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3 | 余杰
誰說弱國無外交(上):中國百餘年「唯一」的外交家,只有顧維鈞一人
不論北京政府,還是南京政府,無不派系林立,朋黨紛爭,政潮疊起,顧維鈞能長期保持一席之地,自有其為官之道。顧氏說:「簡言之,我是不參與政治的,並努力置身於政治和權力之外。」
2019/01/13 | 余杰
誰說弱國無外交(下):在外交上,顧維鈞發現蔣介石尚未培養起來的品質
就外交領域而言,顧維鈞發現,北京政府侷限於在技術層面對待不平等條約,而「未能向民眾提供一個明確的民族目標,並藉此有效地確立和實施其權威。」而這些要素,恰為後來國民黨和共產黨政權所共有。
2019/06/04 | 精選書摘
《1927:共和崩潰》:北洋政府如何運作?沒人比顧維鈞更有資格說出真相了
北京政府是生不逢時的「早產兒」。顧維鈞「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地幫助北京政府,是為避免國民黨掌權這個更壞的結果。同樣,他幫助國民黨政權,也是為避免共產黨掌權這個更壞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