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24 | 精選書摘
《天氣之書》:氣象衛星出現之前,美軍用轟炸機追蹤颱風
俄國的酷寒惡名昭彰,令人難以動彈的潮溼融雪更是有名到讓戰爭史學家寫道,「冬將軍」和「泥將軍」是俄國戰場上的兩大強敵。希特勒對於氣象預報單位的輕蔑態度,可能也是後來嚴重挫敗的原因之一。
2018/09/29 | 李秉芳
「潭美新幹線」颱風襲沖繩:20萬戶停電,沖繩離島被迫「提前投票」
日本海上保安廳直升機,摸黑飛到沖繩縣石垣島,提下機的是一箱箱的投票箱。因中度颱風潭美來襲,原定30號舉行知事選舉的沖繩,不少離島被迫提前投票。
2018/09/28 | Abby Huang
潭美颱風今、明最接近台灣:6縣市「大雨特報」、北部低溫降至20度
受「潭美」外圍環流影響,氣象局已對全台6縣市發布大雨特報,加上微冷空氣南下,30日起台灣即將轉涼。
2018/09/28 | If Lin
【圖表】「金鐘罩」發功,讓2018颱風都繞台灣而去的原因
2018年至今有24個颱風形成,都沒有侵襲台灣,過去也曾有兩年出現這個情形。為什麼會有這個情形?要了解這個情形為什麼發生,需要先瞭解颱風的移動路徑會被什麼因素影響。
2018/09/15 | Abby Huang
中颱「山竹」離台,氣象局發布9縣市大雨、豪雨特報
山竹颱風是今(2018)年地球上最強的風暴,受到強烈颱風山竹外圍環流影響,台灣、菲律賓各地今(15)日已傳出災情。
2018/09/15 | 讀者投書
失職的政府、理盲的民眾與不負責任的媒體,造就了蘇處長的輕生事件
急難救助本來就有明確定義,而我國外交人員應該要出手相助到哪一個程度,旅外國人急難救助實施要點也通通有規定。姑且不論是否是輿論逼死已故的前大阪經辦處處長蘇啟誠,但這件事情已經揭露了至少3件很嚴重的社會議題。
2018/09/13 | 法操FOLLAW
出國遇上大颱風,旅費到底還要不要付呢?
到日本旅遊正夯,但如果遇到颱風、地震導致交通癱瘓,造成「還沒出團」的旅客無法出國怎麼辦?如果是出了國回不來呢?而旅客與旅行社之間是什麼樣的契約?沒辦法出國可以退費嗎?以下分成「跟團」、「機加酒」和「自由行」三種類型來說明。
2018/09/06 | Abby Huang
強颱「燕子」襲日釀11死又重創關西機場,7日重啟國內線、樂桃航空先飛
關西機場有海水灌入、地盤下沉等海上機場等特別缺陷,它建在水深18公尺的軟弱地層,與開港時相比,部分地點已經下沉超過3公尺。
2018/07/10 | 李修慧
中颱「瑪莉亞」登台:北台灣各縣市11日停班停課,為何台北基隆不放假?
除了將由中央氣象局與各縣市首長視訊會議,決定是否放颱風假,氣象局也將比照地震警報,發布手機的「強風警報」。
2018/07/10 | 李秉芳
風大雨大的「颱風假」有近半勞工沒放假,「防災假」入法勞動部有意見
颱風假「停班但工資照給」的佛心企業只占3成,另有1成8停班但不給薪,5.2%停班但需用年假或補休折扣;另有4成6的員工被要求必須正常到班。
2018/06/15 | 羊正鈺
日本發布颱風「凱米」台灣為何不跟進?全台停班停課看這裡
天氣即時預報也進一步表示,原本預計凌晨要登陸的熱帶性低氣壓,目前中心仍然在「高雄沿海~沿岸」徘徊,但有慢慢上陸的趨勢。預計將在「今晚」遠離台灣。
2018/06/14 | 李修慧
台東又把路樹剪成「電線桿」,保育團體:只會讓樹更容易被吹倒
如果行道樹有妨礙交通和危害住家,可申請移植,費用由申請人負責。不過,里長表示,曾有民眾向縣政府申請移植,但縣政府的回覆:「這些樹比附近的住家還早在那邊,不符移植條件。」
2018/06/11 | 羊正鈺
端午連假「泡湯」了:13日起梅雨報到、豪雨至少5天
今年春雨不多,5月至今的梅雨量也極少,旱象嚴重,首波梅雨鋒面終於要來了。
2018/05/18 | 精選書摘
老師,我不想上大學:建中生追尋熱愛的怪手人生
「開怪手不只在於技巧技術,也要懂得理論計算才可以準確的做到回填沙作業、土方運輸、坡坎砌石、土心降控;所以,老師,我也有在讀書喔。」
地震和極端氣候頻傳,各種「天災」的英文怎麼說?
最近台灣地震接二連三的發生,而除了台灣以外,世界各地也偶爾出現嚴重的天災人禍。讓我們在關心這些災害新聞的同時,也一起來學習相關英文用法吧!
2018/01/04 | 羊正鈺
北部今晚變天、下週低溫下探10度,台灣首次民間「災害天氣預報」 上路
《氣象法》修正後,取得災害性天氣預報證照之民間專業人士可以進行災害性天氣預報,天氣風險管理公司氣象總監賈新興博士,是全台灣第一個擁有災害性天氣預報證照之專業人士。
2017/12/25 | 李修慧
立委提案讓一般公司都能放「有薪颱風假」,勞動部:很難一體適用
對於天災來臨時,勞工能不能放假,目前的法規只能保證勞工不上班,老闆不可以處罰,但是老闆可以不給錢。
金門人在「遠離家園」這件事,可以列入某種「金氏世界紀錄」
好像等待一個方案的古厝和洋樓一樣,以「頹屋」的法律身分活著,面對著無從解決的產權,持續腐爛凋敗。這座島嶼城市也在等待一個說法,等待一套論述,撫平過去數十年來做為二等公民的戰爭傷痛,以及面對當代(排除金馬的)台灣民族主義興起的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