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23 | 精選書摘

屬於上個世紀的優雅愛慾——閱讀《慾望莊園》

同性戀在這整個故事中,彷彿一個洶湧的暗流,從來沒有在文字中明喻,從來沒有過性慾的描述;這道暗流也從來沒有真的射出來過,但文字依然抒情撩人,正如那個保守,壓抑,卻不失優雅的年代。

2020/06/15 | 鍾喬

《無主之子》:聚焦移工與底層二代青年,反映台灣與第三世界的連帶關係

《無主之子》是一部描述移工與底層二代青年的影片,看似通俗電視劇的一部影片,呈現出移工的典型性「事件」,關於「事件」,在當代影視或劇場美學中,都值得一再探討。

2020/05/22 | TNL特稿

《灣生回家》導演評《路~台灣EXPRESS~》:看清楚我們是怎麼走過來的,才知道接下來要去的路

戰爭像一個巨大漩渦,把所有人都捲進去,毫不留情。一百多年前的清日戰爭,讓日本與台灣有了命運般的連結,而五十年之後的另一場戰爭,又讓台日的關係瞬間中斷。然而真的有辦法全斷嗎?也許有些東西是很難斷的,像是人跟生長土地的關係,人和人之間的情感,哪是說斷就能斷。

2020/05/15 | TNL特稿

《路~台灣EXPRESS~》:台日混血合拍劇, 牽起公視與NHK跨國合作的未來之路

在一段不算短的時間裡,吉田修一的《路》要翻拍成電視劇的傳言,就像是一個都市傳說一樣,因此去年底,小說《路》終於以電視劇《路~台灣EXPRESS~》的樣貌誕生於世,克服了種種限制,不再是樓梯上的聲響,而是看見下樓的身影時,才會讓人如此激動。

2020/03/18 | 林兆彬

《二月廿九》:我已不記得你的名字,卻還記得喜歡你

「我已不記得你的名字,卻還記得喜歡你。」ViuTV劇集《二月廿九》的結局竟然讓我想起經典動畫電影《你的名字》的這句對白。

2019/12/07 | 黎蝸藤

黎小田代表的香港懷舊風,是「英殖」走向「大中華」的文化過渡

對現在年輕一代來說,黎小田大概只是一個名字。但對上一、兩輩人來說,黎小田的歌曲是永恆的回憶。黎小田作曲很數量多,類型也不少,但留在記憶中最深刻的音樂都帶有濃厚的「大中華情結」。

2019/06/28 | 傅紀鋼

《宅男行不行》:本系列堪稱完美的結局,在於謝耳朵自戀了12季後終於覺醒

《宅男行不行》(The Big Bang Theory,生活大爆炸)廣受歡迎的原因在於,劇中宅男是整個世界的歧視對象。搞笑的梗永遠是宅男如何鬧出笑話,奇怪的是觀眾總看不膩。本劇成功的原因是什麼?

2019/05/27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權力遊戲》結局中真正不合理之處

本文會討論《權力遊戲》最後一集其中一個備受批評的發展,包括其真正不合理的地方,以及當中牽涉到的倫理學問題。

2019/05/20 | 李修慧

中國為了「貿易戰」下「限美令」?美國留學主題電視劇被撤檔

中國央視16日開始在黃金時段,改掉原有節目,連續播放了4天「抗美援朝」愛國影片,原定19日開播的電視劇《帶著爸爸去留學》也突遭撤檔。外界解讀,這一系列動作可能是受中美貿易戰影響。

2019/05/20 | 楊不歡

《The Big Bang Theory》由開始到終結 Geek及Nerd從小眾進入主流的12年

《The Big Bang Theory》這套充滿geek氣息的科學類喜劇,在剛播放時的主流文化可算是個創舉,畢竟主角提及的很多內容,在當時還被認為是屬於geek和nerd的小眾文化。

2019/05/13 | 瑞典劉先生

《流沙刑》:透過斯德哥爾摩富二代 揭示瑞典階級差異

看完Netflix上的瑞典連續劇《流沙刑》,這部劇集很勇敢地點出了瑞典正在面臨的問題,也點出了許多下一代正在挑戰瑞典價值觀的例子。

2019/05/10 | 龍華琛

《向西聞記》:只有香港才拍得出的悲喜劇

向西村上春樹善用坊間「呃呃氹氹」技倆,運用其筆觸,寫出無數謊言,奈何揭穿了又是一件國王的新衣,揭穿香港每場鬧劇背後的悲劇。

2019/03/17 | 彭成毅

【封面故事】那些年深入星馬華人心靈的電視劇,和台港都熟悉的主題曲

新加坡政府在1981年決定聘請150多名香港電視專才,重新改造新加坡的電視界。從此,新加坡逐漸發展出自己的演藝圈,也大量產出本土電視界和電視節目。

2018/11/11 | Madeleine

行銷國際的軟實力:西方人為什麼會被韓劇吸引?

其實歐美地區原來對亞洲的電視劇的接受度不高,但近年來有許多拉丁裔、白人與非韓國裔的亞洲人猛追韓劇。想知道韓劇怎麼行銷到國際嗎?首先我們需要了解西方人為何會被韓劇吸引。

2018/11/11 | Madeleine

行銷國際的軟實力:西方人為什麼會被韓劇吸引?

其實歐美地區原來對亞洲的電視劇的接受度不高,但近年來有許多拉丁裔、白人與非韓國裔的亞洲人猛追韓劇。想知道韓劇怎麼行銷到國際嗎?首先我們需要了解西方人為何會被韓劇吸引。

2018/11/03 | TIME

我是穆斯林美國人,而且我在電視劇中飾演一名英雄

現在他變成真正的角色,也出現在電視上,不僅打擊犯罪,而且也有效打破氾濫的刻板印象。而現在世界上所有那些看起來像我的11歲孩子,都可以看到一個跟他們有著相同臉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