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恐同」籠罩的大韓民國,婚姻平權走得比台灣更艱辛
韓國民間團體原本預定舉行包括同志遊行在內的「酷兒文化祭典」,卻遭百般阻撓,最後演變成以基督教會為首的反對團體霸凌與攻擊的事件。幾天後,檢核新任憲法裁判官的聽證會上,同志議題再次成為韓國政治人物赤裸攻擊的道具。
2018/09/18 | 李秉芳
第3次「文金會」:除了金正恩和文在寅緊緊抱在一起,還要談什麼?
文在寅稍早從青瓦台離開前往首爾機場時表示,如果他這次出訪北韓,能幫助美國和北韓重啟對話,那麼他的北韓行就成功了。
2018/09/15 | 陳慶德
面對41度熱浪,首爾如何在炎炎夏日推動節能減碳?
韓國如何在日漸炎熱的夏日推動環保議題呢?年年高溫攀升的韓國,其實早在2012年就由首爾市政府喊出「減少再蓋一個核電廠」的口號,以身作則地做為節約能源的先驅與典範。
2018/09/12 | 精選書摘
《鄉間的幸福出版》:釜山獨立出版社,不忘記為世界留下好書的抱負
往後的出版社必須要成為內容文化生產、流通、消費的根據地才行,山鷹出版社為了讓在地人才在地方就業,透過與地方大學的產學合作,安排了幾個相關項目。山鷹作為地方出版社,秉持著企業的社會責任,努力協助養成地方優秀人才。
2018/09/12 | 精選書摘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投入「反對高樓大廈運動」的韓國里長
身兼里長的姜守乭教授在調查後發現,他所居住的新安里原本並不是建造高樓大廈的預定地,在都市計畫中,其實是要將新安里打造成以低層建築為主的大學文化城,但建商卻盜用居民的名字製作假資料,將此處改成可以建造高樓大廈的地區。
2018/09/11 | 高紹沖
兩韓觀點大不同:韓戰到底是保衛祖國,還是時代悲劇?
韓戰後,參戰方皆建立博物館紀念這場慘烈的戰役,我也刻意走訪,卻發現相同的戰役有著截然不同的解讀觀點,請聽我娓娓道來。
韓國有線電視異軍突起,傳統「老三台」面臨生存危機
目前,韓國老3台節目都還維持一定品質,並未為競逐收視率而出現如台灣新聞脫序或廉價化製播的問題。處於關鍵時刻的老3台,若無長遠戰略,陷入沒落之深淵,將越來越難以翻身。
2018/08/24 | 李修慧
朴槿惠「閨蜜門」二審加重刑責:共被判33年徒刑
南韓高等法院加重刑責,判朴槿惠25年徒刑,併科200億韓元(約新台幣5.5億)罰金。」
即使文在寅支持率下滑,淪為笑柄的在野黨依然零存在感
文在寅的執政蜜月期進入尾聲,民意支持不若以往,但作為最大在野黨的保守派自由韓國黨,民調依然低迷。「走下坡的執政黨」和「不振的在野黨」,成為當下韓國政局另一困境。
2018/08/20 | 史丹福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恩怨情仇大爆發
我欣賞電影的內涵,欣賞電影所說的故事,但它說故事的手法就真的尚有改進空間。
2018/08/15 | Abby Huang
韓國「文在寅接班人」性侵女秘書一審判無罪 法院:「她事後還到美容院做頭髮」
在南韓,性侵案件往往偏向對男性有利的結果,女性受害者被批評沒有表現得「正常」、或沒有在揭露性行為時表現出「必要的羞恥」。
2018/08/05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七):歐巴自殺,我也該跟著「表演」?
主導「維特效應」研究的田洪真教授,曾指出:「媒體大量報導名人自殺新聞,也很可能帶給人們模仿自殺等效應,媒體同仁也應盡可能地克制,這些刺激性的報導。」
2018/08/05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六):《女高怪談》變態六部曲反映韓國「常態」
有一次我打趣地詢問韓國友人,在韓國鬼最多地方是在哪?友人百思不得其解,只聽我淡淡地說出「學校」一詞,友人不發一語地沉默點頭。
2018/08/05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五):世越號背後的悲痛與低生育率衝擊
位於全球普遍生育率總是排名倒數前幾名的韓國而言,遭遇到世越號此重大不幸事故,可猜想會對大多數中壯年的韓國夫婦,與此社會造成多大的衝擊。
2018/08/05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四):校園霸凌太常見,別把自殺當解脫
異化社會內,自殺也是異化的。然而,令我感到擔心的是,人們若遇到人生難題與難關,不再去尋找解決的法子,而是懶於尋找,一死百了。
2018/08/04 | 黎蝸藤
從領海吵到領空,中韓「蘇岩礁」領土爭議誰有理?
中國正和日本交惡,韓國是刻意拉攏的對象。韓國毫不意外地站在了美日的一方譴責中國。但這也幫了韓國一個忙,正好趁這個機會做到了幾十年來做不到的事:名正言順地把蘇岩礁納入識別區中,美日也都無法說不。
無法與財閥切割,文大統領蜜月期將盡?
在韓朝美開始正式展開對話協商後,「外交」帶給文總統的利多,目前已發揮到極限,陷入停滯,而很快地,選民開始把與自己切身有感的經濟問題,反映在對政府的評價上。
2018/07/28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三):韓國學子的學貸與殺人學費
若以狂漲的大學費用換算起來,一個家庭若以最嚴峻的考驗,只有一人家長工作,收入為最低的157萬韓圜,得不吃不喝將近三個月,才勉強能納得起讀人文科學的小孩子一年的學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