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30 | 精選書摘

《南方的社會,學》:因文革爆發的難民潮,讓劉大叔得以和雲南家人在緬甸相聚

劉大叔說當時中國嚴重缺乏物資,每個人一年只能配給到半斤鹽,一個月三兩油,相較之下緬甸的物資是較充足的。每次他到捧線,他的父母就會讓他帶走四瓶豬油、二到三緬斤的鹽巴,回到勐嘎他再把這些豬油鹽巴分送給他的奶奶、舅舅和其他親戚。

2020/05/25 | 精選書摘

原來泰式餐廳必點的椒麻雞不是泰國菜,是來自泰滇緬邊境「椒麻料理」的變型菜

台灣的椒麻雞非常好吃,有蒜香、有香菜、還有花椒的麻辣勁兒,檸檬和魚露的味覺感受也很突出,其烹煮過程是將雞腿肉或雞胸肉以醬油、胡椒及糖醃漬片刻後,裹粉酥炸

2019/10/23 | 精選書摘

《邊疆與帝國之間》:中國西南之白人治理階層與「邊境社會」

在歷史中,大理代表著西南王權的中心,其曾以佛教立國,透過佛教政治體系成為維繫四周人群與部酋政治聯盟的紐帶。同時,北方另一股人群,稱為麼些,長期遊走於大渡河以南一帶,是散居於大理與吐蕃間的中間人群。

2019/03/25 | 黎蝸藤

滿清容許「一國兩制」?看雍正皇帝如何「改土歸流」

滿洲人雍正和鄂爾泰如此積極推行改土歸流,哪裡有一點像是被「漢人士大夫官僚」推著走的樣子?大力推動改土歸流的還有漢軍旗人雲貴總督高其倬,他在雍正元年已經奏請在麗江改土歸流。這些都不是「正宗漢人」。

2019/03/11 | 精選書摘

《大學與大師》:大學生罷課反內戰,卻成國民黨血腥鎮壓的「一二一事件」

當學生們高唱著《我們反對這個》反內戰歌聲散會時,突然發現校門口已被國民黨軍警封鎖,門外軍警如麻,槍砲林立,冰冷的刺刀在夜色裡發著瘮人的光,架在牆頭屋簷的機關槍正對準路口,不准外校師生通行。

2019/01/02 | 羊正鈺

雲南3座清真寺遭「取締」、成都教會百人被捕:你未必知道的中國《宗教事務條例》

最近一個月,除了新疆,甘肅、寧夏、雲南等地均有清真寺或穆斯林學校遭到強拆,輿論分析,各地政府正在仿效新疆的做法,清除宗教場所以及相關學校。

2019/01/01 | 羊正鈺

雲南3座清真寺遭暴力「取締」、成都秋雨教會上百人被捕:你不知道的中國《宗教事務條例》

最近一個月,除了新疆,甘肅、寧夏、雲南等地均有清真寺或穆斯林學校遭到強拆,輿論分析,各地政府正在仿效新疆的做法,清除宗教場所以及相關學校。

2018/10/21 | GeogDaily地理眼

椒麻雞和雲滇料理為何常見於台灣的泰式餐廳?

椒麻雞似乎是泰式料理的招牌,在臺灣幾乎每家泰式餐館都有這一道菜。然而有位朋友甫從泰國回來,卻發現椒麻雞並非普及的泰式菜餚。究竟為什麼椒麻雞卻常見於臺灣的泰式餐館呢?而在臺灣的泰國菜,為何也常與雲滇口味同時出現?

2018/09/18 | 精選書摘

《納粹中國》:為什麼少數民族如此仇恨中共政府?

維吾爾人、藏人、西南或東北地區的少數民族,依舊被視為化外之地,需要被同化的「蠻夷」。這些少數民族地區被納入中國,並被龐大的「中國」二字含糊概括,但各自的文化、宗教和政治經濟權益都被侵蝕、箝制乃至逐漸消失。

2018/09/17 | 精選書摘

余杰《納粹中國》:為什麼少數民族如此仇恨中共政府?

維吾爾人、藏人、西南或東北地區的少數民族,依舊被視為化外之地,需要被同化的「蠻夷」。這些少數民族地區被納入中國,並被龐大的「中國」二字含糊概括,但各自的文化、宗教和政治經濟權益都被侵蝕、箝制乃至逐漸消失。

2018/05/24 | BJ周

從他鄉變家鄉:拜訪東南亞社區「中壢忠貞」

問起馬女士想不想回雲南?她說大陸改革開放後,她曾經回去探望故里鄉親,但是「台灣已經是我的家了」。

2018/01/11 | 周雪君

「冰花男孩」:上學冷但不苦 最想去北京看城裡的孩子怎樣讀書

中國民眾踴躍向「冰花男孩」和他就是讀的小學捐款,連他爸爸也被安排了新工作。政府當局則呼籲,為孩子身心健康著想,請向廣大貧苦山區孩子捐助,而不是集中於一人。

2018/01/09 | 周雪君

雲南小學三年級生冒風霜走4.5公里回校上課,成了「冰花男孩」

雲南一名小學三年級男生,每天都走個多小時回校上課,日前當地氣溫降至零下9度,孩子回到課室時變成「冰花男孩」。

2017/11/30 | Alan

從雲南龍陵到台灣再到美國的靈魂食物——稀豆粉

「老爸因為我而特別從台灣帶來所有的食材,還特別和姑姑特訓所做出的稀豆粉,不寫一篇部落格文章來紀念怎麼行呢?」

2017/11/27 | Alan

從雲南龍陵到台灣再到美國的靈魂食物——稀豆粉

「老爸因為我而特別從台灣帶來所有的食材,還特別和姑姑特訓所做出的稀豆粉,不寫一篇部落格文章來紀念怎麼行呢?」

2017/10/25 | 精選書摘

計畫進入西藏的旅途中,我才漸漸理解父親所扛下的家庭重擔

我人生第一台單眼相機是他買給我的。因為父親這台相機的鼓勵,我在往後的人生,有了追逐未知的熱情與勇氣,也才理解父親礙於經濟壓力與家庭重擔,一生壓抑屬於他自己想追求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