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31 | 精選書摘
《飢餓》:「胖女人不得在大庭廣眾下吃洋芋片」,是我此生說過最真心的話
唯有深厚的友誼才能讓我袒露這樣的肺腑之言,而我立刻因為執迷於這種自找的可怕情節而感到羞愧、因為我如此不擅於約束自己的身體而羞愧,也因為我已如此深深克制自己卻仍然不夠而羞愧。
2019/03/28 | 營養共筆
減重的另一種觀點:比起計算卡路里,吃了什麼更重要
如果我們真的是因為先是有了代謝缺陷才有吃太多的行為,那麼節食減重最後的下場應該會是以失敗作收,這種方法會加劇代謝異常,更加限制細胞對代謝燃料的可獲能力,增加飢餓感。
2019/03/22 | 營養共筆
減重的另一種觀點:比起計算卡路里,吃了什麼更重要
如果我們真的是因為先是有了代謝缺陷才有吃太多的行為,那麼節食減重最後的下場應該會是以失敗作收,這種方法會加劇代謝異常,更加限制細胞對代謝燃料的可獲能力,增加飢餓感。
畜牧業搶走全球人類的糧食,還讓地球發燒了
科學研究已經證明,透過畜牧來生產食物需要利用太多的土地與水資源、排放太多的溫室氣體,不僅是個沒有效率的食物生產方式,且對環境造成高度傷害。
2018/09/10 | 精選書摘
在垂直峭壁上殺了綁架我的吉爾吉斯民兵
暗處、巨石下、山谷一排排的樹下,或許躲著拿槍的人,可能是吉爾吉斯軍隊的士兵,也可能是殺了士兵的叛軍。如果是叛軍,他們絕對會殺了我們。
2018/09/09 | 精選書摘
《垂直九十度的熱血人生》:在垂直峭壁上殺了綁架我的吉爾吉斯民兵
暗處、巨石下、山谷一排排的樹下,或許躲著拿槍的人,可能是吉爾吉斯軍隊的士兵,也可能是殺了士兵的叛軍。如果是叛軍,他們絕對會殺了我們。
2018/09/08 | Project Syndicate
飢餓的人不自由:安南一肩扛起的「非洲綠色革命」
剛去世的安南,曾經委託聯合國進行一項研究,分析為何在亞洲和拉美成功引導數百萬人脫貧並加速經濟轉型的「綠色革命」,在非洲卻未能實現。結果他發現,農民能滿足這片大陸的營養需求,但卻無法僅憑一己之力達成。
2018/05/08 | 食力
「Hanger」生理學:為什麼肚子餓時會生氣?
大腦不像身體其他器官一樣,能自如地使用葡萄糖以外的各種營養物質,因此當血糖降低時,大腦會首先發出危機信號,而在飢餓時身體所分泌腎上腺素、可體松、神經肽Y等與機警、憤怒等反應有關,肚子餓時脾氣便容易因此變得急躁。
2018/05/08 | 食力
Hanger的生理學:為什麼肚子餓時會生氣?
大腦不像身體其他器官一樣,能自如地使用葡萄糖以外的各種營養物質,因此當血糖降低時,大腦會首先發出危機信號,而在飢餓時身體所分泌腎上腺素、可體松、神經肽Y等與機警、憤怒等反應有關,肚子餓時脾氣便容易因此變得急躁。
內戰圍城五年食物靠走私 敘利亞人自種菇類救命
計畫執行者說,希望能「將這個想法傳到各地,讓其他人知道我們成功挨過飢餓及圍城。願這些經驗能夠激勵面對同樣問題的地區,這樣我們就能幫助其他人。」
內戰圍城五年食物靠走私,敘利亞人自種菇類救命
計畫執行者說,希望能「將這個想法傳到各地,讓其他人知道我們成功挨過飢餓及圍城。願這些經驗能夠激勵面對同樣問題的地區,這樣我們就能幫助其他人。」
2017/10/20 | Alvin
巴西市長硬推「食用丸」派餓童 「幫企業處理賣不掉的食物?」
巴西於本世紀積極解決貧窮問題,但奈何數以百萬計的家庭受經濟衰退影響,繼續活於貧窮當中。
2017/09/03 | 精選書摘
十億人口中的七個平凡靈魂,刻畫出印度「正午時代」的面貌
正午印度的故事,是關於野心的故事,也是關於野心受挫的故事。這個故事將形塑未來幾年的印度:二〇一五年,印度達到十三億人口顛峰;二〇二二年以後,印度將超越中國,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
2016/04/11 | 精選書摘
殺人的都不是饑荒,而是那被壓制、自我封閉、持續不斷的「飢餓」
我們稱之為飢餓的,是不僅無法吃到該要攝取的飲食,同時也是在面對那些擁有更多金錢、辦公室、武器的人時無法自我防衛。
2016/04/11 | 精選書摘
殺人的都不是饑荒,而是那被壓制、自我封閉、持續不斷的「飢餓」
我們稱之為飢餓的,是不僅無法吃到該要攝取的飲食,同時也是在面對那些擁有更多金錢、辦公室、武器的人時無法自我防衛。
2016/03/27 | 精選書摘
人類文明的歷程在於,自「時時刻刻覓食」發展至「花最少時間進食」
簡直是一群土匪:動物們圍繞著體弱、嬌小或受傷的另一隻動物,跳著、哀嚎著、爭吵著、撕裂著,吃著一塊塊的肉,這就是飢餓最原始的一幅景象。
2016/03/27 | 精選書摘
人類文明的歷程在於,自「時時刻刻覓食」發展至「花最少時間進食」
簡直是一群土匪:動物們圍繞著體弱、嬌小或受傷的另一隻動物,跳著、哀嚎著、爭吵著、撕裂著,吃著一塊塊的肉,這就是飢餓最原始的一幅景象。
2016/03/22 | 精選書摘
「他們什麼都不懂!」於是她離開醫院,背上背著死去了的孩子
我們知道飢餓,卻同時對它一點也不了解。我們談論飢餓,又知道飢餓被研討的次數已多到讓這詞被過度濫用,而變為陳腔濫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