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排妹

鄭家純(1993年8月31日-),原名鄭佳甄,臺灣公眾人物,藝名「雞排妹」。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3/04 | 方格子vocus

雞排妹、網紅、飛機杯——真正的無辜者,就在自以為的無辜下成為受害者

雞排妹、網紅、飛機杯、胸大、愛露、直白敢說⋯⋯上述所有的條件,都是我們主觀上自我添加的觀點,如果沒有這些觀點,她就是一個受害女性,跟一般人沒有兩樣。簡言之,被其他外在條件所蒙蔽他的單純,那他就理應是無辜者的角色。

2021/02/20 | 方格子vocus

解密雞排妹的人類圖:反骨靈魂的背後其實是堅強暖女

從鄭家純(雞排妹)的人類圖來看,你以為她只是反骨,她卻是「務實地在解決問題」,以一種不怕犯錯的實驗家精神,找出為什麼不行,找出最有效的解決之道。

2021/02/19 | 林艾德

不敢提告就閉嘴?我們要選擇一個對性騷擾避而不談的社會嗎?

今天鄭家純選擇了勇敢,而我們要選擇,是走向一個更友善、讓人願意開口說出被性騷擾經驗的社會?還是一個壓力更大、使人對性騷擾避而不談的社會?

2021/02/16 | 讀者投書

愛莉莎莎與雞排妹事件看似無關,其實都有被忽略的結構盲點

從雞排妹的性騷擾事件到愛莉莎莎的自然療法爭議,許多人針對個體的討論其實都忽略了「父權結構」這個背後真正的問題,讓受害者與加害者同時成為這個結構下的犧牲品,而這背後延伸出的話語霸權,才是最需要構造改革的事情。

2021/02/11 | 《思想坦克》

雞排妹被說「不會聊天就別出來賺錢」,綜藝大老們「霸凌當笑哽」為何成台灣綜藝主流?

新人、女性上綜藝節目,被老男主持人言語霸凌,觀眾數十年來習以為常。也許當曾國城對兒童照樣下手時,觀眾才會開始感到不安。

2021/02/11 | 《思想坦克》

雞排妹性騷擾風暴中,看不見的媒體深淵如何「圍獵」鄭家純

記者不問翁立友對鄭家純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想什麼,要求什麼;反而選擇「沒有發生問題」的對象、狀況,來報導「沒有發生性騷擾」。這是轉移焦點。

2021/02/11 | 精選轉載

「性騷擾」的法律定義是什麼?如何避免自已的行為被誤會?

我相信許多人都有類似被騷擾的不悅經驗,所以今天來談談遇到性騷擾,除了在心中大喊髒話以外,有沒有更好的辦法呢?

2021/02/11 | 莊貿捷

在漢娜鄂蘭眼裡,雞排妹的「政治行動」是趟偉大且勇敢的旅途

雞排妹作為行動者,從私領域走到公領域的過程,透過行為打開在台灣社會下,女性在某些場合隱晦不明的社會位置,透過衝撞解除女性身處社會裡邊陲的禁錮,同時為了這一種「目的訴求」積極爭取話語權。

2021/02/09 | 精選轉載

【插畫】尊重「身體自主權」,我們都應該向貓貓學習

要了解身體自主權的真諦,不如想想家裡或路上的貓貓,如果他不願意,怎麼樣都不會讓你摸,一不開心甚至還會倒抓你一把。

2021/02/09 | 讀者投書

當性騷擾歡樂送到你家:一個「加害者」的故事與修練

個體的差異讓性騷擾發生時所牽涉的不僅只是兩造相爭,人我與社會之間的互動形式,比在網路風向中站穩「誰對誰錯」更複雜幽微。

2021/02/07 | 林艾德

性騷擾的由來:為何連說「人醜性騷擾」也是一種壓迫?

就像過去憂鬱症、同性戀無法得到正確的理解,我們覺得憂鬱症是「不知足」,覺得同性戀是「一時迷惘」,這種錯誤的理解使我們把責任推給了當事人。

2021/02/06 | 傅紀鋼

專訪「雞排妹」鄭家純:受害者講出來的瞬間,也救了他們自己

「雞排妹」鄭家純說:「我好歹算是有話語權的人,如果連我都不敢講,那還有誰敢講?如果我變成千夫所指的大壞人,那我就認了。如果加害者們不再那麼猖狂,那很好。就看反對性騷擾的人能不能出來帶風氣,讓它成為一場運動。」

2021/02/05 | 精選轉載

若認為性騷擾是藝人「工作的一環」,性教育跟法治觀念真的需要加強

演藝圈的性騷擾可謂曾出不窮,當然性騷擾亦不只是演藝圈獨有的一物,但往往在評論演藝人受性騷擾時,總會有人為性騷擾冠上「工作的一環」之名。

2021/02/03 | 湯米

【插畫】好香想吃,你的雞腿讓我咬一口

大部分疑似性騷擾案件的問題的核心就是「讓我覺得不舒服」,每個人理由也不需要一致,就像帶了一隻很香的雞腿回宿舍,朋友們圍繞你,說可不可以讓我咬一口、舔一下、或是摸一摸,事主生氣之後還說只是「炒熱宿舍氣氛」不該大驚小怪,這樣你會不會生氣?

2021/02/03 | TNL 編輯

「雞排妹」鄭家純公開性騷擾經過,將用IG精選動態永久保存所有被害者故事

律師表示,現在的公司單位通常都有性別平等委員會,若員工認為在職場上遭受到性騷擾,可提出申訴,若擔心加害方為公司老闆或其他高階主管,案件有可能被草草帶過,這時建議打110、113或直接去警局報案,就不用擔心吃案的問題。

2020/04/12 | 傅紀鋼

專訪「雞排妹」鄭家純:與世界格格不入,「對於愛,我異於常人」

鄭家純將自己的童年刪除,她用來替代「匱乏」的,是感情上的「多分子關係」、藝人事業,以及從社運貢獻上獲得的快樂。但這是否能取代原生家庭的「缺陷」?

2014/12/16 | TJ

區區一個藝人有什麼資格評論政治?

「你身為一個內閣閣員,有那麼大的權力可以做出多少直接的改變,讓人民更相信政治,但你卻怪一個只能在網路上發文的我,害社會對政府失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