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海

領海又稱領水,是一個從領海基線,即沿岸國陸地領土及其內水以外,或者群島國群島水域以外向海洋延伸3-12海里的海域。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3/12 | 黎蝸藤

自由航行權之爭(三):美艦自由航行與共機繞台,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蔡政府批評中國「軍機繞台」的出發點不是國際法,而是國安和兩岸關係。而馬英九批評的美國自由航行計劃,的「唯一出發點」就是「美國違反國際法」。雖然這兩者都和航行和航空有關,但涉及的要素截然不同。

2021/03/02 | 黎蝸藤

自由航行權之爭(二):馬英九認為美軍艦穿越要「先行告知」,這是妨礙航海自由

只要《公約》沒有說「需要先行告知」,航海國就不需先行告知。而根據《公約》,特別是18條「通過的意義」和19條「無害通過的意義」,都沒有「先行告知」的規定。

2021/02/26 | 黎蝸藤

自由航行權之爭(一):馬英九指責美軍穿越中華民國領海,有道理嗎?

以中華民國台灣的立場,指責美國「沒有簽訂公約,卻用公約主張」,顯得非常怪異。眾所周知,中華民國台灣並非《公約》的簽訂國,但同樣依賴《公約》主張自己的利益。

2021/02/16 | TNL 編輯

中國海警船再入釣魚台海域,其中一艘疑配有大砲武器

海上保安本部表示,今天「侵入領海」的2艘中國海警船中,其中1艘似乎有配備像是大砲的武器。這是中國1日實施允許對外國船隻動武的《海警法》以來,首度有配備大型武器的船隻「侵入領海」。

2021/01/12 | 黎蝸藤

12港人穿越中國領海被判「偷越國境罪」,香港原來是「内陸國」?

十二港人案提示了兩地閒法律不融洽的法律空白。根據筆者所知,在香港有關出入境的法律只有115章《入境條例》和83章《偷渡者條例》。前者是管制入境事宜,後者也主要管制進入香港水域的情況。兩者都沒有限制從水路出境。

2020/08/30 | 黎蝸藤

中國要如何起訴從「香港法域」逃出的快艇青年?

香港現在雖然不是國家,但還是一個單獨的法域。中國在那個海域抓住人,不能說他們「非法出境」,因為他們從香港法域出逃,不是從中國法域出逃的;也不能說他們「非法入境」,因為他們的目的地也不是中國。

2020/07/23 | TNL 編輯

大海賊時代:中國武裝漁船衝撞濫捕,北韓出現「寡婦村」、「幽靈船」漂上日本海岸

中國漁船非法入侵他國海域濫捕,造成東海(日本海)海域漁獲量大減,北魷面臨絕種;貧困的北韓漁民無抵抗之力,最終成為海上幽靈船,漂到日本之後更被懷疑是間諜或是北韓施放的病毒載體。

2019/04/08 | 精選書摘

《美中開戰的起點》:「中國特色的門羅主義」能把美國趕出亞洲嗎?

沒有任何一個美國總統願意容忍這樣的行為,因為這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經濟發展將是一記重擊。因此,雖然「台灣獨立」可能是中國、美國和台灣不敢越過的紅線,但自由航行和飛行可能會是美國在亞洲的紅線。

2019/01/16 | 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

星馬領海領空爭議掀波瀾,觀察學者:兩國關係處20年來最糟

星馬關係最近因領海與領空爭端掀波瀾,有觀察學者指稱,兩國關係為20年來最糟狀態。

2018/12/26 | 李國樑

「新加坡鄰居」馬哈迪的罷凌戲法:《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到底有多大約束力?

大國基於利益和各種依據,往往不遵守對己不利的判決,已經司空見慣了。國際海事法庭(ITLOS)頂多是適度地解讀國與國之間的糾紛,而不是命令式的「this is an order」。

2018/12/10 | 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

星馬真的如「雙胞胎」?領海爭議成星國第4代領導團隊的考驗

這起領海爭議最近成為星馬媒體關注焦點。尤其,新加坡執政黨人民行動黨甫宣布由財政部長王瑞杰出任第一助理祕書長、陳振聲出任第二助理祕書長,第4代領導團隊勢必要接連應對馬哈迪拋出的諸多議題。

2018/09/09 | 黎蝸藤

英「自由航行」,中「警告驅離」:西沙群島海域的四個爭點

在英國看來,沒有進入西沙群島領海,但以「中國標準」則進入中國單方面劃出的「領海」。雙方關於領海基線如何確定的分歧,就是英國這次挑戰中國的「自由航行」的主要國際法爭議點。

2018/06/21 | 黎蝸藤

美軍無權穿越台灣海峽?對國際法的誤解與錯誤

台灣海峽至少22海里寬度的海域中,美國(及其他一切國家)有權進行各種形式的航行自由,不受任何約束。航空母艦不但有權通過台灣海峽,它還可以在此進行一切航行活動,包括進行軍事演練,也在合法範圍內。

2017/07/24 | 黎蝸藤

中國軍艦進入日本領海的多重意義(上):張冠李戴的「吐噶喇海峽」

如果日本政府的說法屬實,那麼中國並沒有行使對(假的)吐噶喇海峽的「海峽過境通行權」,而是行使了對真正的吐噶喇海峽的「通行權」。

2017/07/23 | 黎蝸藤

中國軍艦進入日本領海的多重意義(下):只遵守「自己説了算的國際法」

進入日本領海事件,一方面反映了中國對海洋利益的追求(包括軍事和經濟利益),又反映了中國企圖利用國際法的解釋,去合理化這種追求。這是中國正在面臨海洋利益問題上角色轉換的矛盾。

2017/07/23 | 黎蝸藤

中國軍艦進入日本領海的多重意義(上):張冠李戴的「吐噶喇海峽」

如果日本政府的說法屬實,那麼中國並沒有行使對(假的)吐噶喇海峽的「海峽過境通行權」,而是行使了對真正的吐噶喇海峽的「通行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