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

霸凌(英語:Bullying)又稱欺凌,指的是帶有惡意、情緒的評論、言語或行為,無論時間長短,惡意多還是少,只要是讓人感受惡意的言語或行為,都是霸凌。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3/31 | 貓心(龔佑霖)

【動畫】《暮蟬悲鳴時 業》:國高中生該如何排解被老朋友拋棄、遺忘的痛苦?

《暮蟬鳴泣時 業》的沙都子,雖然對朋友梨花做出了一系列殘忍的報復行為,但我可以深深感覺到她的恨意背後,其實帶著強烈的悲傷與痛苦。當一個國高中生面對同樣處境時,到底該怎麼做呢?我認為有三個重要步驟:

2021/03/14 | TNL 編輯

韓國公眾人物因「校園霸凌」道歉,恐龍家長與權貴讓暴力一發不可收拾

近期韓國社群網路掀起「校園霸凌版」的Me Too運動。但事過境遷,又因加害者成為公眾人物才出現利用輿論揭露的機會,實際上仍正在發生的校園霸凌現象可能還是很難消弭。

2021/03/07 | 精選書摘

陳怡嘉《最難的一堂課》:​​​​​​​特殊生是這世界的肉身菩薩

特殊生不該被視為負擔,而是讓我學會用一種更謙卑的心情來照顧對待。然而, 我對特殊生的教育是:老師的愛是懂你的特殊, 但不讓你特殊!

2021/02/17 | 精選轉載

是玩還是霸凌?防治校園霸凌,教育學者陳利銘提「霸凌知覺嚴重性」

知覺霸凌嚴重與否,會影響教師和學生想不想介入該霸凌事件。長期研究「霸凌知覺嚴重性(perceived severity)」的陳利銘指出:「一個人心中對於霸凌事件嚴重性的感覺,會影響到對霸凌事件的態度。」

2021/02/11 | 《思想坦克》

雞排妹被說「不會聊天就別出來賺錢」,綜藝大老們「霸凌當笑哽」為何成台灣綜藝主流?

新人、女性上綜藝節目,被老男主持人言語霸凌,觀眾數十年來習以為常。也許當曾國城對兒童照樣下手時,觀眾才會開始感到不安。

2021/02/04 | 精選轉載

創傷經驗侷限了我們對自己的看法,該如何重獲心靈自由?

長年受到家庭暴力或情感忽視的孩子,可能認定自己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壞孩子」。這類現象很容易在受創者的身上看到:創傷經驗會侷限一個人對自己的看法,甚至是採用相當負面的方式來定義自己。

2021/02/04 | TNL 編輯

高雄鳳山少女遭5男女搧巴掌、潑飲料施暴,陳其邁:「霸凌絕不容忍!」

高雄鳳山區傳出有未成年林姓女學生遭多名男女霸凌影片,警方漏夜找出涉案的蕭姓少女還有黃姓男子。影片中,一名少女站在多名男女中央,不僅被搧巴掌還潑飲料,讓網友看了感到相當氣憤。

2020/12/27 | 方格子vocus

《聲之形》:日本校園霸凌文化的脈絡釐清與和解

《鬼滅之刃》和《聲之形》這一類的漫畫,無論是否延續了熱血漫畫的傳統王道路線,其角色內在理路之細膩,真可謂寓教於樂於無形,光是這點就功德無量了。

2020/12/14 | Lo's Psychology

電影《無聲》之心理學:間接施害者

經常將「道德」掛在口邊,用看似崇高的理由解釋惡行,心理學稱之為道德辯解(Moral justification)。

2020/12/10 | 精選轉載

如何處理「多面向連續的傷害事件」所引起的「複雜性心理創傷」(CPTSD)?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是網狀、多重事件交叉影響而成的,因此首要處理方式是找出壓力點並發洩情緒。由於事件是網狀,觸發情緒的點很多,所以除了協助個案宣洩情緒外,也要讓個案學會辨識會引起情緒重現的誘發因子,理解情緒重現的經歷是什麼。

2020/11/29 | 精選書摘

《創傷發生得太早》:避免孩子遭遇傷害,重要的是記住「真相在孩子的感受中」

父母怎麼做,才能夠盡早發現孩子被傷害的苗頭?如果孩子遭遇創傷,什麼樣的態度才能夠幫助孩子渡過危機,不留陰影?

2020/11/23 | Lo's Psychology

電影《無聲》之心理學:霸凌循環

在一份2012年發表的長達45年的追蹤研究文獻中,在2759宗兒童性侵犯案件中,有5%的男性受害者長大後變成施虐者,而沒有在兒童時期邁受性侵的男性長大後變成施虐者的比例只有0.6%。

2020/11/15 | 傅紀鋼

「失業保全打小孩」是暴力犯罪,但「社會性抹殺」的輿論就不暴力嗎?

新北市一名保全因為被解雇,心情不佳,到體育場掌摑一名男童,被民眾壓制後送警。這個新聞乍看只是一樁暴力事件,套上個「人渣」標籤即可結案,背後卻是社會的縮影。

2020/11/02 | 方格子vocus

污名與罪名混淆,《無聲》製造了聾人與聽人的絕對對立

電影中最令我震驚的一句話,是當大軍得知貝貝遭遇性侵去找校長,校長反對將事件公開的說詞——難道你要讓她背負被性侵的罪名嗎?

2020/10/25 | 讀者投書

《無聲》是一則震耳欲聾的提醒:人,是單一人稱複數

啟聰學校原是為了補足聽障學童在教育資源上的不足而設立,卻導致聽障學童不但被聽人社會排除出去,甚至害怕「回歸」健全社會。聽障到底是誰的問題?

2020/10/23 | 方格子vocus

《無聲》:「聲不由己」的特教生,點發社會集體省思與改變的彈火

整體而言,雖然有人會批評《無聲》的翻轉過於老套,但這個老套卻是異常精準,即使可以預測,也沒有辦法抵銷它所帶來的後勁與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