | 精選轉載
我們可以不再歧視:《美女與野獸》與HIV
在Howard Ashman逝世後的26年的此刻,《美女與野獸》真人版即將上映。在這26年後,這個世界對於感染者的歧視與污名化——那頭巨獸,我們有讓這些感染者勇氣去擊退他們嗎?
2017/03/07 | 讀者投書
被汙名化的不只是「性別教育」,更剝奪孩子們自我探索的機會
這十幾年來,性別教育在法律上的規範,只是千篇一律告訴孩子家事平等分工、性騷擾防治等。對於愛滋病的了解,還停留在我小時候健康課本中,那樣發病後令人作嘔的照片裡,這種現象實在令人擔憂。
2014/11/25 | 羊正鈺
對抗愛滋的路並不好走 何大一:9個關鍵 讓我衝破挑戰
何大一如此點出他堅持信念最重要的原因。「愛滋醫療,在美國已可避免母嬰垂直感染的問題,但在中國卻仍然常見,希望他們能有相同的醫療照護就是我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