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0 | 李修慧
受害人也是加害者?MeToo運動先鋒、義大利女星被指控曾性侵17歲男童星
被指控性侵那天,2013年5月9日,兩人相約在加州的一家飯店,阿基多要求班奈特的家人離開,說她想要「跟演員獨處」。
2018/08/19 | 書傳媒
為什麼後青春期時愛聽的歌,讓我們終生難以忘懷?
音樂「酷」與「不酷」之間的差異,在我們年紀漸長後,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但對許多青少年來說,卻是足以左右他們行為的大事。很多地方政府甚至會利用「不酷」的音樂,阻止青少年在他們不該出現的地方閒晃。
2018/08/18 | 精選書摘
《大英帝國的經驗》:成群結隊施暴,青少年流氓「Hooligan」登場
當然青少年集團的不良偏差行為,並不是在一八九八年的夏天突然爆發的。會在早已變得司空見慣的青少年行為上,賦予「Hooligan」這個新詞彙的原因,究竟是為什麼呢?
2018/08/18 | 傅紀鋼
蔡明亮《青少年哪吒》:成功拍出90年代台灣青少年的茫然感
那是個權威被打倒,全球化網路資訊又還未興起的時代。青少年的茫然感,或許是台灣史上最強烈。早一代的五年級生可以反抗教官和威權,晚一點的世代有更發達的動漫文化與流行文化可以認同,因而誕生出無數宅男腐女。但六年級生呢?
2018/08/05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七):歐巴自殺,我也該跟著「表演」?
主導「維特效應」研究的田洪真教授,曾指出:「媒體大量報導名人自殺新聞,也很可能帶給人們模仿自殺等效應,媒體同仁也應盡可能地克制,這些刺激性的報導。」
2018/08/05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六):《女高怪談》變態六部曲反映韓國「常態」
有一次我打趣地詢問韓國友人,在韓國鬼最多地方是在哪?友人百思不得其解,只聽我淡淡地說出「學校」一詞,友人不發一語地沉默點頭。
2018/08/05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四):校園霸凌太常見,別把自殺當解脫
異化社會內,自殺也是異化的。然而,令我感到擔心的是,人們若遇到人生難題與難關,不再去尋找解決的法子,而是懶於尋找,一死百了。
2018/07/17 | 關懷愛滋
沒有全面的性教育,後果不只是青少年缺乏性知識
只講及生理層面、而禁慾式性教育或是「恐嚇式」性教育是否能成功讓青少年「不做不看不好奇」呢?在這個資訊滿溢的互聯網世界,肯定是不可能的。
2018/06/09 | 波昂刺刺
《漢娜的遺言》:沈重的校園懸疑劇,妖魔化的性侵恐懼
《漢娜的遺言》的播映,讓全球得以聚焦在自殺、性侵、校園霸凌議題,進而廣泛討論。以影集對照臺灣近日事件,你將發現男性霸權的歧視是不分國界地存在。因此我們更應該正視這些議題,杜絕遺憾的發生。
2018/06/01 | 精選書摘
《孩子,我聽你說》:爸媽離婚了,但我卻一直被情緒勒索
坦白說,法院不是個解決親情紛爭最好的地方,因為法官很難在三到五次的庭期,總計時間不過一個小時上下,就可以瞭解你爸媽十二年來的恩怨情仇。
2018/06/01 | 精選書摘
《孩子,我聽你說》:人正真好,顏值到底多重要?
有機會,就多談點戀愛,縱然你以後會忘記那個人叫什麼名字,但是你一定會記得當年為了他跟爸媽鬧翻的往事,還有那種酸酸甜甜的痛苦。
2018/05/17 | 顏正芳
國際不再恐同日:台灣近六成同志學生曾遭性霸凌,有自殺危險者高達31%
每年的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選定這天是因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在1990年5月17日將同性戀從「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中刪除。會有這樣特別的一天,目的是要喚醒世人關注對同性戀、跨性別與雙性戀的恐懼,因性傾向及性別認同,而產生一切加在肉體上及精神上的暴力及不公平對待。
2018/05/12 | 波昂刺刺
《親愛的初戀》:我能跟你一樣擁有「快樂(gay)」的浪漫故事嗎?
《親愛的初戀》是第一部好萊塢主流片廠製作的青少年同志電影。本文解釋其歷史地位,並提供電影解讀,最後反思電影的正面性。
2018/05/08 | 精選書摘
這些勞工子弟,如何使資本主義提供的「服飾、香煙和酒精」為其所用?
「小子們」特別愛在性方面展現相較於「書呆子」的優越感。「鑽出你的殼」,「丟掉你的羞澀」是成為「小子們」一員的一部分,也是「泡妞」的成功途徑。這還是一種對教師和「書呆子」之間關係的扭曲反映。而「服飾」更是他們爭奪權威的陣地之一。
2018/04/19 | 精選書摘
上一堂法國哲學思辨課:如何利用馬基維利《君主論》促進教學?
老師們也常常認為自己必須一肩擔負學生表現的成敗,因此猶疑不決,不敢把教學權力下放給學生。對我來說,一個真正的教育者在教學過程中會愈來愈無為而治,給每個學生展現自我的機會,讓他們盡情自由發揮。
2018/04/04 | 精選書摘
青春期的孩子打工,會不會引發親子間的爭吵?
就我們家來說,打工這檔事,大家都很有共識。就我來說,因為已經花了不少時間去了解孩子的工作內容、求職過程、職場環境與工作情緒,所以親子間有很深厚的互信,孩子會覺得跟我們談話是有意義的,大人的話語是有建設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