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何老師,他們來還願了——迷信與破除迷信的古人
其實信仰與迷信只是一線之隔,信仰讓我們在迷茫時找到療癒與救贖,但過度沈迷難免失去理智。我們花費了漫長的歷史,讓自己成為更理性更進步的生物,這不是很偉大的文明積累所在嗎?
2018/12/24 | 王偉雄
傳道、授業、解惑以外,我更重視另一項教學目的
我更重視的教學目的是韓愈沒有提及的:擴闊學生的視角,幫助他們認識不同的視角,以及讓他們明白到每個視角都有其限制。
2017/11/12 | 精選書摘
被貶謫到南方的吃貨:柳宗元不僅吃青蛙,還很愛吃
潮州與柳州都是唐帝國的南方邊疆,韓愈與柳宗元兩人可說是陷入人生的嚴重低潮。不過在他們往來的詩文中,除了談人生、談環境、談挫折、談思想等種種偉大理想和抱負之外,也不忘談吃⋯⋯
談「二十五歲死亡,七十五歲下葬」:欸,還記得年輕時的自己嗎?
孩子跟我說:「老師,你上課教過我們『不平則鳴』,我現在『鳴』了,結果不及格,這又怎麼辦?」
韓愈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但問題可能是出在粗暴對待千里馬的人
期待「伯樂」的出現,來自傳統的「人治」思維。古時文人得不到上位者的賞識,能做的事情其實很有限。
為什麼國文老師每年前兩堂課要教「白目」的韓愈
這社會上永遠有一群人貪得無厭,再用氾濫的權利掩蓋著真相,卻也永遠有一群人總不顧一切去揭露這一切,甚至不惜賭上自己的青春、未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