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6/07 | 廣編企劃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你也可以是「社內創業家」!德州儀器擁抱主人翁思維,助年輕人在職涯首站創造個人價值、站上世界舞台

半導體產業大缺工潮來臨,「高薪搶人才」成為全民關注的唯一焦點。畢業即在德州儀器服務的台灣業務總經理馮偉意,以過來人經驗分享,對於初入職場的年輕人來說,除薪資福利不能委屈外,企業提供的資源及舞台更是在職涯發展中的致勝關鍵!你不僅要贏在起跑點,更要將眼光放遠成為職場最後的贏家!

2022/04/08 | 精選書摘

《工作焦慮》:許多看似表現良好的人,實際上卻是處在隨時會「溺水」的狀態

我們訪談的大多數領導者,都有一種誤解。由於他們大多想不起來,最近一次員工跟他們討論焦慮或憂鬱的問題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所以他們就假定他們的團隊不用擔心這方面的問題。

2021/10/19 | 精選轉載

【專訪】清大科管所洪世章談《創新六策》:寫給企業經營者的六堂策略必修課

在《創新六策》中,洪世章為企業經營者打開六扇大門:能力、定位、簡則、整合、開放、賦名。前三者作為企業經營的內功「心法」,後三者則是行走江湖的外功「招式」。

2021/09/15 | 讀者投書

強調「重拾領導力」的朱立倫,過去的領導戰績卻讓人有些擔心

朱立倫欲以「改變」當作競選最後一哩路的主軸,但朱聲稱的「已經改變」在他中常會中途離席、不尊重他人的行為面前,顯得蒼白無力,朱立倫依舊是那個換柱的朱立倫,最需要改變的是朱立倫自己,

2020/12/21 | 精選書摘

《賦權》:身為「授權者」不要直接給答案,試著問「你認為哪一個最好?」

身為「授權者」,如果下次在授權後「被授權者」仍在考你:這三個可行方案中,哪一個最好?不要再上當,不要直接給答案,要問:那你認為哪一案最好?

2020/12/08 | 精選書摘

《從內做起:頂尖領導大師淬鍊25年的10堂課》:為什麼人們抗拒「被」改變?

當人聽到將來會有改變,第一件事情就會問:「這改變會影響我什麼?」何以如此呢?因為他們擔心必須要放棄些什麼。有時候問這個問題是有道理的,例如你有失業之虞,或有失去家庭的憂慮。但大多數時候,生命本就是一連串的交易。

2020/11/25 | 精選書摘

《創意電力公司》:對皮克斯來說哪一個比較有價值,好點子還是好人才?

皮克斯電影的每一句對話、每一束光、每一片陰影、每一段音效,都是因為對整部電影有幫助才會出現......電影不是一個點子,是很多點子結合在一起,而這些點子的背後是人。

2020/09/16 | 大人學

【大人學】從《戰國策》談職場:好員工遇上好老闆,會爆發什麼樣的火花?

大部分人常常都覺得公司給你的不夠,那你敢不敢去要更多,同時承擔更多的責任呢?

2020/08/18 | 精選書摘

《火箭模式》:面對團隊衝突應該進行管理,但目標不是盡可能減少衝突

最好的團隊了解衝突的管理和衝突的降低是不同的。有成效的團隊領導者都知道,衝突太少、大家把問題藏在檯面下的團隊,只會出現表面的和諧和團體的迷思。但是如果衝突過多,就會導致混亂與卑劣的紛爭。

2020/08/05 | 林澤民

從「拔除郝柏村」與「化解台海危機」解讀李登輝的領導風格

李登輝有一句名言:「我是不是我的我」,世人把這句話解為他善於沉潛、偽裝。但要在權勢之前沉潛、在虎口之下偽裝,即使不是做不到,也不容易甘之如飴。李登輝做得到,必然有他絕對的信心。

2020/06/14 | Alex Cheng

《最後一舞》(下):管理該追求團隊氣氛,還是像喬丹一樣「勝利優先」?

讓自己享受冠軍的榮耀而無愧於心,懂得把光環給別人,才會讓大家都更願意為這個勝利而拚盡全力。

2020/06/14 | Alex Cheng

《最後一舞》(上):喬丹的暴君式管理,在現代職場是否能夠成功?

不管是這個問題的本身、乃至這部紀錄片掀起的許多話題,大概足以寫上50篇也不止。但今天這篇想專注在一件事情上:喬丹的「暴君」式作風,放在今時今日的管理情境中能否成功?

2020/05/27 | 精選書摘

《Google如何打造世界最棒的團隊?》:如果團隊夠優秀,是不是就不需要主管了?

為了產生意想不到的相乘效果,會以團隊來思考行動。當然了,整合整個團隊的主管所扮演的角色變得益發重要。這點Google也不例外。

2020/04/21 | 方格子vocus

當你與同事良性深度「分享」,就能減少最花時間的「溝通」

反覆交待,來回確認,就是要確保彼此有一樣的認知,但如果我們平時就多訓練自己和組員對問題的思考深度,透過寫作或是特別規劃的一些活動來共享觀點,你會發現許多溝通變得事半功倍,甚至會不太需要。

2020/04/16 | 林煜軒

不要預設對方是壞人:大部分研究團隊的衝突,都是誤會造成的

大部分的研究團隊的衝突,都不是蓄意,而是誤會造成的。但是面對衝突時,我們常常會用防衛的態度,把對方當做蓄意的針對,使得衝突越滾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