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7 | 財訊
不只是「顧太太」:解開王美花扶正經濟部長的關鍵密碼
府方比較擔心王美花的政治判斷能力,因此猶豫。儘管有老公顧立雄作為堅強後盾,但政治判斷必須立即應變、危機處理,但有政治判斷的人,也未必管得住經濟部這個龐大機器。
2020/06/19 | 財訊
不分朝野一致認同、新任的金管會主委黃天牧是誰?
在顧立雄轉往國安會之後,黃天牧接掌金管會主委,不分朝野均認為是張好牌,而在「顧規黃隨」之下,黃天牧其實也有自己的改革計畫。
520蔡政府內閣微調,在「追求穩定」之餘能有突破嗎?
蔡英文第二任期的府院會黨佈局,在對內穩定延續的基調下,內閣佈局可以說是在極為有限的異動下完成,大多數的部長都獲得了留任,而在其他的委員會以及院、處、署和政務委員的部分,多半也都是「內升」或「內轉」,但其中仍有些值得一提的亮點。
2020/05/18 | TNL 編輯
520團隊就位:蘇嘉全接總統府秘書長,大黑馬顧立雄出任國安會秘書長
另外,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也將出任總統府發言人一職,將是第一位原住民族出身的總統府發言人。
2018/07/07 | Abby Huang
明年起,金管會強制公開上市櫃員工薪水、還有「最小氣」公司排名
另外,為鼓勵企業召開勞資會議,勞動部研議將把勞資會議的召開列為上市櫃「必要條件」,要申請上市的企業,必須檢附過去一年以來的勞資會議紀錄。
2018/06/29 | 林宇廷
台灣金融改革,光靠行政院一帖「金融發展行動方案」就夠嗎?
台灣金融史上有兩大問題,是造成台灣金融體質不足的深層原因:一是威權時代的管制太嚴,二是金融機構家數太多但難以整併。
【圖表】金管會推出哪些新政,又有哪些企業違反規定?
顧立雄上任後提出「三大改革」,並研擬未來的金融業都需要由自然人董事擔任,遏止企業想換人就換人的歪風。一步步符合國際規範,但改革過程卻仍處處受舊有勢力反撲。
2018/06/01 | 李修慧
每年支付8億「天災保費」卻一毛理賠都拿不到,調降國際保費有多難?
地震基金每年花8~10億,向「國際保險公司」購買再保服務,但歷經2016南台灣大地震跟今年2月花蓮大地震,都沒有理賠,原因出在「理賠門檻」。
2018/05/31 | 張慶華
寶佳台新「大鬥法」的前世今生與政商關係
寶佳和台新銀的大戰,不僅是股權之爭,更可追溯至「彰銀案」,充滿了政黨與國家「財政幫」的角色,一篇文章讓您讀懂這場錯綜複雜的銀行大戰。
2018/05/31 | 林宇廷
顧立雄堵上旋轉門漏洞,但想瓦解「財金幫」還高興得太早
寶佳集團與合庫體系退休董總合作,這種大型金主與財金幫結合的事態,金管會並非無感,但是財金幫熟悉現行金融法規,不只指點寶佳集團對台新金控頻頻發起攻勢,還教會寶佳集團以9.95%持股的方式,規避大股東適格性審查的10%門檻。
2018/05/28 | 讀者投書
顧立雄防堵財金幫,但財政部這個漏洞還超大
八家公股行庫,有六家的董事長明顯都是從財政部來的。只要財政部沒有明文規定不行,這個漏洞其實非常大。
2018/05/24 | 讀者投書
顧立雄的三大改革可說是「對公股太軟,對該防的又不夠硬」
金管會在這次的改革中金金分離不排除公股,又只想靠電子投票防範大股東,可以說是「對公股太軟,對真正該防的卻又不夠硬」,在最終的法律版本出爐之前,應該三思。
2018/05/21 | 張慶華
寶佳為何掀起金融風波?笨蛋,問題出在「公司治理」!
我們的公司治理不能再遵循台灣陋習,而要落實法治,努力與國際接軌,才能夠穩定金融秩序,避免再有人出來「攪亂」金融業,挑戰金管會。
金融機構長久以來的「獨董」問題,應該如何改革?
金管會即便放棄了給予小股東特別的董事選舉權,也仍然可以考慮結合「提名委員會」與「小股東特別選舉權」這兩個制度的特色,透過修法的方式,引入提名委員會與強化提名委員會的獨立性,間接達到強化獨立董事獨立性的目標。
2018/05/03 | 張慶華
讓金融六法與國際接軌,政府快放開「法人董事」的管制大手
過去國家用來管制金融高地的法人董事制度,就允許法人可以隨意派任複數董事,這傷害了股東會任免董事的權利,並且產生法人董事的權責不明的長年爭議,應該在這次金融六法修法中終結亂象。
2018/04/10 | 讀者投書
銀行法這樣改,台灣早已被國際反洗錢法規甩開好幾條街
考慮到國家長久的發展考量,不僅僅是為了通過下一次的評鑑便民,更為了減少財政官員成為金融肥貓,嚴格的法規執行和制度制定是必經的課題。
2018/04/10 | 林宇廷
被財金幫守舊勢力砲轟的金管會「三帖藥方」
今年(2018年)三月底金管會終於公布了三大金融改革政策:「金金分離」、「自然人董事」與「從嚴徵求委託書」,但這三大改革政策一出,隨即在立法院受到國民黨財經立委曾銘宗、賴士葆、費鴻泰等人的砲轟。
遇到財政幫就轉彎?嚇壞公股的「三大政策」說掰就掰
我們的法規碰到政府單位就轉彎,不但不符合國際趨勢,更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荒謬作法。更何況,自稱已經民營化的公股銀行,又為什麼能獨逃金融法規的監管,只因他們有政府當靠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