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韓國電視劇(韓語:한국드라마),簡稱韓劇(韓語:한드),指韓國拍攝製作的電視劇。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6/21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專訪】韓國駐台代表:韓台共享民主理念,半導體業不是只有競爭關係

「等爬到玉山頂,我想拿著一樣東西拍照」,鄭炳元從皮夾掏出新台幣千元大鈔,指著上面印著的玉山主峰圖樣,表情非常嚮往。他盛讚台灣有很多美麗山脈,在駐台公務之餘,最大目標就是爬遍台灣所有的山,阿里山、七星山、大屯山等都是他的口袋名單。

2022/06/18 | 讀者投書

【韓劇】《我們的藍調時光》:就像閔宣亞,全台也有146萬人深受憂鬱症所苦

如同一開始引述宣亞所描述的發病狀況,憂鬱症發作時,是沒辦法控制自己什麼時候能結束、什麼時候能不再難過。而身邊的人不斷地提醒,要努力地去克服並走出陰霾,對於患者而言是一次次的傷害,因為沒有人會比患者更想脫離那樣的情緒,也沒有人能明白他們為了好起來,付出了多少努力。

2022/06/16 | 雪影劇場

《我們的藍調時光》:玉冬與東昔的催淚故事,從劇情細節看玉冬生平與改嫁因果

玉冬的行為,最令人困惑不解的,也許是 (1)為何她在東伊死後極速改嫁,(2)為何堅持改嫁後要東昔叫她阿姨,(3)為何不對東昔道歉也不說愛他?這些大概可以從劇中一些細節推測出來。

2022/02/06 | 方格子vocus

「越在地越國際」只是天真的誤會,就像「跳街舞來政令宣導」一樣尷尬

「愈在地愈國際」佔用了一個絕佳的句型:做到A就能擁有B。但是從實例裡我們都知道,在地這項條件,對外銷並沒有絕對的幫助,想要讓世界看見台灣、好想贏韓國、想跟國際接軌的人,檢視一下對在地化和國際化之間的一廂情願。

2022/02/02 | 方格子vocus

討論K-pop如何以團體戰術征服全球粉絲之前,必須先說明《魷魚遊戲》為何大獲成功?

很多人會由單一作品來討論韓國的影視娛樂產業為何成功,但這些論述可能都無法切重要害,因為若只討論作品不討論產業、只看產業不考慮市場,都沒辦法理解這些事情,為什麼會這樣發生。

2021/10/21 | 雪影劇場

韓劇《海岸村恰恰恰》不只海與愛情,還有由孩童至老年,人生每階段濃縮故事

起初以為《海岸村ChaChaCha》只是以男女主角的愛情為主線,再配以的日常瑣事而成,沒想到在大結局前的劇情,越來越明顯確立了劇中嘗試加進人生不同階段的各種議題。

2021/10/19 | 方格子vocus

極端高工時、低薪、暴力橫行,《魷魚遊戲》熱潮能否拯救「消逝的韓光」?

Netflix自2018年進軍南韓以來,已先後在韓劇內容上投入了數千億韓元的資金,也產出了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累積了幾年的口碑終於在《魷魚遊戲》上一口氣爆發!也讓人不禁想到《消逝的韓光》一書。

2021/09/29 | 芬多經

【串流哈燒片】《魷魚遊戲》:窮人沒辦法用錢買到快樂,真實人生比遊戲更像地獄

窮人沒辦法用錢買到快樂,有錢人用錢買不到快樂,魷魚遊戲是血淋淋的殺戮遊戲,但回到現實日常生活中,卻發現真實的人生比遊戲更像地獄。「經歷過這些,你還相信人嗎?」

2021/09/27 | 林兆彬

《魷魚遊戲》:華麗大製作掩蓋瑕疵

《魷魚遊戲》導演兼編劇黃東赫的代表作有2011年的電影《無聲吶喊》,而今次是他首次製作劇集。

2021/04/22 | Lo's Psychology

《Mouse》:真的有「精神病態基因」嗎?淺談MAOA基因

缺少或擁有變異MAOA基因並不代表一個人必定會成為殺人犯,後天環境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2021/03/29 | 漫遊藝術史

韓劇《男朋友》與「韓國抽象畫之父」金煥基的浪漫邂逅

韓劇《男朋友》的空間安排與本文探討的金煥基的藝術生涯有些許關聯。

2020/03/23 | 高紹沖

北韓神秘宣傳策略,鎖國難度增加只好「以不變應萬變」

從韓劇《愛的迫降》來看,拜現代科技之賜,諸如手機在邊境能收到中國東北訊號或部分韓國基督教團體積極的「滲透」,以及近幾年隨著金正恩上台後兩韓關係和緩,隨之加大的對外開放力度,北韓的鎖國已比過去困難許多。

2020/03/18 | 方格子vocus

《梨泰院CLASS》的姓名之謎,從特別的「朴世路」翻譯說起

在韓國,人名可大致分成兩種,韓文名加上對應的漢字名,以及純韓文名。漢字名之於中文使用圈特別重要,若不採用韓國演員、歌手的原漢字名,可能會造成各地譯名的差異。本文不談劇情,而談談朴敘俊飾演的男主角「박새로이」,這個特別的名字。

2020/03/10 | 李展鵬

橫掃奧斯卡的《上流寄生族》如何代表了這個時代?

《上流寄生族》在奧斯卡打破外語片的紀錄,奪得最佳電影等大獎,超越了20年前的《臥虎藏龍》。韓國片的厲害,背後有什麼故事?又為華語片帶來什麼反思?

2020/02/16 | 陳慶德

從韓劇《愛的迫降》到電影《白頭山》,看到有別以往的「兩韓一家親」

這兩部片子除了劇作家各自以南北韓人民日常生活,與南北韓國際現況為主軸,溫馨地呈現出南北韓一家親,甚至統一的期待外,也一轉過往北韓政府主動想要統一韓半島的形象,然而現今受到主流民意、強勢收視率支持的韓半島統一議題,真的可以讓人期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