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25 | 法操FOLLAW
從真人真事改編電影《非常上訴》,反思證據取得與死刑存廢
《非常上訴(Conviction)》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故事描述女主角貝蒂的哥哥肯尼,因遭警方誣陷為殺人兇手而入獄。貝蒂為證明肯尼的清白,決定成為一名律師。本片有幾個值得討論的議題。例如:DNA鑑定技術的出現,以及證人的口供。
2018/07/11 | Abby Huang
沒有科學證據、遭到刑求的自白能判死嗎?監委為死囚謝志宏提「非常上訴」
王美玉認為,國家機構「剝奪一個人生命時候,可以證據不齊全、不正當、有瑕疵嗎?」如果這樣還可以論處死刑,令人遺憾,完全違背人權,她並且指出,「我相信他(謝志宏)是冤獄」。
2018/02/19 | 羊正鈺
一個27歲房仲,因朋友「偽證」變成「運毒集團老大」被判無期徒刑
邱顯智:「鄭性澤告訴我,他覺得蕭案應該是冤案,雖然已經判決確定,但希望我可以去探視,見他一面。我心想,連死刑冤錯案的當事人鄭性澤都說,蕭有冤枉,看起來是非去不可了。」
2017/09/29 | 羊正鈺
「政府要我們傳承文化,又要抓人」原住民打獵遭判刑,最高法院首度聲請釋憲
最高法院去年決議開庭審理本件非常上訴,不僅創下非常上訴案首度由合議庭開庭聽取檢辯及專家學者陳述意見的紀錄,更是第一次透過網路直播開庭過程,如今最高法院合議庭再裁定全案停止審理,聲請大法官釋憲,再度寫下最高法院的新記錄。
就算不談人權,死刑是為了公平正義,還是滿足民眾嗜殺的慾望?
再說一次,我從頭到尾沒有在談「人權」這種聽起來似乎很偉大很高尚的東西。我在談「人性」,我在談論的是人的本身。所以,我們不應該問他是否有沒有教化可能性,而是應該要問:「到底怎樣才叫做『毫無』教化可能性?」而必須以死刑來讓他永遠消失。
2016/07/15 | Kenzo
沒證據也能判死刑? 檢察總長為死囚邱和順提起非常上訴
此案纏訟27年,民間司改會認為,檢警方面提出的證據力有相當大的瑕疵,邱和順遭到誣陷。而邱和順遭逮捕後,曾經歷過偵訊階段的一名退休刑警也替邱和順喊冤,強調邱和順根本是被警方不當取供、做出不實自白。
2016/05/12 | 極憲焦點
執行死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10個QA帶你了解台灣槍斃的程序
正當法律程序,就是為了從制度性的去保障一切可能因為人性所產生的錯誤。為了避免錯誤,每次的處理都應該照著制度去走,才是真正證明我們是一個法治的國家。
2016/05/12 | 精選轉載
鄭捷「伏法」後,這個國家第三次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恐懼
我們只是希望在確定死刑判決的過程中,能夠程序上更謹慎、更小心,還有更注意被告為自己發言與辯護的權力。但諷刺的是,越具爭議性的案件,程序的瑕疵似乎也越多,謝依涵是如此,鄭捷也是。
2016/04/12 | Sid Weng
鄭性澤:失去自由的第5210天,我多麼希望數字就此停止
鄭性澤的辯護律師羅秉成指出:「檢辯提出的新事證,都足以重啟再審,並且改變判決,如果檢方認為也該改判,檢察官應該釋放鄭性澤。」
2015/12/15 | Zou Chi
「原判決違法!」原住民打獵侍母遭判刑 檢察總長提非常上訴
最高檢察署認為,依原審法院的解釋,可能造成原住民族發展及其特有文化的歧視,更違反當初允許原住民自製獵槍的立法宗旨。
2015/12/08 | Kenzo
打獵坐牢憂老母無人照顧 原民孝子:可以把媽媽帶進去嗎?
王光祿的族人說,在外來文化統治下的幾百年間,原住民文化快速流失,現在一個獵人竟要被關進中華民國大牢裡,「我們這麼珍貴的一位耆老因為荒謬的法律被關進監獄裡,大家覺得合理嗎?」
2015/09/17 | Kenzo
鄭性澤殺警案疑點重重 監委申請調查「盼還當事人公道」
從2002年案發入獄後,截至今天為止,死囚鄭性澤已在牢中度過了5000多個日子、耗費了13個年頭,依舊徘徊在鐵窗邊等待平反與自由。
2015/03/29 | 議誌 i-tsi
只要能填飽肚子跟保有人權,統獨跟主權還重要嗎?
或許是「東亞民主示範區」的宣示使然,多數台灣人並不認為有必要面對這樣的認知混淆,最常聽見的說法就是「只要能填飽肚子,統獨重要嗎?」、「只要活得有人權,主權重要嗎?」。確實,在馬斯洛的需求層級理論中,人類的需求是有順序之分的,只要能填飽肚子跟保有人權,統獨跟主權好像真的沒這麼重要。但如果這兩者是存在著連動關係呢?
2014/09/05 | 羊正鈺
檢察總長顏大和首提「非常上訴」救援死囚鄭性澤
顏大和認為鄭性澤殺警案偵辦過程確有可疑,有必要重新審判,日前向最高法院聲請非常上訴,也是他接任檢察總長後,首度為死囚提起非常上訴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