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5 | 懶人經濟學
理專不告訴你的那些事(四):投資個股能讓人獲得更高的報酬率?
通常投資人可能會選擇其中幾支「股票」做為主力,認為自己做了功課,可以承受更大的風險與獲得更大的報酬,但真的是這樣嗎?
2018/09/21 | 懶人經濟學
理專不告訴你的那些事(三):高風險就代表著高報酬?
風險與收益成正比,這句話並不完全正確,我認為該說是「風險與結果的不確定性成正比」,投資人正是因為承受不確定的結果,才能換取更多的報酬。當高風險資產面臨高虧損失,我們發現它的收益連風險低的資產都不如。
2018/09/16 | 精選書摘
《生活投資學》:愈不懂的東西愈想投資?其實愈無趣的公司愈能賺錢
我身旁有超多朋友連股票的EPS都不懂就想投資,問他們為什麼想買某檔個股,很多人的回答都是聽聞公司接到國外大訂單或發明新技術等。但進一步問他們技術的內涵,通常是嘴巴含滷蛋說不出個所以然。
2018/09/16 | 精選書摘
《生活投資學》:巴菲特也不碰的股市風險——別買進你不懂的公司
「績優股都在商店街,而非華爾街。」把股市中球場的場景轉移到商場,身為散戶的最大優勢就是比忙碌的基金經理人有時間逛街,而且消費時對購買的產品具有相當程度的認識,不管是品牌競爭力、產品品質和價格定位等都再熟悉不過。這不就符合我所提的:「買你認識的公司」?
2018/08/16 | 精選書摘
預算有限卻難以抗拒知名品牌的誘惑?不然讓捲尾猴幫你買咖啡
我們在上一單元看到的偏好逆轉,這些框架效應對人類和猴子的影響相同,表示人和猴子有某種共通的演化起源。但這又導致一個疑問:以天擇來看,公然違反邏輯而產生偏差,怎麼會是優勢(也就是說,面對獲益時會規避風險,遇到同樣的損失卻會追求風險)?
2018/08/02 | 懶人經濟學
利用「投資四原色」,快速搞懂各項產品背後的賺錢邏輯
剝開成千上萬的投資品的外衣,我們首先需要關心一個問題是──每一筆投資,到底是為什麽能幫我們賺錢。
上市、上櫃、興櫃、未上市、全額交割,這五種股票有什麼不同?
興櫃股票並不保證將來一定會上市或上櫃!因此,仍有風險存在。基本上,上市股票風險最小,未上市非興櫃股票風險最大。
2018/04/25 | 懶人經濟學
理財小講(三):七個維度,判斷理財商品是否值得投資
今天的小講主要關心現金區和目標區裡面的錢怎麽打理,這兩個區塊有個共同特點,那就是裡面存放的都是短期之內就會被花掉的錢。
2018/04/16 | 懶人經濟學
理財小講(一):晚幾年開始,你可能就要追一輩子
到底能不能不再為錢的事發愁,過上有錢有閒的生活呢?其實還真的有可能,能幫助我們實現這個願望,獲得對金錢掌控感的一項重要技能,叫做理財投資。理財對你而言或許不是陌生的詞彙,但理財這件事,可能和我們絕大多數人想得不太一樣,甚至有可能,你用的是錯誤的方法理財。
2018/03/26 | 余宛如
【余宛如專欄】只關心風險的法律規範,如何鼓勵天使投資?
台灣的政府雖說鼓勵新創,但常只進行風險的精算,反觀英國的類似法規不只沒有我國各種嚴苛的要求,還減輕了相關單位需要召集各種會議的負擔,讓我們看到英國官方開放的心胸:只要你的業務合法、有有利於國家政策與產業的基本可能、不重複浪費國家資源,我們都鼓勵你天馬行空。
2018/03/23 | 書生百用
優惠券背後的心理學︰避開損失更重要?
如果你想說服別人做一件事,下次嘗試不用收益作為論據,而告訴他這樣做可以規避什麼損失。
2018/03/18 | Kayue
「無證據證明」跟「有證據否定」的界線,到底在哪兒?
「沒證據有效」、「無證據有害」是否代表「無效」和「無害」?這得視乎有多少研究證據。
2018/02/19 | 精選書摘
《虛擬貨幣經濟學》:實體經濟有三大缺陷,虛擬貨幣讓人更快樂
基於以上這些理由,比起實體經濟,建立在虛擬貨幣上的經濟,可能更能幫人得到快樂。如此一來,實體經濟中的管理者,可能就要面臨一些壓力了。可能有人就會問:「為什麼你的遊戲規則沒有虛擬經濟那麼有趣?」
2018/01/11 | TIME
伊朗、中國、科技冷戰:2018年全球十大風險
由我創立且監督的政治風險顧問公司Eurasia Group預測,2018年十大危機背後所蘊含的地緣政治衰退風險。
2017/11/16 | 精選書摘
承擔風險是獨創自我的關鍵,善用「小賭注」讓你有信心最後會成功
每一道小浪都是為了後來的大浪所做得準備,並且提高你容忍風險的能耐。浪追得越多,越有機會衝到浪,甚至越有能力駕馭越偉大的巨浪。
2017/11/08 | 精選轉載
捐腎給親人會不會影響健康?只有一顆腎臟會洗腎嗎?
捐贈腎臟,是給洗腎家人的即刻救援。但手術本身的風險高嗎?只有一顆腎臟之後,身體承受的了嗎?
2017/10/20 | Green
投資一定有風險,問題是你高估還是低估?
一定要仔細思考,因為對於已知、熟悉的事,我們往往低估了風險;對於未知、陌生的事,我們往往高估了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