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雲門舞集總監鄭宗龍:用身體閱讀一本市井人物誌,感受每一件事都當成創作
甫接手雲門舞集,大家關心舞團未來的發展,也關心鄭宗龍創作、行政兩頭燒,給自己的責任,就是好好編舞、做好創作,為大眾帶來更多更好的雲門舞作。
2020/06/10 | 精選轉載
台灣藝文團隊的悲哀:一定要心血付之一炬,才能得到政府協助進駐公有空間?
倉庫、佈景、劇場被燒的確是會讓表演藝術工作者非常心痛,但接二連三發生雲門、優人、紙風車遭逢祝融,各級政府文化跟消防主管機關為何始終沒有作為?
2020/05/19 | 讀者投書
被大環境耗損殆盡的身體:雲門舞集之外,台灣舞者的職涯困境
也許,現今國人的藝術因子能夠提高一些,台灣的藝文環境也不會是現在的樣子。當然,退一步思考,現在與30年前的台灣藝文環境有很大的不同,然筆者仍希望有朝一日,國內舞者能在自己的土地發展,而父母不再為想跳舞的孩子擔憂未來出路與生計。
2020/01/09 | 方格子vocus
《雲門舞集》從小島走向全球,林懷民就算退休其精神永傳
雲門舞集除了「完美」以外,更讓人動容的,是它透過舞蹈,所傳遞的「生命力」,與「文化的感染力」。 雲門創作融合了中華文化脈絡, 舞出精彩的45年後,林懷民將於2019年底退休,將舞團交給中生代編舞家鄭宗龍。
2019/11/08 | 精選書摘
林懷民《跟雲門去流浪》:「狂草」在倫敦演出只得「三顆星」,首演場我也看得要生病
2005年編舞時頭腦想著張旭、懷素,一路往「狂」走。空間的留白照顧了。時間的留白琢磨得不夠。首演以來一直在大戲院演,舞台精力經過空間過濾,到了觀眾席有張力、無過分的壓力。像沙德勒之井的狀況沒發生過。
2019/10/22 | 精選轉載
雲門舞集 X 陶身体劇場:面對奇才,我願意趴在地上讓他們走過去
國際尊崇的台灣編舞家林懷民,今年年底將從他創辦的雲門舞集退休,告別之際與中國當代舞界激進的新力量「陶身体劇場」合作,兩大舞團匯聚並交換編舞家,同台演出,也將雲門的薪火傳承給接棒的鄭宗龍。
2019/04/10 | 陳德政
鄭宗龍雲門2新作《毛月亮》:文明的邊境,是一座身體的荒原
鄭宗龍這次千里迢迢從冰島帶回來Sigur Rós的音樂,音樂與肢體的競合關係,隨著舞作進行,抒情地建立起來。冷冽的後搖滾與黑夢般的現代舞,彼此交換著能量,穿透到對方的情感內核⋯原來,台灣與冰島共享著相似的島嶼性。
2018/05/11 | 李秉芳
71歲林懷民英國獲頒榮譽院士,明年退休第一件事就是盡情耍廢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在英國獲得全歐洲最大舞蹈學院頒發榮譽院士,預計在明年底退休交棒的他對雖然期待休息但也覺得要思考:自己想要什麼生活。
2017/11/22 | Abby Huang
林懷民宣布2019年退休,曾受《紐時》讚揚的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將接任
林懷民的接班人、雲門2的藝術總監鄭宗龍,幼時賣過鞋、也因吸毒受過保護管束,而他帶領的舞團雲門2,如今成為台灣年輕藝術創作者發表作品的重要平台。
雲門舞集與國家交響樂團:台灣社會學國際化的兩條途徑
社會學家如何欣賞舞蹈與音樂?顯然一定帶有職業上的定見,本文介紹一名社會學家從雲門舞集與國家交響樂團的發展與表現中得到的啟發。
2017/07/14 | TNL特稿
【解嚴三十】舞蹈藝術的狂飆年代
解嚴可稱為台灣舞蹈史上的狂飆年代,只是大膽創意、追求身心自由的實驗精神落在屬於精緻藝術的舞台畫面中,相對於以身體衝撞制度、做為抗爭中介的大小街頭事件,舞蹈顯得保守安全許多。
2017/06/30 | 辜振豐
碧娜鮑許 X 山本耀司:舞蹈劇場與服裝設計的協和音
二〇〇二年,舞蹈劇場舉辦二十五週年紀念活動,台灣雲門舞集也獲得邀請,前往德國表演。當時,碧娜力邀日本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為該團設計服飾。山本原來是空手道高手,竟然也跟舞者搭配演出,一場剛柔相濟的舞碼,讓在場的觀眾大飽眼福。
2017/03/18 | 精選書摘
田中央工作群 X 淡水雲門劇場:以打造一個家的心情來接生
這一句話,田中央以二十多年的青春來換。如今,有了雲門經驗,田中央彷彿真正轉了大人,日後想再度離開宜蘭「父母家」外出工作,心情上應該不是問題了。
2016/09/02 | julia
還給「賤民」應有的尊嚴:印度反種姓暴力鬥士獲頒「麥格塞塞獎」
今年的「麥格塞塞獎(Ramon Magsaysay Foundation Awards)」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舉辦,6位得主中,來自印度的威爾森(Bezwada Wilson)為社會運動的發起人,致力於要求恢復種姓制度中最低階級的達利特(Dalit)應有的尊嚴地位。
2016/06/17 | Qbo藝文頻道
《叩!叩!死神》:哪裡來的「野孩子」?連死神也敢招惹
默劇擅長運用想像轉化日常生活中的小動作,默劇說不定也能教會我們,如何用更開放的方式看待人生裡的宏大課題。
2016/02/14 | CITYZINE城市誌
劇場表演是如何被建構出來的?舞台設計家王孟超:這是一門辛苦的「手工業」
王孟超擁有多年舞台設計經驗,無論是跟大師或年輕輩導演合作,他往往能和對方一起「從零開始」建構、討論視覺。而且他習慣採取「換位思考」,亦即站在導演、編劇或演員的角度,一邊讀劇本、一邊想像台上演到哪個橋段應如何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