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林

雨林是雨量甚多的生物區系。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18/03/21 | 精選書摘

BBC生態攝影師:我懸掛半空中,看著六公尺外的黑猩猩母子在樹枝上沉睡

這裡有這麼多的樹,為什麼牠們會選擇在距離我這麼近的地方度過一晚?我永遠也不會知道答案,但是這幅場景無比美麗。數百萬年前,動物尚未懼怕人類的時候,一切肯定就是如此,宛如伊甸園的倒影。

2018/03/21 | 精選書摘

BBC生態攝影師:為什麼科羅威人要在樹屋周邊清除掉一公頃的森林?

幾個世紀以來,科羅威人一直是鄰近部落獵取人頭行為的傳統受害者,雖然在大部分的地區早就停止,但是舊習難改。這種不安全感所留下的遺風,就是無法信任可能隱匿突襲攻擊的茂密林木。

2018/03/05 |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環保LEGO新原料︰甘蔗

LEGO的植物玩具將會以植物為原料製作,以推動可持續發展。

2018/03/04 | 環境資訊中心

衛生紙搶購啟示錄:本土林業疲弱,恐非永續之路

由於台灣衛生紙落在製造端,沒有生產端,因此主計處統計分類將之歸為工業;羅凱安表示,很多人認為台灣已不需要林業,只要從外國進口便宜的木材和紙等產品即可,經由此次衞生紙搶購風潮,可警覺完全依賴進口林產品的風險。

2018/02/28 | 讀者投書

「衛生紙之亂」看似壞事,但也讓我們有機會檢視生活中的用紙時機

網路傳言衛生紙將漲後,引發一連串的搶購潮,但廉價紙巾背後包括勞工、雨林砍伐等等的無形潛藏成本,卻常被忽略,如果廠商在漲價的同時,一併促進生產過程中的環境永續,漲價不一定是壞事。

2017/10/03 | 環境資訊中心

朱古力廠商採購「毀林可可豆」 科特迪瓦雨林幾乎全滅

科學家形容,「可可是一種最終會自我吞噬的怪物。」農民砍下樹木後,環境逐漸變得乾燥炎熱,而這些被砍下的樹木原本可以保護可可植物免受乾熱氣候影響。

2017/10/03 | 環境資訊中心

巧克力大廠採購「毀林可可」,象牙海岸雨林幾乎被「吃光」

科學家形容,「可可是一種最終會自我吞噬的怪物。」農民砍下樹木後,環境逐漸變得乾燥炎熱,而這些被砍下的樹木原本可以保護可可植物免受乾熱氣候影響。

2017/01/31 | 綠色和平

造成印尼空污,破壞紅毛猩猩家園的元凶之一:棕櫚油企業「IOI」

IOI為超過300家公司供應棕櫚油,是全球數一數二的主要棕櫚油企業,其棕櫚油最終製成的消費產品,遍佈全球各地的超市貨架。

2017/01/31 | 綠色和平

造成印尼空污,破壞紅毛猩猩家園的元凶之一:棕櫚油企業「IOI」

IOI為超過300家公司供應棕櫚油,是全球數一數二的主要棕櫚油企業,其棕櫚油最終製成的消費產品,遍佈全球各地的超市貨架。

2017/01/31 | 綠色和平

造成印尼空污,破壞紅毛猩猩家園的元凶之一:棕櫚油企業「IOI」

IOI為超過300家公司供應棕櫚油,是全球數一數二的主要棕櫚油企業,其棕櫚油最終製成的消費產品,遍佈全球各地的超市貨架。

2016/11/11 | 精選轉載

碳稅(與棕櫚油稅)是救地球的支點──關於《洪水來臨前》

上飲料店外帶,這種方便就是難以抗拒,訴諸社會責任感,對人們來說著實沈重。碳稅可以迫使人們正視成本,成為整體社會正視氣候變遷的支點。

2016/11/11 | 精選轉載

碳稅(與棕櫚油稅)是救地球的支點──關於《洪水來臨前》

上飲料店外帶,這種方便就是難以抗拒,訴諸社會責任感,對人們來說著實沈重。碳稅可以迫使人們正視成本,成為整體社會正視氣候變遷的支點。

2016/09/29 | 十二道人情味

別破壞其他森林來保護自己的:身為客人,只好用「喜愛」保衛你家

每個雨林保育團體都有一套實踐方法,經濟的也好,文化的也好,藝術的也好,不變的是沒有速成......緩慢,但是必須。

2016/05/05 | 楊之瑜

TNL晨間速食新聞》越南總理下令調查死魚事件/棕榈油抗議進駐倫敦證交所/歐盟菸盒新規定:65%警語

越南中部省份河靜海岸四月出現大量魚群死亡事件,並沿著海岸一路往南波及共6個省份,但至今越南政府尚未確認任何調查,也未發布警訊,引發越南國內對政府行政效率不滿、以及官商勾結的隱憂。新上任總理終於出馬想滅火。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棕榈油,不單只是日常生活用品大功臣的角色,甚至近年來雨林銳減、空氣品質低落都與其脫不了關係。歐盟最高法院確認菸草產品法令合法,今年開始,歐洲看到的菸盒看起來會很無聊了。

2016/04/25 | 精選書摘

一位女科學家如何忍受輕視,在清一色男性的叢林研究中善盡母職?

在澳洲鄉下,一旦小孩出生了,女人就是圍著小孩團團轉。擁有博士學位的我,畢生都在學習如何當一個科學家,我曾懷疑自己是否能將頭腦一分為二,相信許多女人都可以體會我這種心情。

2016/04/25 | 精選書摘

一位女科學家如何忍受輕視,在清一色男性的叢林研究中善盡母職?

在澳洲鄉下,一旦小孩出生了,女人就是圍著小孩團團轉。擁有博士學位的我,畢生都在學習如何當一個科學家,我曾懷疑自己是否能將頭腦一分為二,相信許多女人都可以體會我這種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