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張惠菁:更加真實、卻被認為「神祕」的東西
唸歷史但在數位行銷公司工作多年、從台灣出走到異地後開始寫作、早早嘗試結合不同創作類型的「電子書」——某個角度看,張惠菁的人生與她的創作,都在進行某種不同領域、外在世界與內裡心境混合的實驗。她的閱讀經驗,其實也是如此。
2019/02/23 | 精選書摘
《書店不死》:書店還是有存在的理由……嗎?
其實我關心的是第一線人員的未來。無論是淳久堂、丸善、還是文教堂,那些對工作抱持熱忱的書店店員,他們今後該如何走下去?該怎麼做才能繼續用心對待每本「書」?
2019/02/21 | 精選書摘
《書店不死》:書店還是有其存在的理由……那是什麼理由呢?
其實我關心的是第一線人員的未來。無論是淳久堂、丸善、還是文教堂,那些對工作抱持熱忱的書店店員,他們今後該如何走下去?該怎麼做才能繼續用心對待每本「書」?
2018/12/28 | TNL特稿
【2018誠品年度閱讀報告】26-35歲讀者樣貌分析,與下一個十年的閱讀
歷經了宛如戰國時代的出版浪潮,以及圖書市場的景氣寒冷,「誠品報告」提供給了我們一個值得期待且樂觀的未來,如何從低谷逆勢而起,創造新的閱讀走向與流行,掌握消費者的需求,並結合多媒體的複合出版策略。
2018/02/13 | 精選書摘
《紙的世界史》:不要感情用事,不要比神更愛紙
許多人都在探討數位傳播對人類和文明所造成的嚴重影響。有人說我們會喪失記憶力,會失去保有思想的能力,會失去思考的能力以及構思概念的能力。不過,當初傳播方式從口頭改為書寫的時候,也曾出現過一模一樣的警告。
2018/02/12 | 精選書摘
《紙的世界史》:不要感情用事,我承擔不了比神更愛紙的後果
許多紙本書都在探討數位傳播對人類和文明所造成的毀滅性影響。它們說我們會喪失記憶力,會失去保有思想的能力,會失去思考的能力,以及構思概念的能力。當初傳播方式從口頭改為書寫的時候,也曾出現過一模一樣的警告。
2018/02/04 | Esor Huang
如何利用「電子書」養成更積極的閱讀習慣?
這篇文章不是要說電子書更好,而是要從「如何養成習慣」的角度,跟大家分享我怎麼去轉換思考,來讓習慣真正發生。「電子書」只是剛好在這個閱讀習慣案例中,我用來創造改變的一種工具而已。
出版社哀哀叫,實體書店一家家關門,但現在是閱讀最好的時代
當我們聽到專家學者分析批評說,現在紙本書賣不掉,因為大家都在看電子書,沒人去書店買書,或者說,紙本書不敵電子書,之類的話語,那麼請記住作者的名字。連「網頁」和「電子書」都分不清的人,寫的文章可以不用看了。
2017/07/03 | 精選書摘
「流動ing」:數位媒體開始變成液態,進入串流
人類文明中大多數固定的東西(馬路、摩天大樓)都不會消失。我們會繼續製造類似的物品(椅子、盤子、鞋子),但它們也會得到數位的本質,嵌入晶片(除了少數高價的手工藝品)。
2017/07/02 | 精選書摘
形塑未來的12大科技趨力——「流動ing」:數位媒體開始變成液態,進入串流
人類文明中大多數固定的東西(馬路、摩天大樓)都不會消失。我們會繼續製造類似的物品(椅子、盤子、鞋子),但它們也會得到數位的本質,嵌入晶片(除了少數高價的手工藝品)。
2017/06/04 | 生鮮時書
實體書(店)輸了嗎?書將重獲尊嚴與權威,誰別想取代誰
面對網路書店與電子書快速崛起,我們對實體書店與紙本書的信心動搖了嗎?讀完安伯托.艾可和尚-克洛德.卡里耶爾的《別想擺脫書》之後,不但覺得這個問題是個假命題,而且還對書(店)未來的理解,豁然開朗。
2017/06/04 | 生鮮時書
實體書(店)輸了嗎?書將重獲尊嚴與權威,誰別想取代誰
面對網路書店與電子書快速崛起,我們對實體書店與紙本書的信心動搖了嗎?讀完安伯托.艾可和尚-克洛德.卡里耶爾的《別想擺脫書》之後,不但覺得這個問題是個假命題,而且還對書(店)未來的理解,豁然開朗。
2017/06/03 | TIME
專訪比爾蓋茲,談他對書籍和閱讀的終身熱愛
我蠻幸運有一對會鼓勵我閱讀的父母,閱讀激發了我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我認為這推動我在職業生涯中前進,也幫助了我現在在基金會中所做的事。
2017/06/03 | TIME
專訪比爾蓋茲,談他對書籍和閱讀的終身熱愛
我蠻幸運有一對會鼓勵我閱讀的父母,閱讀激發了我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我認為這推動我在職業生涯中前進,也幫助了我現在在基金會中所做的事。
暢銷作家是怎樣煉成的?他們提供人類最佳的娛樂價值,而且不是為了「錢」而寫
史蒂芬・金說:「許多人瞧不起暢銷作家的文字,但他們大錯特錯,只有學院派的人才會只重視文法、優美的修辭、華麗的詞彙,他們忘記了作品的娛樂性。」
暢銷作家是怎樣煉成的?他們提供人類最佳的娛樂價值,而且不是為了「錢」而寫
史蒂芬・金說:「許多人瞧不起暢銷作家的文字,但他們大錯特錯,只有學院派的人才會只重視文法、優美的修辭、華麗的詞彙,他們忘記了作品的娛樂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