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

音樂劇或樂劇(英語:Musical theater,簡稱Musicals),早期譯稱為歌舞劇,還有官方曾譯百老匯輕歌劇。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9/18 | 黃皓筠

敵不過疫情衝擊,百老匯最長壽音樂劇《歌劇魅影》明年2月結束演出

百老匯最長壽音樂劇《歌劇魅影》雖熬過經濟衰退、戰爭、文化變遷等挑戰,仍不敵疫情海嘯,將在明年結束演出。雖然《歌劇魅影》的結束讓人不捨,該劇將在2023年首次以中文在中國演出,上個月也在雪梨歌劇院首次亮相,以不同的型式與地點與觀眾再次見面。

2022/03/28 | 藝遊嚮導

【藝遊嚮導】3/29~4/04:台灣祭、仲夏夜汁夢、榮情蜜意張國榮影展,本週還有哪些精彩藝文活動?

「能一起聽團是最棒的事」4月相約《台灣祭》在墾丁盡情享受!另外,「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試營運中,台南人劇團《仲夏夜汁夢》將在全台最大的實驗劇場空間「藍盒子」演出。

2022/01/05 | 德尼思化

《tick, tick… BOOM!》:驅使你堅守理想的,是恐懼抑或愛?

觀影變成倒數,嘀嘀答答,命運早已註定。流星何以動人?於剎那燃亮宇宙黑幕。電影將Jonathan Larson焚燒的熾熱,呈現人前。

2021/07/03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街頭相對論】夏宇童 X 周定緯 X 叉燒:舞台是一個開關,幫我們把本性放出來

夏宇童:其實,是……只是以前排斥演可愛、撒嬌、拔高嗓子,我都會想:「我就沒有這些東西啊啊,為什麼要逼我?」但後來發現舞台像一個開關,我只要站上去,就可以很開心、勇於呈現自己的可愛特質。

2021/07/02 | 精選轉載

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回應《勸世三姊妹》「台語國罵」爭議

我正面看待這次爭議。對衛武營來說,這次反而是一個很好的跟社會大眾溝通的機會:像這樣含有「不雅字眼」的節目,到底能不能、應不應在「國家級劇院」衛武營上演?

2021/02/03 | 精選書摘

《我是黃,也是白,還帶著一點藍》:看來兒子的死對頭,是個極端種族歧視主義者

或許他覺得能談種族歧視這種事的對象,不是身為白人的父親,而是東方人的母親。我不知道兒子為什麼會這麼想,但他似乎覺得自己有著「白人」與「非白人」的雙重身分,而且這兩者無法合而為一。

2019/12/28 | 港台電視31

「鋼琴王子」陳雋騫的父子情

父親擅唱,有一年父親節,Phoebus嘗試邀請他一起在商場表演,父親竟然答應,從此每年父親節就成為父子倆的商場舞台。

2019/06/21 | 賈小米

【焦點院線】《火箭人》:艾爾頓強自製傳記,難能可貴的R級大製作

皇后樂團與艾爾頓強都是開創流行音樂新浪潮的代表人物,但兩部傳記電影-《波西米亞狂想曲》與《火箭人》給我的感覺都是相當公式化,無法與本尊一樣創新。

2019/06/09 | 放映週報

【線上紀錄片】《美麗事.殘破世》:資本主義社會的紀實寫照

這部紀錄片描述人類 — 機械拼裝的四個章節,是當代社會工作樣態的典型寫照,我們誰不是將一生的時間貢獻給生產、販賣或重新利用各種物品的單位或組織?連非營利組織也是忙著將「物」資提供給需要的人。

2018/03/12 | 羊正鈺

百老匯的《貓》槓上《少女的祈禱》,台北市首例要求垃圾車開「靜音」

一個是百老匯經典音樂劇《貓》,一個是垃圾車經典音樂《少女的祈禱》,怎麼也沒想到,這兩者竟然會有衝突。

2017/09/16 | AQ廣藝誌

老媽和我,有時還有音樂劇:陳品伶音樂劇之路

音樂劇演員陳品伶的演出作品《最美的一天》即將上演,本次QBO採訪陳品伶及其母親,在母女隨談之中探究音樂劇路的點點滴滴。

2017/04/06 | 半本 Semi-

對性別酷兒的再思——從性別文化節說起

看畢這齣音樂劇,加上演出後的嘉賓分享,的確是擴闊了自己對於性別的想像,對於「性別」有著更多的思考。

2017/04/06 | 半本 Semi-

對性別酷兒的再思——從性別文化節說起

看畢這齣音樂劇,加上演出後的嘉賓分享,的確是擴闊了自己對於性別的想像,對於「性別」有著更多的思考。

2016/12/04 | AQ廣藝誌

當劇院成為生活:德國音樂劇的遍地風流

輕歌劇、音樂劇在19世紀末的德國,通俗地流行著,1920-30年代的柏林,更被稱作是輕歌劇、音樂劇的銀色時代。即便到了現代,劇院仍然是德國人生活重要的空間。

2016/11/12 | AQ廣藝誌

亞洲音樂劇之都:30分鐘,從首爾到達百老匯

在首爾各個角落都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音樂劇宣傳文宣,如果你有心想要欣賞一場音樂劇,只需要30分鐘的路程,從頗具規模的「首爾藝術殿堂」到「大學路」的地下室小劇場,都可以欣賞到各式各樣的音樂劇,這就是為何首爾有「東方百老匯」之稱的原因。

2016/07/16 | AQ廣藝誌

「老師,我想做七龍珠!」──玩勮工廠科幻武俠音樂劇《百舌》

許弘蔚從小就是個動漫宅。戲劇系一路念到了畢業製作的當頭,才終於吐露了埋藏已久的心願:「我想要做七龍珠!」主修老師聽了覺得很荒謬,同學們卻紛紛想來參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