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為什麼「費奧多爾・米哈伊洛維奇・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字會這麼長?
語言和語言的接觸是非常複雜的過程,加上語言是一定會變化的(所以,千萬不要相信什麼台語/客家話/粵語就是古漢語之類的都市傳說)。還好因為語言的變化會呈現出系統性的遷移,因此我們還是可以一定程度的科學重建。
為什麼「費奧多爾・米哈伊洛維奇・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字會這麼長?
語言和語言的接觸是非常複雜的過程,加上語言是一定會變化的(所以,千萬不要相信什麼台語/客家話/粵語就是古漢語之類的都市傳說)。還好因為語言的變化會呈現出系統性的遷移,因此我們還是可以一定程度的科學重建。
語言飄流記:台語的「羅賴把」其實是英語的「driver」?
driver先在日本以ドライバー(do rai baa)被吸收,然後再飄洋來台,成為了大家生活中的[lo lai baa](羅賴把)。放寬定義而言,我們生活中也充滿了不少「英語」呢!
老師說「龜茲」要念「丘慈」;「月氏」要念「肉汁」,真的是這樣嗎?
語言重要的是傳達,如果大家都念秋,那就沒必要念規;如果大家都念月,也沒必要硬糾正成肉,因為這些東西都是翻譯過來的,讓對方聽得懂才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