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1/11/26 | 平雨晨

從賴士葆的「長髮飯局妹」之說,探討社會對女性既厭又愛的矛盾樣貌

在性別權力位階結構式的不對等下,女性成為既能被凝視、也能被貶抑的他者,並從中確保男性掌握話語及定義權,這也說明為何賴士葆能夠堅持認為「沒有歧視女性」,即是性別結構於日常影響、形塑人們思維的展現。