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12 | 精選書摘
《共學,共好》:處理「霸凌」要先喚起同理心,釐清孩子討厭他人的原因
為甚麼這對新生父母寧可去看特定時間點上的監視器畫面,也不願聽進我或代課老師在教育現場看到的「整體關係」呢?而回頭去看監視器畫面的這個動機其實蠻有趣的,值得我們去想想。
《逆轉恨意》:面對蟑螂般的網路酸民,你有這四種戰法
瞭解並非和解,並非以德報怨做個爛好人,而是藉由瞭解對方的意圖、作法,化解對自己的傷害,與內心的疙瘩。面對以酸人為樂/業的網路酸民,這是最高段的作法。
2020/06/05 | 精選轉載
【插畫】爆料一時爽,被社會唾棄我更爽
人們慢慢發現這些被特定媒體塑造成「壞人」或「怪人」的他們,其實很多都是受害者,他們亟力隱藏不想被外人看到的一面,卻有人不停來掀他的帽子,而且這個舉動,多半和公眾利益沒有什麼關係。
2020/05/26 | 讀者投書
心理師談負向訊息:你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可能成為別人一輩子的夢魘
在成長的過程中,「別人怎麼看我、對待我」,會形塑、影響著每個人怎麼去看待自己,甚至是認同自己。一個自我形象不夠穩定的人,就更容易被他人的想法與言語給影響。
2020/05/25 | fanny
人言可畏:《雙層公寓》木村花逃不過的「惡魔剪輯」與網路霸凌
2019年10月加入《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的摔角選手木村花,在2020年5月23日凌晨選擇終結生命,結束了22年的青春歲月。《雙層公寓》節目製播單位Netflix表示,對於木村花的悲劇痛心遺憾,「將無限期停止所有《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的製作與新集數的播出。」
2020/05/10 | 精選書摘
《盡情煩惱吧,人生這樣思辨才有答案》:對霸凌者「以牙還牙」有何不可?
霸凌者也有可能轉變為被霸凌者。因為部分被霸凌者抱持著以牙還牙的心態,反霸凌回去,但是這種想法真的正確嗎?還有,以牙還牙真的能就此消弭霸凌事件嗎?
2020/05/07 | 李秉芳
黃姓中尉輕生案,269旅旅長、政戰主任遭調職處分
曾發生洪仲丘事件的陸軍269旅,這已經是1年內第3起自殺事件,國防部報告指出,有2起不排除與部隊管理、工作壓力、同儕互動等因素有關。
2020/04/28 | 方格子vocus
當網路公審成為一種手段,我們究竟傷害了誰?
近年來,這種公開羞辱已經成為一種商業模式,群眾越喜歡這種公開羞辱,這些羞辱就越值錢。之前許志安在計程車上接吻的影片,據聞是以超過150萬的代價賣給媒體,而媒體願意買,是因為大眾點閱換算成的廣告收入,可以遠遠超過購買這個醜聞的代價,我們花在關心這些名人私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會被換算成錢,進而助長這種風氣。
2020/02/10 | 精選轉載
【插畫】傷人的話,隔著螢幕依然傷人
從對新聞人物的人身攻擊,到對被害者的二次傷害,隔著螢幕,人們似乎常默許這種情況發生,卻不知道在真實世界裡傷人的話,隔著螢幕還是一樣的傷人。
2020/01/05 | 既視感
《少年的你》:中共才是人民唯一信仰?現實主義題材淪為大型政宣片
《少年的你》的總總缺點,根本可是被粗暴修剪後的證據,看似大膽關注校園霸凌議題,其實也就是為了那最後極度正向、樂觀,宣示中國政府這些年正積極介入校園霸凌的預防、介入與處置。
2019/12/31 | 讀者投書
葉永鋕離開快20年,「娘炮」、「甲甲」等詞彙卻從未真正自校園消失
預防性霸凌的方式有許多種,其中最根本的乃是改變社會對於性別的固有思想,而這便是教育的職責所在。以下提供幾個預防性霸凌(不完全侷限於針對男性之性霸凌)方向與方式。
2019/12/03 | 林兆彬
《少年的你》成長必然殘酷
如果你今次帶著極大期待去觀看新作《少年的你》,或許你會感到失望。
2019/11/29 | 讀者投書
【霸凌告解室徵稿】「沉默即是幫兇」,我終於明白這個道理
沉默,即是幫兇。你的一句話、一個動作,說不定是對方這一輩子需要治療的傷痕。
2019/11/20 | 讀者投書
【霸凌告解室徵稿】「為什麼你們可以置身事外?」長期目睹霸凌現場的某同學自白
要是現在是我受到這樣子的汙辱,我大概是選擇不為所動,因為我是個可以自己選擇遺忘或是接受那些事情的人,但我知道那個同學不是,所以我記得這一天,因為我知道她絕對無法忘記這天之後發生的事情。
青少年霸凌,其實是模仿大人「踩著別人往上爬」的社會化行為
壞消息是,班上一定會有討厭你的同學,好消息是,班上一定也會有把你當朋友的同學。而被霸凌者需要的是:有更多人願意鼓起被討厭的勇氣,和他站在同一陣線。
2019/11/17 | BabyHome
帶小孩去公園玩,遇到這六種衝突狀況該如何化解?
帶孩子去公園、遊戲場等等,能認識其他小朋友及家長,玩得愉快,但也會有衝突。小孩間吵架了、怎麼辦?其他小孩不跟我的孩子玩、怎麼辦?其他家長護子心切,隨便罵我的小孩、怎麼辦?衝突在所難免,國外親子網站Parents提供以下這些建議,輕鬆化解爭吵場面。
2019/11/17 | 讀者投書
【霸凌告解室徵稿】當真相大白,我才知道旁觀者也對小白造成巨大傷害
我拒絕成為加害者,也不要只是在一旁旁觀,因為旁觀者對被霸凌者一樣會造成巨大的傷害,對我而言,小白是提醒我記得認清事實真相的人,如果能遇見他,我會鼓起勇氣問他:小白,你現在過得好嗎?
2019/11/16 | 讀者投書
【霸凌告解室徵稿】「排擠他人」源於害怕被排擠的不安,於是我先下手為強
直到有一天,遇到了懂得珍惜自己的朋友、師長後,才發現原來過去那些不斷碰撞的過程,根本消弭不了內心真正的脆弱。只有不自信、自卑的弱者,才會不斷的需要靠踐踏他人來膨脹自己的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