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12 | 精選書摘

《裡面的裡面》小說選摘:全島大屠殺,他們這群過去的共產黨人再度成為目標

《裡面的裡面》以真實的歷史背景為故事的舞台,埋藏了信仔告別世間的最後幻想,小說並虛構了一位將來能破譯信息的後裔。而這名後裔,將追尋所有被抹去的痕跡、聆聽沉默的聲音、思考那不可思考的事物,最終,虛構起信仔以及他們的故事。

2020/06/04 | Giloo紀實影音

【司法院線上影展】《地厚天高》:香港本土派領袖梁天琦,卸下政治鬥爭的平凡樣貌

或許梁天琦在反送中運動時透過臉書寫下的一封信提到:「再者,當本應解決社會問題的人選擇漠視社會問題,反而熱衷於將香港的命運放上賭桌作政治豪賭,我們需要的,不是以自己寶貴的生命與之對賭,而是在患難中的忍耐、老練和盼望。」,正可以成為這部紀錄片的後記。

2020/03/25 | 精選書摘

《獨裁者的進化》:從別國抗爭中得到教訓與靈感的人,不只獨裁者而已

各國的運動組織,不只想要抄襲成功民主運動的文宣訴求與運動符號而已,他們還想知道背後的策略、技巧究竟是什麼。所以,為了回應這種需求,為了幫助各國正在反抗獨裁者與專制政權的組織,前運動組織已經串連成一個網路,許多受過高度訓練的個人也挺身而出。

2019/07/23 | 精選書摘

胡適:抬出孔聖人,有如戲劇情節不通後搬出觀音菩薩解圍

革命的一點進步不是孔夫子之賜,是大家努力革命的結果,是大家接受了一個新世界的新文明的結果。

2019/07/22 | 精選書摘

胡適〈寫在孔子誕辰紀念之後〉:抬出孔聖人,培養「國民精神上之人格、民族的自信」?

可憐的沒有信心的老革命黨呵!你們要革命,現在革命做到了這二十年的空前大進步,你們反不認得它了。這二十年的一點進步不是孔夫子之賜,是大家努力革命的結果,是大家接受了一個新世界的新文明的結果。

2019/06/24 | 精選書摘

《羊憶蓉隨筆》:知識分子搞革命

革命的弔詭在此:革命如果「不成功便成仁」,或可停留於永遠的悲壯;革命一旦成功,多半也就是和革命精神分道揚鑣之時;又如果成功得更徹底,恐怕就醞釀出又一波革命將興起的溫床了。

2019/06/11 | 余杰

《1927:共和崩潰》自序:如果崩潰的不是共和,而是中國

一九二七年,中國沒有崩潰,共和崩潰了,大部分中國人選擇了一條通往奴役之路。這是中國人自作自受。今天的中國人仍然在承擔此一苦果。而要擺脫大一統、中央集權、獨裁專制的「地獄國」處境,中國人首先需要完成一場全新的心靈變革。

2019/05/22 | 張宇韶

習近平發現,中國政權覆亡的循環規律又開始了

習近平在十九大之後的各項政治作為,顯然已經超越了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的各項初衷。

2019/05/22 | 張宇韶

習近平發現,中國歷朝政權覆亡的循環規律又開始了

在各種「銳實力」的全球經濟攻勢下,美中經貿大戰對於中國的經濟社會帶來了莫大的挑戰,也使得習近平開始認識到,中國政權覆亡的循環規律儼然開始浮現。

2018/12/23 | 精選書摘

《群眾運動聖經》:抗拒變革和熱望變革,事實上是同源的

成功者內心深處相信,他們的成功是環境中各種偶然因素加在一起造就的。哪怕他一直成功,他的自信仍然不會是百分百的。他不敢斷言自己知道造就他成功的一切因素。

2018/11/24 | 精選書摘

李明璁《邊讀 邊走》:在革命廢墟的瓦礫裡,尋找新芽

如果島國上的「動物農莊」又再次淪為一座革命廢墟,那我們也只能繼續嘗試在灰燼瓦礫中,尋找會發新芽的小種子。

2018/11/24 | 讀者投書

歷史上的輪替和叛亂,幾乎都是「官逼民反」

中國歷史幾千年來,沒有不易子而食,人吃人的朝代,而政權的輪替,表面上是戰亂,其實幾乎都是——官逼民反。

2018/11/16 | 《思想坦克》

《不曾結束的一戰》書評:百年後的今天,為什麼還要談一戰?

重新回顧這段歷史,對當前的臺灣有什麼啟示呢?橫亙在書中的三個主要軸線,一是戰爭經驗的延續與轉移,二是對「民族國家」理想實踐的暴力性格的反省,第三則是國際政治與人民主權的難以調和。

2018/11/01 | 余杰

從菩薩到魔王(下):中國最早的蘇維埃,變成狂熱的殺人政體

彭湃指揮農民殺人燒城,共產黨因此被當地百姓稱為「殺人黨」。到了後期,「反革命」的定義已擴大為:凡是藏匿家族富有成員的財產,均是「反革命」,均有可能被處以死刑。

2018/11/01 | 余杰

從菩薩到魔王(上):彭湃成立「農民運動講習所」,就是共黨的黃埔軍校

蔣介石失敗前沒有想到的,也是彭湃生前沒有看到的,是一個有悖於常識的事實:規模很小的農民運動講習所成為黃埔軍校的剋星。共產黨對農民講習所的壟斷,使農民運動成為共產黨的「獨門絕活」。

2018/10/20 | 精選書摘

安地斯山脈傳奇故事:切・格瓦拉知道,唯有「革命」才能改善生活

格瓦拉從小是天主教徒,後為無神論者,最終卻成為真正的信徒:他現在徹徹底底相信,馬克思對於如何臻至社會烏托邦的處方不只是理論,而是事實。

2018/07/29 | 精選書摘

《散步在華爾街的馬克思》:若史達林扭曲馬克思主義,那法西斯也扭曲了資本主義

社會主義革命必定得是民主革命,因為只有統治階級才是非民主的少數派;正由於這樣的叛變必然有群眾的參與,因此他們正好成了反制過度暴力最穩固的壁壘,所以最有可能成功的革命,也可能是最溫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