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17 | 李修慧
史嘉蕾喬韓森為何辭演新片?重點不是「跨性別角色該由跨性別演員演」
抗議重點從來不是「跨性別角色就該由跨性別演員主演」,而是「性別少數演員,能否在好萊塢獲得更公平的演出際遇?」
2018/07/16 | 王陽翎
電影變教材:總統也勸不了二人「和解」,是誰的錯?—話說《給我一個道歉》
千萬別以為電影的主旨是「歷史包袱令人很難道歉」,這是「引子」卻非「主旨」,到底《給我一個道歉》(Insult)真正要說的是什麼?作者就此加以剖析。
2018/07/15 | 王薀老師
喜劇泰斗卓別林:人生受困消沉時不以為杵,反而安之若固
足見卓別林一生中,除了善以幽默手法取悅大眾之外,在人生受困消沉時,他不但不以為忤,反而安之若固,繼續他的影藝人生。但公理自在人心,極為諷刺的是過了二十年後,美國卻又頒給卓別林兩次奧斯卡榮譽獎,並且讚譽他對本世紀之電影藝術所做出足為表率之偉蹟。
2018/07/10 | 彭振宣
為什麼人類的超級武器殺不死牠?愛吃核能的哥吉拉,其實是一隻「反核怪獸」
小時候看哥吉拉,最吸引我的是穿插在怪獸與人類戰爭之間緊張刺激的爆破,還有看到都市被破壞的莫名爽快感。長大後看哥吉拉,享受的部分反而是劇情與背後所要傳達的精神。
不為嚇人而拍的恐怖片:《宿怨》以更深刻的手法,勾出靈魂深處的恐懼
電影環繞著Graham一家,以女主角的母親往生起頭,藉由一連串神秘事件,揭開家庭成員間難以抹滅的創傷,迎向急轉之下的駭人命運。劇組以精良的美術設計﹑模型建造,創作出迷人又危險的視覺,並以發揮得宜的攝影技巧,讓觀眾走入導演建立起的魔幻世界。
2018/07/06 | 王陽翎
提早15分鐘離場是《小偷家族》令人不安嗎?對人倫的大衝撃
作者認為,不妨「反方向」重組一次電影《小偷家族》的故事脈絡,再綜合不同角度,也許會有截然不同的感思。
2018/06/30 | 傅紀鋼
基努李維《阿比與阿弟》:B級科幻片中的異類作品
回顧80年代的科幻片,並非創作者想像不到更多元的影像與場景呈現,而是在《侏儸紀公園》之前,CG特效大多只能做出聲光,一如星戰系列以聲光結合模型拍攝的成就,還無法連場景都具象化。而《阿比與阿弟的冒險》以及《阿比與阿弟暢遊鬼門關》,正是其中的代表作。
2018/06/30 | 黑潮之聲
《抓狂美術館》與當代社會:藝術該超脫現實,還是根基於現實生活?
影片出現了虛構的前皇宮美術館,將過去象徵權威的瑞典國王銅像給拆除,換上一個霓虹方框框,宣稱在框框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如此空洞的政治正確口號顯得特別的諷刺,無論在電影裡或現實皆是如此。
2018/06/03 | 精選轉載
港片製作道具紙鈔竟然被判定違法,難道要用冥紙來拍戲嗎?
所有的藝術,只有電影需要經過審查,經過分級,還需要承受「教壞小孩」的偏見,現在連道具都不能自由製作。我不知道整個社會環境到底把電影工作者當成什麼樣的邪惡異端。
2018/06/03 | Giloo紀實影音
「主流」在《音樂共和國》裡的失語
導演的安排固然有著為非主流音樂留下影像紀錄的用意,然而這麼理所當然的邏輯某種程度上卻變成另一種刻板,甚至反過來挑戰它自己的主題:沒有了主流,那還算是完整的泰國音樂風景嗎?
2018/06/02 | 黑潮之聲
日舞影展的反思:一部電影的完成,必須要有「觀影的觀眾」
要用何種方式讓非影視相關的觀眾們能夠看見、看懂,甚至不是只是光有口號地說「支持國片」,而是能夠買票進場,可能才是我們更需要去思考的課題。
怪物崇拜者:《水底情深》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他的暗黑收藏
「只要看一眼這個怪物,就能明白它的故事和目的,以及它代表了什麼。」Guillermo表示,創作怪物需要像做藝術品一樣用心,設計形狀及雕塑輪廓時,應彰顯角色表現力,才能使怪物令人印象深刻。
2018/05/16 | Giloo紀實影音
誰的邊境?從李立劭的「滇緬游擊隊三部曲」談起
記錄者/敘事者的立場不同、身份不同、動機不同,同一件事成了兩件事。甚至也沒有誰說謊,只不過揀選的真實不同。
2018/05/13 | 潘柏翰
《楢山節考》:以生命的傳承為核心,反思生命取捨的界線
楢山節考向我們所拋出的難題正是:在資源有限的生存法則中,取捨生命的倫理準則何在?今村更進一步地引導我們思考:在完成傳宗接代與世代交替的儀式之後,人類能否領悟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番道理,謙卑地繼續與萬物共生死?
2018/05/11 | 史丹福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用18部前作交織出的熱血、激情與感動
電影劇情豐富,幕幕高潮,角色眾多但導演駕馭得很好,導技真心令人拍爛手掌。看《復仇者聯盟》系列其實不止是為了看一部電影,而是為了見證一個時代的回憶。
作家的心聲:這書是我寫的⋯⋯但我好討厭它啊啊啊!
若是讀者在閱讀時從書中找到的是溫暖、樂趣、共鳴甚至救贖,那不管作者喜愛與否,一本書的存在便有其不可被取代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