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3/22 | 李修慧
酒測值超標4倍,遠東航空「酒駕」機師辯稱:「只是吃感冒藥」
遠東航空股份公司葉姓機師7日在執高雄-馬公飛行任務前,被發現酒精值為0.52 MG/L,遠航隨即更換組員,並當場開除機師,同時提損害賠償。
2017/02/15 | 李修慧
空中交通新紀元,由中國製造的「載客無人機」7月將在杜拜上路
杜拜道路與交通局局長塔伊爾表示,這架無人機並不只是模型,他們已經實際在杜拜上空做過飛行測試。
2017/02/11 | Lo
無人機闖入機場怎麼辦?國防部長:不用請示,直接轟下來!
一架無人空拍機6日下午闖入五股附近的航道上,造成松山機場班機暫停起降將近一小時,共有六個航班因此延誤,受影響旅客高達757人。
2016/12/26 | 李修慧
飛往敘利亞的俄國軍機墜毀黑海,勞軍歌舞團、記者等92人全罹難
俄羅斯一架軍用運輸機昨(25)日飛往敘利亞途中墜毀黑海,未發現任何人生還跡象,機上92人可能全數罹難。
2016/12/09 | 李修慧
非Note7也在飛機上自燃?三星:請使用原廠設備
華航表示,7日19時整從帛琉起飛,台北時間19時經過馬尼拉上空時,旅客的三星S6手機冒煙,經緊急置於冰桶內隔離,幸而未延誤班機或人員受傷。
2016/12/04 | 精選書摘
1972年安地斯空難:奇蹟似的生還
我們望著地圖試著追溯我們的路線。我們用手指找到了我折返的那條河,經過谷地,往上進入冰河,進入積雪,直到時間起點的山上。「不可能!」巡佐說。但我們很堅定。沒時間再磨蹭了;我們的朋友快死了。巡佐打量我們,判斷該不該相信我們。
2016/12/03 | 精選書摘
1972年安地斯空難:吃遺體生存是當時唯一理智的辦法
我永遠忘不了切下的第一刀,在廣袤的山頂上,在空前寒冷又灰暗的一天,每個人都與自己的良心獨處。我們四個人拿著刮鬍刀或玻璃碎片,小心割開我們不忍卒睹臉孔的遺體上的衣服。我們把長條狀冰凍的人肉放在一旁的金屬板上。大家終於鼓足勇氣,吃掉自己的那一份。
2016/12/02 | 精選書摘
1972年安地斯空難:第一夜彷彿永夜,而救援並未抵達
我們跳躍喊叫哭泣,因為我們被發現了—─我們得救了。我們在那狂喜的短暫時刻的主要考量是要如何向那些死者家屬說明事情經過。我們完全不知道,不久之後我們有些人也會變成死者。
2016/11/18 | Gene Ng
當飛行不再是夢想,我們仍有無盡嚮往:宮崎駿與萊特兄弟的飛翔夢
《飛翔之夢: 萊特兄弟新傳》很詳實地紀錄萊特兄弟當年發明航空器的過程,令人嘆為觀止。
2016/11/06 | julia
霧霾讓北京數百航班取消 網友:窗外世界消失了
中國近日多地受霧霾影響,能見度不足200公尺。北京、南京、天津、哈爾濱、石家莊、南寧機場受到較大影響。北京首都機場截至昨日傍晚5時已取消航班近500架次。
2016/10/16 | julia
「我們在找真正的醫生」 非裔女醫師機上救人遭拒
機師廣播要求機上的醫生按頭頂的按鈕表示身份,克羅斯照做後,那名空姐說:「噢,哇,你是個真的醫生?」雖然克羅斯已回答是,對方還是持續追問:「讓我看看你的證書。你是哪一種醫生?你在哪裏工作?你為什麼前往底特律?」
2016/09/23 | julia
外交部證實我未收到ICAO邀請函 蔡英文:國際飛安的重大損失
外交部長李大維發言表示,飛航安全不涉及政治,也不該分顏色,不管是紅色、藍色或綠色,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凌駕人類的生命。面對這次無理的打壓,台灣2,300萬人都會堅決反對到底,並對任何打壓台灣參與國際的空間,表達不滿。
2016/08/27 | julia
取消與復興航空合併計畫!威航將遣散全部員工並停業1年
據了解,復興航空原來想留著一些威航的優秀人才,但是因為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出面抗爭,要求全部留用,復興航空現階段財務困難,無法接受工會要求,決定透過停業,遣散全部員工,再做後續打算。
2016/08/01 | 羊正鈺
日本教授花13年研發成功,跟《風之谷》滑翔翼幾乎一模一樣!
「這項研究計畫是為了證明能證明《風之谷》中的滑翔翼確實可行,他並沒有量產或販賣的計畫,公開試飛成果之後計畫也差不多可宣告結束了...」
2016/06/30 | 精選書摘
「飛機上有病人!」在這個不尊重醫療專業的社會,醫生真的敢出面嗎?
愈來愈多醫生,因為擔心捲入醫療糾紛、成為訴訟的對象,而選擇不願回應機長的呼叫。這份無奈的冷漠,問題出在誰?
2016/06/16 | 李牧宜
埃及航空客機墜毀地中海一個月,機身碎片被水下機器人尋獲
深海打撈船已將埃及航空客機碎片影像傳回,也確認「殘骸所在的多處主要地點」,調查人員將繪製出一份飛機殘骸的分佈圖。
2016/05/09 | Kayue
機上解方程被當恐怖份子? 這名經濟學教授已算幸運
上星期四一名經濟學教授乘飛機到其他大學演講,但由於其數學筆記引起另一乘客懷疑,被舉報及問話。但跟其他有類似遭遇的穆斯林乘客相比,這名教授已經比較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