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

鬼,又稱鬼魂、幽靈,某些文化習俗或宗教信仰的人認為鬼是生物死亡後遺留下的靈魂。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9/06 | 精選書摘

《鬼獨家》:帶一家人看屋,小鬼卻說有阿姨從衣櫃走出來請他吃糖

「大寶,你怎麼有糖果吃呢?」「剛剛房間有個阿姨給我吃的。」隨後小鬼攤開手掌,掌心是一個撕開的糖果包裝紙。這一幕,讓沒開冷氣的套房氣溫瞬間降到零下四度。

2020/09/06 | 精選書摘

《鬼獨家》:第一次與鬼見面是在一個白天,那時我九歲

我曾看過沒有腿的小男孩,躺在路邊的車子底下;也看過地下室大賣場的商品架上,放著一整排的頭顱。鬼在我眼前越來越具像化,出現的頻率也越來越高,我很害怕但又不敢跟爸媽說,只能閉上眼不停的發抖。

2019/04/15 | 精選書摘

《如果能撫平悲傷》:在找到丈夫遺體前一天深夜,他突然出現在我夢裡

丈夫的遺體找到後,美佳女士每天以淚洗面。她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待在臨時住宅,有時會突然很難過,想放聲大哭。但臨時住宅的隔音效果很差,所以只能壓抑住想哭的情緒。或許死了一切就會解脫——美佳女士隨時都在生與死之間掙扎,根本沒精神重新做生意。

2018/12/31 | 精選書摘

《你好,我是接體員》:來,你看舅舅後面跟著「多少人」回來?

剛開始在這裡上班的時候,我也是幾度差點把「歡迎光臨」喊出來,好險都忍住了,但還是在接聽電話時破了功:「這裡是殯儀館您好,我是大師兄,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我家死人你在高興什麼?!」

2018/12/31 | 精選書摘

《你好,我是接體員》:有些事情如果只有你「看得到」,就不要講

那個救出來的小朋友來的時候,也很奇怪,一樣沒見到大哭,也沒有什麼哀傷的表情,就這樣淡淡地看著,而啞巴阿伯還是在外面哭得很大聲。不過話說回來,家屬探視遺體要哭要笑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你要在裡面手機打開放〈眉飛色舞〉,或是在遺體前面討論怎麼分財產,我們都管不著,也懶得管。

2018/12/29 | 精選書摘

《你好,我是接體員》:來,你看舅舅後面跟著「多少人」回來?

剛開始在這裡上班的時候,我也是幾度差點把「歡迎光臨」喊出來,好險都忍住了,但還是在接聽電話時破了功:「這裡是殯儀館您好,我是大師兄,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我家死人你在高興什麼?!」

2018/12/29 | 精選書摘

《你好,我是接體員》:有些事情如果只有你「看得到」,就不要講

那個救出來的小朋友來的時候,也很奇怪,一樣沒見到大哭,也沒有什麼哀傷的表情,就這樣淡淡地看著,而啞巴阿伯還是在外面哭得很大聲。不過話說回來,家屬探視遺體要哭要笑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你要在裡面手機打開放〈眉飛色舞〉,或是在遺體前面討論怎麼分財產,我們都管不著,也懶得管。

2018/09/29 | 游文瑜

夜半急診室的護理師:寧願坐在電腦前面打盹,也絕對不睡急救室的床

「我閉上眼睛想繼續睡......『起來﹗快起來』、『快離開這裡』。這次搖的更大力,連床都震動了,但我還是沒看到半個人......我嚇死了,立刻從床上爬起來,連鞋子也沒穿就拎著點滴衝出急救室。」

2017/09/25 | 精選書摘

京都的「血天井」:寺院裡染血的天花板

京都有些寺院有血天井,也就是留下血跡的天花板。而且還不是一兩間。

2017/09/25 | 精選書摘

最名副其實的靈異景點:京都的「池」其實很可怕

「若你如此想與我共度人生,那就請殺了我丈夫吧!這樣便答應你。」深夜裡,盛遠按照袈裟御前的指示潛入渡的寢室,一刀便把渡的頭給砍了下來。喜出望外的盛遠在月光下看了首級,卻大驚失色。

2017/09/20 | 精選書摘

最名副其實的靈異景點:京都的「池」其實很可怕

「若你如此想與我共度人生,那就請殺了我丈夫吧!這樣便答應你。」深夜裡,盛遠按照袈裟御前的指示潛入渡的寢室,一刀便把渡的頭給砍了下來。喜出望外的盛遠在月光下看了首級,卻大驚失色。

2017/09/20 | 精選書摘

京都的「血天井」:寺院裡染血的天花板

京都有些寺院有血天井,也就是留下血跡的天花板。而且還不是一兩間。

2017/09/10 | Knock-off Journal

櫻島的異度空間

「夢境」就是我和默默現在身處的酒店房。聽不見任何聲音,淡黃的燈光床頭燈依然亮著,但從門口有一團黑影緩緩進入。

2017/09/10 | Knock-off Journal

櫻島的異度空間

「夢境」就是我和默默現在身處的酒店房。聽不見任何聲音,淡黃的燈光床頭燈依然亮著,但從門口有一團黑影緩緩進入。

2016/09/06 | 民俗亂彈

報告班長!那些年軍中流傳的「黨國鬼話」

這是一種另類的黨國教育,也可以看作是黨國鬼話下所塑造出的一種「民俗」吧。

2016/08/16 | 哇賽!心理學

感覺背後好像有個「人」?神經科學家提供一個可能解釋

研究者認為可能是人們自體感官統合上出了點問題,大腦無法順利統整的情況下產生了多個自我感知,所以就會有那種「我背後好像有什麼」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