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4/07 | AI法律評論網
以管理之名蒐集員工隱私:AI用於職場管理可能有哪些法律爭議?
近年來關於職場監控和人工智慧預測分析員工行為日漸普遍,已到了主管機關不能忽視的程度。雇主基於管理理由而全面蒐集分析員工的隱私資訊,其中包括許多與職場管理無關事項,是否法律仍袖手旁觀?
2020/03/19 | Yulin
這個世界的擁有者是誰?爭取零工權益,巴賽隆納外送員自組平台合作社
在西班牙作為一個自雇者,必須要付出高額的稅金,而且這個稅金還在不斷逐年增加,而一群巴塞隆納的食物外送員,用社群串聯的方式把自己變成新創共享平台的擁有者,開始當自己的老闆。
2020/01/09 | 讀者投書
零工經濟用「快錢」當誘因,可能造成更大的集體貧窮問題
不論兼職或全職,「零工經濟陷阱」皆正在產生,讓工作者失去得以對應出高薪的專業技能的機會,真正省到的只有企業的經營成本,然而會有這樣的現象,難以突破的「正職」薪水其實是一大關鍵。
2020/01/07 | 方格子vocus
2019對Uber是多災多難的一年,但「將駕駛升格為員工」這個雪球只會愈滾愈大
2019是Uber非常多災多難的一年,而且大部分都發生在年底的最近三個月。9月11號,加州參議院表決通過了一項令Uber寢食難安的法案,同時州長也立即簽字頒佈,2020年1月1日即將生效。這項法案將把加州所有的網路駕駛正式「升格為員工」。
2019/12/29 | 方格子vocus
「庶民經濟」還是「宿命經濟」? 三位祖父級Uber駕駛給了我答案
身為消費者的我們,身為一切追求高科技的我們,總傾向認為只要對消費者有利就是對的,只要創新就是好的。可是一旦離開這個角色,從那些成就便宜又大碗背後認命的角色來看,Uber的好,竟然讓我覺得有些歉疚。
2019/10/24 | 公務門小三
外送平台正在做的,就是用「自由」包裝不浪漫的趕工遊戲
把鏡頭縮小至單一勞工,會發現零工經濟一點都不浪漫,畢竟如果只做一份工作養活自己,誰會想撐著做兩份和玩手遊一樣搶業績的工作?這樣的「自由」其實並不如外人所想的光鮮亮麗。
2019/10/08 | 精選書摘
《終結失業,還是窮忙一場?》:參與「零工經濟」的勞工當中,窮人數量高得不成比例
零工經濟鼓吹者喜歡搬出數據證明勞工喜歡彈性,但是那些數據並沒有調查如果把薪資、工作穩定度、福利、安全等因素納入考慮,還會有多少勞工喜歡這種彈性。
2019/09/11 | Abby Huang
加州立法保障百萬「打工仔」:明年1月起,Uber司機、食物外送員也能有病假
在加州,該法案將影響至少100萬名勞工,包括司機、食物外送、清潔工、建築工人、美甲沙龍等勞工,這些勞工已經接受了長達數十年的承包制度,也因為承包者的身份,無法獲得最低工資和失業保險等基本保障。
2019/05/01 | 芭樂人類學
智慧手機App連結的「優步景觀」:人類學、演算法與彈性工作觀
不論是美國、台灣或允許優步服務的其它國家,優步司機總是擺盪在彈性工作和枷鎖工作的勞動結構關係中,也需面對優步司機不是優步員工的挑戰,優步app所帶動的服務模式和意識型態,看來似乎沒有文化霸權式的影響和壓迫,但呈現出優步景觀以共享經濟的語彙作為手段、演算科技為運作邏輯,優步演算法對人所帶來的影響是碎裂化、邊緣化和不確定性。
2019/02/01 | 精選書摘
《自由工作的未來》:想從事自由工作,先問自己這三個關鍵問題
假設你的專長的確有市場,接著必然得問兩個問題:你每年需要賺多少錢?以及需要你的專長的市場,是否大到足以支撐你的生活方式?
2019/01/31 | 精選書摘
《自由工作的未來》:想從事自由工作,先問自己這三個關鍵問題
假設你的專長的確有市場,接著必然得問兩個問題:你每年需要賺多少錢?以及需要你的專長的市場,是否大到足以支撐你的生活方式?
2018/08/06 | TIME
「遠端工作」對你的身心健康有什麼影響?
由於美國人民工作型態的劇變,使得許多關於遠端工作與自雇就業(self-employment)的健康影響的新研究應運而生。而最新的證據指出,所謂的「彈性工作安排」能產生益處,亦可能帶來風險。
2018/06/06 | Abby Huang
美國商會建議再修勞基法:放寬派遣員工人數限制、白領階級也納「責任制」
針對商會提出擴增責任制的建議,勞團擔心如將勞工一網打盡全部納入,只會讓台灣的責任制更加泛濫,成為名符其實的「過勞之島」。
2018/05/29 | 李修慧
美國新產業「遛人師」:帶人散步時薪30美元
「零工經濟」讓自由工作者越來越多,這些人沒有傳統工作的固定社群連結,所以容易感到孤獨,「遛人師」的工作應運而生。
2018/05/28 | 李修慧
美國新產業「遛人師」:帶人出門散步時薪30美元,比一般全職工作還好賺
「零工經濟」讓自由工作者越來越多,這些人沒有傳統工作的固定社群連結,所以容易感到孤獨,「遛人師」的工作應運而生。
零工經濟下的隱憂:現在的Uber完全合法了嗎?
依照汽車運輸管理規則,既然Uber駕駛與租車行必須是僱傭關係,自然屬於勞工的身份,車行身為雇主自然也必須遵守勞動法令,為Uber駕駛投保勞健保、提繳退休金、控管駕駛的工作時間與計算延長工時工資等法定義務,然而在現實的情況中,有車行有做到這些嗎?
2018/05/10 | 李修慧
台版Uber「叫車通」疑倒閉:至少150位司機領不到車資,勞基法卻管不著
受害司機林先生不滿說,他加入叫車通兩年,固定每月請款一次,這週卻聯絡不上公司,從3月26日至今,他被積欠車資超過8萬元。
2018/05/08 | Abby Huang
零工世代來臨:想當斜槓青年,但你知道勞基法對你來說根本沒保障嗎?
網路平台app興起,接案機會變得更多更快。「零工經濟」的崛起是時勢使然,還是給勞工另開一個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