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2 | 李秉芳
「撐不下去了」主辦單位聲請破產致歉,嘉義在地的「覺醒音樂祭」可能停辦
合作廠商表示覺醒藝術賣「未來票」,像是明年的覺醒音樂祭他被告知已經賣出1萬5000多張,每張2000元左右,現金應該至少有2到3000萬元,卻宣布破產,他無法接受。
2019/09/21 | 公務門小三
高雄市府和議員都說「支持」大港開唱,為何大港還是不唱?
不是標案名稱內含團體名字的就叫「量身訂做」,更何況大港開唱是補助案不是標案,那些說大港開唱拿政府補助為何還要售票的人應該想想,難道政府補助Gogoro你就可以免費騎回家嗎?
2019/09/12 | 李修慧
被高雄政府「找麻煩」?大港開唱改口:說「停辦」太沉重,明年先休息
高雄市文化局表示,自2010年起,持續補助大港開唱的經費,鄭重澄清絕無「查水錶」。但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文創發展中心也證實,政風單位針對民代或外界質疑,曾循相關局處調閱大港開唱相關資料。
2019/09/10 | TIME
「你去過Coachella/Glastonbury嗎?」——音樂節如何變成的歌手搖錢樹?
根據研究調查,千禧世代最重視的就是體驗:57%的受訪者表示,旅遊和看世界比擁有房子更重要,對藝人來說,和過往筋疲力竭的巡迴演出相比,只要飛去出席、領走六位數美元的酬勞,然後就可以飛回家。
2019/07/31 | 李秉芳
【不務正業?】我參與蓋了個公社,但現在我想試著當普通人
跟著創始人一起實踐合作生生活5年,小C一度完全投入,但現在萌生過一般人生活的念頭。
2019/06/12 | 鹹派
在「覺醒」前回顧「大港開唱」:你還有在喘氣喔?來自南部樂迷的親切問候
大港開唱、春吶以及覺醒為台灣的三大音樂祭,其發展脈絡、表演形式上都有所不同。在六月底「覺醒」即將開場之前,讓我們再一次回顧「大港」。許多樂團在音樂祭中有許多更新的嘗試,樂迷或許也為自己開發除了音樂季之外更多的聆聽方式及可能。
2019/05/15 | 鹹派
春吶走進來,高雄發大財?高雄市政府如何賠錢又摧毀獨立音樂場景(上)
當人們說我要去春天吶喊的時候,其實並不僅是表達自己要去一個名為「春天吶喊」的表演場合,絕大多數的人是在陳述,他要在春假這段期間前往南部墾丁的狂歡盛宴。
2019/05/05 | 李秉芳
春吶首度移師高雄,人氣和卡司遭批最老音樂祭將「走入歷史」
春天吶喊過去由2位美籍音樂人舉辦,以獨立樂團為號召,不過今年改到高雄後節目改為流行歌手為主,有網友起底主辦團隊已經「換人做」。
2018/12/08 | Giloo紀實影音
紀錄之光《蚵子寮漁村紀事》:你相信我嗎?一萬塊拿來,我再跟你說要幹嘛!
這部片不叫「蚵寮漁村小搖滾」,而是《蚵子寮漁村紀事》,所紀之事,是透過小搖滾,漁村人們乃至於漁村本身的生命展現怎樣的震撼、怎樣的「搖滾精神」,以及讓人有點想哭的熱血故事。
2018/04/10 | 鹹派
【人生。大港】回顧:閃靈、孩子王、BA傑ROSS採訪報導
舉辦十屆的大港開唱,如今已經成為台灣最具指標性的音樂祭。鹹鹹的海風,炙熱的陽光,都伴著震耳欲聾的各類型音樂,成為許多人一年一度的美好回憶。
2018/03/22 | 大港開唱
【人生。大港】2018大港開唱參戰總攻略
大港客來到大港,除了看樂團演出,必定排除萬難安排兩個私房行程:一是去大港理容院剪個年度最夯的大港頭,二是去NGO議題村吸收一下島內議題⋯沒買到票的樂迷明年請早,現場肯定比直播撼動人心。
賣炸雞的肯德基在印尼也賣唱片:金曲論壇窺見蓬勃的東南亞音樂市場
本年度金曲獎以「蓬勃的東南亞音樂市場」為題,首度邀請印尼、馬來西亞、泰國等國家的音樂產業人士分享當地特有的流行音樂市場現況,與各地華語樂壇的動向與進入途徑,論壇由新加坡知名製作人、海蝶音樂及奇大音樂創始人許環良主持。
紙板、可分解塑膠帳篷問世──最環保的另類音樂祭
坎貝爾和波泰納的產品目前還不足以完全解決廢棄帳篷的問題,因為另一個關鍵在於改變民眾的消費意識。坎貝爾表示:「我們要和更多的消費者接觸,讓這個議題的討論能夠擴散。我們的目標是以不用犧牲地球的方式,讓歡樂派對能持續下去。」
紙板、可分解塑膠帳篷問世,打造最環保的另類音樂祭
坎貝爾和波泰納的產品目前還不足以完全解決廢棄帳篷的問題,因為另一個關鍵在於改變民眾的消費意識。坎貝爾表示:「我們要和更多的消費者接觸,讓這個議題的討論能夠擴散。我們的目標是以不用犧牲地球的方式,讓歡樂派對能持續下去。」
2017/04/26 | TNL Brand Studio
電音派對不再只是狂歡:Looptopia,一場精緻而且有自己文化的音樂祭
電子音樂節正開始調整和轉型,新一代的年輕人已經可以接受音樂節不跨夜,晚上11點結束還可坐車回家或After Pa。樂托邦這盤棋一開始選定埔心農場就是個聰明的決定。
2017/04/09 | Ricardo
【Ricardo專欄】汽鳴聲中的音樂祭何去何從:側記2017大港開唱
這十幾年來,在音樂產業整體下滑及網路科技數位音樂的雙重夾擊下,演唱會與音樂祭似乎成了流行音樂世界最後的解藥。隨著近年大量的音樂祭活動興起,新舊、大小音樂祭想要分食這塊逐漸縮小的餅,卻沒人能扛起養成音樂聆聽族群的的苦工,年輕族群的聆聽習慣與上個世代的閱聽族群,早已走向不同的道路。
2017/03/25 | 邵容謙
朝聖音樂祭的不歸路:專訪街聲總監小樹
音樂祭這種活動有很古老的歷史,曾經人們利用音樂祭來酬神,像是台灣民俗中的野台戲那樣,古時候的音樂祭祭祀目的遠大於娛樂。到了今日,我們不再需要以神知名享受這些美好的事物,但去一趟音樂祭仍然像是一趟朝聖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